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

【女權】從“女權男睡女粉絲”事件來談談自由派女權為什麼是笑話

昨天刷豆瓣的時候才知道最近大陸性別圈有一件“女權男睡女粉絲”的事件,在微博上燒好一陣子了。看到這則新聞很驚訝嗎?其實沒有。我反而覺得蠻好笑的。而事實上類似的事情也不是只有發生在大陸,在台灣的自由派女權圈,無論是女權男藉由自稱女權的方式獲得圈內女人的性,甚至對圈內女人進行PUA和性侵,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台灣這裡爆出來時,性別圈往往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而不像大陸一揭發就是輿論把對方往死裡打。

昨天刷豆瓣的時候才知道最近大陸性別圈有一件“女權男睡女粉絲”的事件,在微博上燒好一陣子了。看到這則新聞很驚訝嗎?其實沒有。我反而覺得蠻好笑的。而事實上類似的事情也不是只有發生在大陸,在台灣的自由派女權圈,無論是女權男藉由自稱女權的方式獲得圈內女人的性,甚至對圈內女人進行PUA和性侵,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台灣這裡爆出來時,性別圈往往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而不像大陸一揭發就是輿論把對方往死裡打。所以兩岸究竟哪邊比較在意女人的感受?我覺得從這裡就可見一斑。

但是無論今天兩岸究竟誰比較女權,這也跟我沒關係了,我甚至看到這些事件的時候,不但不會對“受害女性”抱持同情,我還覺得十分好笑,好笑到我完全是在幸災樂禍而根本無法去同情這些人。原因是因為“自由派”女權一直相信這世界上一定有幫女人講話的男人,並只要跟男人合作就能提升女性權利,甚至為了男人,還攻擊我們這些幾乎快不相信男人的女人。所以每次看到這種新聞就像看笑話一樣,我是非常不以為然的。

所以我在2017年在我的臉書專頁表示“女權男的目的是在騙炮”早已預示了自由派女權接下來的歲月裡被接連爆料的醜聞。但是在當時我還被一個女權男帶頭嘲笑我在胡說八道,說我在“摧毀女權”,然後跟一群人大肆嘲笑完以後,又在裝同情說“如果空心二胡真的那麼慘,那嘲笑她就太殘忍了”,而他無論是嘲笑我還是假裝同情我都能獲得很多自由派女權女的共鳴呢!

由此可知這社會——包括女權自己——對男人的標準這麼寬鬆,寬鬆到只要稍微講這些蠢女人喜歡的言論,就很容易受這些女人歡迎,並得到這些女人的所有一切,那麼這社會究竟對男人多麼崇拜以及多麼寬容,才會讓男人只要說一些人話就輕易得到女權紅利,而女人即使同男人倡議男權也還是會被雞蛋裡挑骨頭呢!

我覺得從這些事情來看,任何一個自稱自己女權的在現在應該要有一個清楚的認知,就是“女權是為了女人”,而不應該是為了要討好男人,就說“女權也幫助男人”,這完全是本末倒置。

而且讓原本專屬於女人的社會運動讓男性滲透,只會讓女權的話語權轉移到社會話語權較強的男人身上。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你容許男人透過自己的社會話語權去定義什麼是女權,而讓女人失去掌握女權話語權的力量。而當女權的話語權被男人搶走以後,這些專屬於女人的女權運動就會變得岌岌可危,甚至還有可能導致這一百年來建立下的女權基礎,會因為男人的滲透,而化為灰燼。

因此為什麼基進女權認為男人不可以自稱為女性主義者?正是因為基進女權意識到男性本身的社會話語權霸權,所以才認為不可以讓男人為女權代言。

而且自由派雖然自稱女權,卻這麼希望男人加入他們,這麼在乎男人感受,甚至為了男人不惜攻擊女人以及犧牲女性權利,我想大家可以思考,既然自由派這麼支持男人,那麼這種“女權”究竟真的將女人視為同伴嗎?我想這也是不言自明的事情。

如果自稱女權的一群人,可以為了男人去攻擊女人,那你覺得這種女權真的會幫助女人嗎?

除了自由派過於重視男人的感受,以及過於想贏得男人的認同以外,自由派壟斷女權的話語權、自身專業能力不足,本身也是女權容易遭到男性入侵,以及造成圈內女性容易受害的原因。

自由派雖然在目前女權圈是主流,但是之所以他們是主流,是因為他們幾乎只將自己的意識形態視為唯一正確的價值觀,而排擠其他派系的女權流派,結果造成其他女權流派被自由派攻擊,導致很多人都以為這些被攻擊的流派是錯的而不採信這些人的論述

再加上自由派對外又宣稱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女權,這也造成很多曾經因為性別問題而受害的女性以為只有自由派才是女權,並加入自由派的圈子;又因為自由派過於信任男性,並容許男性進入女性社會議題,這也進一步造成這些因為性別因素受害的女性,因為加入自由派而造成二度傷害,而遇到圈內問題更無法找人進行求助(畢竟連倡議反性暴力的群體自己也在性暴力別人,就真的沒人可以救自己了)。

還不用說自由派自己經常是為了要讓自己圖父權紅利,經常斷章取義截取各種女權的論述,以合理化自己要從父權得到紅利的事實(並且拿這些論述攻擊其他更支持女權的女性,罵她們是假女權、左膠),但是真要問他們一些比較深的性別問題,他們又答不出來,也因為他們在論述上經常到處截取各種流派的論述,所以他們在談女權時也經常出現自相矛盾以及牛頭不對馬嘴的情況(但是當有人質疑他們的時候,他們又只會用言語暴力去攻擊對方而自己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所以女權會變成“無理取鬧”的代名詞有一部分也是來自於自由派自己本身專業能力不足才導致女權被這樣污名化)。

說到這裡,我想到我在過去曾經被自由派女權嘲笑我“不人權”,但是這些年來一直看到自由派接連出包,坦白說我還真的一點都不想人權呢。一群自稱女權的人,卻過分在乎男人感受,甚至還讓自己站在道德最高處,審判誰是女權誰不是女權,到處得罪別人到連自己信任的人都反咬你一口,那這種人我還真的一點也不想跟他人權耶!

我覺得有些人之所以被罵不見得是因為批評的人不了解什麼理論或者社會運動,而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有地方很噁心才會遭人嫌棄;更何況這種人自己沒道德還到處罵別人沒道德,那麼這種沒道德的人會落得眾叛親離也只是很正常的事情罷了!

所以我要說什麼呢?我只能說,有些事情我們應該同情,但是有更多事情在悲劇的表象下,都是這些“受害者”的咎由自取。既然是自找的,我該同情嗎?

因此請容我大笑三聲,結束這回合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