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llHouse

Childfree, Feminist. 狭隘之所以致命是因为不理解差异的常态而四处套用自己的标准和经验且不自知。让差异成为寻常的事情,为无法知晓的事情保留余地,是保持谦逊和进步的方式。聊聊自主不生育,讨论下女性话题,也时常分享下别的。

Childfree 现状

Childfree movement是始于1970年代,一场倡导自愿不生育和追求无孩儿自由的社会变革,这些概念是被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Non-Parents (N.O.N.)即非父母群体国际组织提出并宣传的,组织成立于1972年,后来更名为National Alliance for Optional Parenthood,成立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将“人们可以选择不去生孩子”的想法推广出去,向大众普及non-parenthood(选择不成为父母)也是一种经过验证可以存在的生活方式和生活选择,通过组织活动来支持选择不要孩子的群体,通过宣传让人们意识到人口压力过大带来的问题,想想那时只是70,80年代人就有环境危机意识和对自然的尊敬,而现在人口压力问题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N.O.N.成立的目的也是为了回应“鼓励生育主义者”对childfree couples的污名化,在当时美国的社会环境下,文化倾向性对自主不生育情侣/夫妻是非常不友好而且压力巨大的,很多人不能自由选择因为她们知道如果选择不生育就会被贴上自私,肤浅,神经质的标签,被社会主流隔离。组织成员们为了消除偏见积极宣扬推进childfree存在的好处,有这样一段话:


All of the members, even the parents among them, are committed to childlessness as a way of creating ‘social space.’ That means ‘a combination of time, money and energy’ that can be used to conserve planetary resources, beat the high cost of living and free husbands and wives for political activism and the pursuit of free life-styles.


也正是N.O.N.将每年8月1日定为了世界无孩儿日,作为一个节日促进现代社会对自主不生育群体的接受和尊重,一并感谢不生育群体的存在,为生活方式多元化和个人价值自由追求提供的可能。


随着时间和childfree运动发展,经济,医疗等方面让生活水平大幅提高,个人尤其女性意识觉醒,越来越多自主选择不生育的理由被分类总结出来,大众媒体对不生育群体现实生活的描写也越来越理性正面。从2007年到2011年,在美国生育率下降了9%。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于2010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所有种族,族裔的无孩儿率都有所上升。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在2016年第一季度发布的统计数据证实,美国的生育率已降至自1909年创纪录以来的最低点:每千名妇女59.8例分娩,是1957年122.9例最高水平的一半。国家卫生统计中心证实,自称childfree(或自愿无子女)的美国育龄妇女百分比在1990年代急剧上升,从1982年的2.4%上升到1990年的4.3%到1995年的6.6%。


Percentage of childless women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2018, by age (2018年在美国没有孩子的妇女按年龄划分的百分比数据,摘自Statista网站)



除了美国,在2015年一份家庭社会系列研究报告写到了欧洲无孩儿率增加的趋势,研究主要概述了男性女性无子女现象的趋势,包括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孩子的人,也估算了自愿不生育的群体。研究结果显示,在过去十年整个欧洲区域,30-34岁和40-44岁之间的男性和女性,无子女现象都有所增加,几乎没有例外。对女性而言,在保加利亚,捷克人共和国,爱沙尼亚,匈牙利,立陶宛,波兰,葡萄牙,罗马尼亚和俄罗斯,年龄在40-44岁之间的无子女率仍然很低(低于或低于10%),在法国,比利时,乔治亚州,德国,挪威,斯洛伐克共和国,斯洛文尼亚,瑞典和美国比例中等(11–15%),在奥地利,意大利,芬兰,荷兰和

英国较高为20%。对男性而言,在芬兰,意大利,德国,英国和捷克共和国的无子女率最高(45-49岁男性中,超过23%)。根据这份研究,无子女更普遍存在于受教育程度低的男性和受教育程度非常高或非常低的女性之中。在平均结婚年龄高的国家,进入母亲的生活会延迟,无子女率也更高。在拥有广泛个人主义价值观的国家中发现了更多无子女现象。

而中国的数据显然是缺席的,不主流到能搜索到的社会研究结果特别少,而且因为丁克家庭的定义忽略掉了不愿生育的个体。我私人觉得还是有很大发展和研究的空间。


与此同时,政策上各国生育相关政策和法规与女性现实困境很难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点。美国19年反堕胎法案通过争议巨大,严苛且歧视性的限制重新席卷美国;中国1991年曾经经历的血腥暴力的Childless Hundred Days恐怕没有多少非亲身经历者还记得,羊羔需要被宰的时候无别选择,看看记录片《独生之国》其实就会知道这些残忍背后的相似之处,每个权力背后都试图掌控一个普通女性对自己身体的主权,捍卫生育权的道路仍是无比漫长。




文献:

1.     https://internationalchildfreeday.com/event-seed-intl-childfree-day/

2.     Sandler, Lauren (August 12, 2013). "Having It All Without Having Children". TIME.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August 4, 2013.

3.     Park, Madison (August 11, 2016). "US fertility rate falls to lowest on record". CNN.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August 11, 2016.

4.     MANOHLA DARGIS (August 9, 2019). “One Child Nation’ Review: Controlling Minds and Bodies” on August 9, 2019.

5.     Anneli Miettinen, Anna Rotkirch, Ivett Szalma, Annalisa Donno, and Maria-Letizia Tanturri (Mars 2015) “Increasing childlessness in Europe: time trends and country differences”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