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lun

常年被知乎禁言,企图寻找当代鲁迅。14亿人哪,要找一段时间,尚未找到。

漫山遍野的反诈骗

不知道从何时起,中国大陆突然想通了什么似的,开始对电信诈骗出重拳。

诈骗是种令人厌恶的行为,大陆每年被骗的人数不胜数,手段繁多,有被电信诈骗的,有被网络诈骗的,还有被官方忽悠导致被骗的,就像多年前的e租宝暴雷一样。

xx肺炎爆发之前一两年,似乎没多少人关心是从何时发起的,各个城市都在宣传反诈骗。之后就是一点点加码,一点点扩散,不知不觉渗透到所有你能想到的公共场所,连居民家里都不放过,要求贴一张反诈骗海报在门背,即便在疫情盛行期间也不忘告诫韭菜同志不要被骗。以上就已经不胜其烦了,前段时间还强制要求所有人安装一个可以扒光手机的“反诈骗”APP。

这样大费周章的宣传反诈骗,最后有什么成效嘛?不知道,大陆的相关数据基本就是黑洞,查都懒得去查,也并没人关心有什么成效。同样,反诈骗运动花了多少财政?相关资金的流向如何也都是黑洞。

不在大陆的人可能想象不了这种宣传的密集程度,应该比当年计划生育的宣传密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举例来说,居民区的显要位置会挂横幅

居民区的入口处,电梯间,地铁安监处,地铁车厢内等等基本你能想到的人流比较大的位置循环播放反诈骗提醒,唧唧喳喳像几十个唐僧排着队念经。社区网格员上门发反诈骗贴纸看着你贴到门背上。网格员就是政府部门雇佣来搜集居民信息,传达政府指令的临时工。韭菜似乎完全不用担心自己会被诈骗,因为走在路上,目之所及皆有反诈骗宣传,时不时就有大喇叭提醒你不要被骗,手机也被电信公司和公安部全方位保护。

我经常抱怨到处大喇叭循环播放“凡是....就是诈骗”,吵得人心烦意乱,朋友似乎不以为意,觉得国家都是为了居民好。我就反问没有其他好的方式了嘛,非要搞得这么扰民干什么。朋友也不去想有没有什么更好的方式,觉得这都不是韭菜该想的事。大陆很多人就是这样,当你谈到社会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先骂你一顿,“就不能看点好的嘛”,实在烦了就甩出一句“你又不能改变什么”。想都不愿意想问题出在哪里,强推的政策到底合适与否。就像最近某城市看牙医需要3天核酸阴性记录,虽然可以用社保,但是钱还是你的钱,时间也还是你的时间。然而在此之前就没有这种要求,3天核酸要求就是一拍脑门决定,才不管到底要给病人添加多少麻烦。

有一次问朋友,怎么就没想过为什么大陆诈骗如此多呢,毕竟政府都已经把所有能占领的地方都占领了。其实我当时是在想是不是教育出了什么问题,学生把小聪明,投机倒把当做是才能,羞耻教育不足导致的。结果朋友来了句,都是台湾电信诈骗,台湾也很多搞诈骗的,发达国家也照样诈骗。比烂逻辑用得如此顺畅,我立刻结束了话题,因为接下来的大陆教育问题反思没有任何意义了。

越尝试讨论社会问题就越发感到我党义务教育制度的成功,义务教育训练出来的韭菜会自发得回避问题,沉溺于大国叙事之中。大陆韭菜总以为美国整天闲着蛋疼针对中国,然而美国人民自己就能打得不可开交,根本没空管中国的屁事儿。政府之间的较量,两国的韭菜表现完全不同。昨天的7.1党庆,今上又强化的境外势力是可恶的思想观念,强化所有韭菜自割的能力。你说奇怪不奇怪,本来是个喜庆日子,还不忘骂一骂境外势力。谁会在自己生日宴会上骂其他人可恶呢。对了,今上顺带还强调了台湾人民迫切想要回归的心情。赤裸裸的仇恨教育。

我只是希望这个社会能正常一点,有识之士能坐在一起讨论社会问题,而不是谈政色变,三言两语就搪塞过去。这间接导致了连日常生活中的人际问题都不能好好讨论,总是诉状情绪,而不是就事论事。你不想面对问题,至少不要要求别人也做鸵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NO RIGHTS RESERVED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