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國心與韭菜命

愛黨是工作,反黨是生活?

假注销

苏联有一个笑话叫“他们假装发工资,我们假装干活儿”,这里也是一个笑话,“他们假装真的在说,我们假装真的在信”。

盲从与路径依赖:各国政府防疫决策的另一种解释

假注销
Reply
OwlDaniel@OwlDaniel

两点:

  1. 我在回答的是澳大利亚、新西兰、台湾、韩国、日本、挪威、冰岛为什么做了大规模检测、流调、密接追踪 (contact tracing) 和隔离而B国没有
  2. 依赖于路径依赖的框架并不能足以解释各国的选择,英国荷兰比利时放弃强硬封城是在意大利开始封城之后,而英国在第一时间恰恰是做了传统的流行病学追逐然后才放弃的。
假注销

两个回应:B国模式中很重要的是政府掌握什么样的资源。比如将B国的原型Britain和德国做对比,二者采取做法不同很大程度上可以参考两国在应对最开始的时候每千人病床数和ppe、检测盒生产能力来解释。依然是硬性约束下的理性选择。

第二点,你的框架解释紧邻而密切联系的各国之间的差异时会遇见困难,比如英荷比与德法的差异、瑞典与其他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差异、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差异、美国和英国加拿大的差异。

防疫成敗與制度成敗——不要跌入二元敘事陷阱

假注销

将policies和politics区分开是一种技术活儿,本不能指望大多数人掌握。

中國不承認BNO的後續影響——舊年七月同魔鬼小編的探討

假注销

其實這件事情倒是體現北京和倫敦做事情是相當心有靈犀的,都是那種先在檯面上賺到風頭然後桌子底下給自己留出充足的微操和交易的戰略靈活性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