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不用花時間酸我和挑釁我了,特別是因為被我封鎖就狙我的,我是不會理你的。

【舊文】性感可以讓女人培力嗎?從性別權力關系談性感文化

(edited)

最近這幾年,女權風潮興起,很多男女紛紛響應女權,但也因為性別論述幾乎沒有什麽門檻,導致人人都可以自稱女權,甚至有些人會借由自己的聲勢綁架女權的話語權,而隨意指稱其他人不是女權,以及指控別人是“女權終結者”。

我過去還在台灣經營自媒體的時候,就多次被自稱女權的人說我會摧毀女權,然而這些自稱女權的人,自稱自己是“性自由派”,並且鼓勵女人要在性方面積極,認為女人展現性感就是女人的“培力”,甚至無視整體社會的性別結構而鼓吹性產業合法化,導致只要你自稱女權,你就一定要性感才能被認可是女權,或者你必須要自稱自己很有性吸引力;你是在父權社會下的成功者,你才能自稱女權。

然而性感真的能提升女性的社會地位嗎?我們可以從性產業的角度,以及跨性別的角度分析這些事情。

反對“性感”不代表女人只能穿波卡

很多支持性感培力的人都會認為我們反對性感文化等於我們要把女人全身包緊緊,其實這樣是偷換觀念。反對性感文化不代表要求女人不能裸露。首先裸露不等於性感,其次是任何穿著如果出发點是為了要滿足男性凝視以及滿足男性性欲以從男性身上獲得利益,這些都不能稱為提升女權的行為。

例如電玩《獵天使魔女》中,女主角Bayonetta的造型就是全身包裹著頭发的緊身衣造型,她的造型也沒有裸露多少,但是這不代表這個造型在父權語境中不是性感的;另外日本藝妓也是穿一身華服,要說裸露至多也只有露出脖子後方以及手腕,但是光是小碎步以及跳扇子舞對父權語境來說就是性感的。

所以我們必須要釐清的一點是,有些支持性感文化的女權,表面上說裸露可以培力,性感可以培力,並且將反對性感跟回教國家將女人包緊緊的文化混為一談,顯然是偷換觀念的,因為雖然在父權語境下確實是認為女人露出比較多的皮膚是性感,但是不代表裸露就是性感,更不代表性感可以提升女性權利

所以性感文化支持者想要借由裸露代表性感,並且借由自己賣肉販賣性感的行為自稱自己是在提升婦女權利,很顯然是不對的,因為當前的性感文化確實是從男性的視角對女人進行篩選的文化--包括對性感男人的定義,也從來不是從女人的角度定義什麽男人是性感的,都是男人定義什麽男人才是性感,並且借由社會力量灌輸女人“什麽男人才是性感的”。

既然性感文化無論男女出发點從來都不是出於女性,並且性感的人都是從男人對他們的認可獲得權力以及好處,這種文化自始至終依然還是在父權語境里,要如何說性感文化可以為女人獲得力量?

從性產業的角度來看性感文化

另外我們也可以從性產業的角度去反思性感文化。就如同前文所言,所謂的性感文化是借由男人的視角篩選女人的文化。那麽近一步來說,這個“篩選”是什麽?簡單來說,男人會依照一個女人是否能夠滿足他們的審美,以及滿足他們對女人的想象,而進一步對不同性魅力的女人施與不同的好處或對待,這就是“性感文化”的根本原理。

而事實上,性產業本身就是性感文化的極大化。為什麽radical feminism會極力反對性產業?主要是因為他們認為性產業是對女體做出剝削極大化的產業。為什麽他們會認為性產業剝削女人,是因為性產業存在著物化性、保鮮性,以及時效性

什麽是物化性?指的是女人在這個產業並不被視為一個有獨立人格的人,他們被視為一個商品,讓客人進行銷售和使用。而所謂的保鮮性,指的是從事這個行業的女人為了要維持自己的美貌,他們必須要花更大的資本去維持自己的美貌,才能維持自己在市場的“銷售”。至於時效性,顧名思義就是這個行業只允許固定年齡的女人勝任這個工作,一旦脫離了這個年齡區間,除非他們祭出更大膽甚至更危險的服務,否則很難繼續在這個行業生存。

看到這裡,你覺得性產業真的如性自由派所言,是可以讓女性展現身體自主權的工作嗎?你覺得性產業真的能讓女人獲得力量嗎?而從性產業的運作我們也可以從中窺見性感文化是如何運作的。是的,性感文化其實比性產業還要寬鬆,就算是中年女子也有“美魔女”之流可以展現性感,但是你想想,“美魔女”跟年輕的性感女人的門檻一樣嗎?如果這個中年女人本身沒有成熟嫵媚的氣質,即使她外表性感她是否還能勝任“美魔女”的稱呼呢?

