空心二胡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

【性別雜談】基進女權真的很納粹嗎?來談談自由派女權這群人

(edited)

嗯我不是要特地點名某些M友,只是我發現有很多人都已經在我已經表明立場的前提下,一直批評我的立場或者是用敵對立場的觀點戳我,所以我實在是很難忍受這些東西。如果今天是我這樣戳別人,別人早就生氣了,但是別人卻可以這樣不顧我的立場一直戳我,我實在不能理解難道我是非常賤的人,導致每個人可以不管我的立場一直戳我。

當然,我知道可能這些人一點也沒有要討論的意思,搞不好他們的目的也不是在討論,而是要讓別人生氣。如果今天這些人其實也沒有意願討論,那麼就不能怪我戳你了。我在下一段就會舉我之前的一個認識的攝影師的經驗作為例子,讓大家知道究竟誰在摧毀“feminism”這個東西。

由於他的用詞非常犀利,因此我用比較委婉的方式再述他的經歷。

我之前認識的一個攝影師,我們暫且叫他“許兄”。

由於他除了本業以外還有接拍cosplay的案子,所以他在很早之前有拍攝一些女coser的大尺度照片。

某天,他接了一個成為他三觀轉折點的案子。

一如往常的,他幫一個大尺度女coser拍大尺度照片,這個coser自稱自己是“feminists”,說自己支持性解放與色情文化,所以她並不排斥拍攝大尺碼寫真這種事情。

當然當時許兄也沒多想,就接了這位coser的案子。

由於是大尺度照片,所以通常都會在旅館拍攝,於是他們一如往常的約了旅館準備拍攝。然而許兄在拍攝的途中,發現這個coser行事態度鬼鬼祟祟,似乎在預謀著什麼。於是許兄在盛怒之下,生氣的放下他寶貝的攝影器材,並對著這個coser大聲斥責說:

“妳想做什麼!”

隨後雙方在旅館裡大吵一架,而想當然爾寫真也拍不成了,因此雙方鬧得不歡而散,從此不相往來。

過了沒多久,在C圈匿名“黑板”就出現了這位coser控訴另一位攝影師性侵她的事情,而雙方陣營也在匿名板上互相攻擊。然而真實情況究竟如何,也只有她們雙方以及全身而退的許兄自己知道了。

至於許兄之後就只接拍男角以及公開團拍的cos而已,直到我拒絕跟他往來前,他還是每天都會滔滔不絕的勸我不要支持女權,因為他覺得支持女權的都不是好東西,而他也因為陰影太重導致他不太想管Libfem的圈內文化,以及Radfem本身也在批評Libfem為了想紅而不擇手段這件事情。

許兄的故事大致上就到這裡結束。

之前有M友提到“法西斯之所以現在還被一些人嚮往,就是因為法西斯的極端、排他性和對他人侮辱讓一些人感到力量,尤其是本身可能現實生活中感覺自己很微弱渺小的人。這是一種Masculinity的表達,極端女權很多時候雖然自稱feminist,但是幾乎從來都fell into masculinity trap,把元首一樣的意見領袖捧為leader,形成一個核心圈,然後瘋狂進行排他和異化攻擊。”

我想說這豈是冤枉,這實在是太太太冤枉了。因為Radfem(基進女權)雖然名為Radical,但是他們本質上不搞個人崇拜以及惡意排擠這一套。

Radfem的訴求很簡單,就只是以原生女為中心,提升整體原生女的權利,因為Radfem認為,女人之所以在社會上不公平最大的因素是在於她的原生性別。

所以為什麼Radfem不承認跨女是女?因為跨女從人生經驗到他們被直男為中心的社會攻擊的原因,是因為他是原生男卻不符合男性的社會期待,所以他們才被攻擊。但是他們被攻擊卻不會向直男爭取生存空間,而是一再的要求原生女讓出空間給他們,並且一再的為女性代言,而不在乎很多有被性侵經驗以及被男性大規模霸凌經驗的女人怎麼想,甚至跨女也一點不覺得女性平常經歷什麼社會困難,而導致跨女一廂情願的認為女人排跨女的原因跟男人排跨男的原因一致,而懶得去思考女性在社會上的話語權問題以及女性的人身安全與名譽安全相較男人差了一大截。

另外Libfem(自由派女權)乍看之下雖然自稱女權,但是卻支持吃人的色情以及性產業,並且將男人的感受視為優先,為了不被男人討厭而提出“feminism for men”這類的口號試圖想拉攏男人,而不會思考絕大多數的男人其實並不會因為女權的退讓就支持女權。

而根據圈內人的描述,即使真有男人自稱女權,這種男人通常是因為看到Libfem擁性的部分而企圖得到擁性女的性,而並不在乎女權的問題。

當然也不用說,Libfem中有些女人可能為了要讓自己在圈內成為熱門人物就誣告男性性侵她的事情。因為Libfem的群體確實很喜歡搞一些意見領袖崇拜之類的東西,相較於真正致力於反對傷害女性的色情文化、色情產業,以及性暴力性騷擾的Radfem,Radfem可不會做出為了要在圈子裡紅就拿自己當武器的事情,當然更不用說Radfem真正意義的創造對原生女真正友善的環境,而不會因為怕被男人討厭,或為了想繼續從男人身上得到好處,而像Libfem一樣繼續巴結著男人,甚至還出現一面支持性化女人的文化又一面瓢竊Radfem反對性暴力的理論這種自相矛盾的行為。

我在之前的文章有提過這句拉丁文諺語:

Esto quod audes:做你敢做的人

這句話如果要翻譯成英文,他是一句煲雞湯的諺語,叫做“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但是這句“活出自己”不只是要做自己而已,而是你有沒有勇氣成為你想要做的人。如果你想做某件事情,但是又不想得罪別人,所以拐彎抹角的做這件事情,甚至為了要讓別人不討厭你就故以扭曲這個行為的本意,那麼你真的敢做你敢做的人嗎?

當然還不用說一面不准別人質疑Libfem是不是女權卻又一面說Radfem不是女權的雙重標準的行為。如果你真的是女權,你為什麼懼怕別人質疑?如果你真的要團結所有女性的,你為什麼又要跟Radfem派割席?

還是其實Libfem其實也還想要從男人身上得到東西所以才這樣雙重標準?

話說到這裡,我也覺得我可能也說服不了任何人對Libfem感到質疑,以及讓別人不要再繼續誤解Radfem,因為有時候信仰這個東西,就是即使你跟他講地球是圓的他們還會堅持地球是甜甜圈狀的,即使舉出無限個證據在他們面前,他們還是依然覺得自己的信仰如此美好。如果今天Radfem是納粹,甚至還被比納粹還納粹的Libfem視為納粹,不准在圈外講就算了,在圈內還要被追著打,那麼或許任何人都不要雞婆才是對的,有句俗諺說“一次驚嚇勝過千言萬語”,一個真正意識到性別不平等的群體,怎麼還會為製造不公平的人想那麼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