“性感文化”從來不能提升女性權力

說到這里,我想到我曾經跟一些展現性感的胖女人討論過性感文化,因為我們都是胖女人,而確實“性感的胖子”在歐美很有市場,而亞洲也正在慢慢開啟“性感胖女”的市場,所以雖然性感需要維持,但是性感跟體型和年齡未必有絕對關系,只是接受者的多寡與否而已。所以我們在此用一個同樣是被主流認為“不性感”的女人的角度來總結性感文化對女人的意義。

跟我對話過的性感胖女認為女人可以借由性感讓自己獲得力量,並且近一步認為女人在提升自己性吸引力的努力可以跟女人在其他方面的努力畫上等號,在此我對於這個理論抱持否定態度。

固然一個女人要在這個既充滿“蕩婦羞辱”與“良婦羞辱”的環境中,讓自己成為一個性感的女人確實要有很大的心理準備與物質準備,才能成為一個檯面上讓人覺得性感的女人,但是即使一個女人要成為一個性感的女人要有這麽多的心理準備,這個努力不代表是可以跟女人在其他方面的努力是可以對等的,原因是因為性感這種東西其實入門的門檻很低,可以說只要你有男人喜歡的東西(例如boobs和nice butt)就能入門,甚至即使你身材真的爛到什麽都沒有,只要你敢做出男人覺得性感的事,你就可以入門這個圈子。

但是其他領域並不是如此。其他領域因為有各自不同的門檻,所以進入各種領域必須要花更多的努力才能勝任這個領域。也就是說如果你沒有一點能力,你不一定還能進入這個領域。所以為什麽說沒資源的女人會選擇性工作?因為性工作不需要門檻,所以任何女人都能進入。

性感的本質就是結構性壓迫

因此為什麽我會認為一個女人在性感上的努力與女人在其他領域的努力絕對不能畫上等號?為什麽我認為性感文化本身不能提升女性的社會地位?原因是因為直至今日即使女人在各行各業有所貢獻,這個社會還是優先看女人的外表。而性感文化給女人造成的衝擊是,一個女人如果不夠有性吸引力,她在這個社會就什麽都不是,她必須要有相當的外表,她在這個社會上才能被尊重;才能被認可。而如果一個女人如果要獲得相當的尊重,她必須要付出好幾倍的努力,她才會被看見,她才會被尊重。就如同很多漂亮的女人胡說八道就會被說“有腦”;很多漂亮的女人只是會背大家都會背的詩詞就會被說“才女”一樣。大家覺得你漂亮就有腦,你不漂亮就什麽壞的標簽都往你身上貼。這樣的結果,我不認為是女性主義的理想目標。

當然還不用說性感文化本身就是在覆制性別刻板印象,要求女人要主動讓男人有興趣才能從男人身上獲得好處,這樣的邏輯究竟跟女權有什麽關系?如果借由討好男人讓男人認可獲得好處也可以稱為女權,那麽女人何必要讀書?何必要发展學問?我們難道不像古代一樣在家里打扮好看等人來娶就好了嗎?

但是從跨性別的眼光來看,有時候性別刻板印象可以讓她們獲得一種社會認同感,原因是因為她們在身體上不是生理女性,因此她們才必須要透過合乎性別刻板印象才能讓自己覺得有自信。但是“性感”對社會的貢獻恐怕也到此為止了。

性感文化打從一開始就跟女權沒有關系,甚至它還是女性自我提升的一個很重大的絆腳石。如果女權可以輕易認同性感能讓女人培力,甚至營造出你支持女權你就要性感;有性吸引力;或者是營造出自己是在父權社會中成功的角色,如此父權語境的行為為何還有臉自稱女權?如果所謂的女權最終還是從男性身上獲得利益,那麽就不要說女人能不能在幾千萬年的父權壓迫中站起來了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