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25 articlesIn total 235287 words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九)

高原萬里

不久,傳來崔領袖在國外出車禍身亡的消息,佔滿了Q市的報紙頭條,大家都覺得舊J國群龍無首,再不久就必定可以攻下首都M市。統一在望,漸漸就沒有人再問家彥的下落,或提起櫻花的無頭公案⋯⋯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八)

高原萬里

遊樂場事件之後,櫻花和家彥一直失踪。在子杏被隔離的房間,白天的時間可以聽到外面有人在步操,沉重的皮靴用力地、整齊而有節奏地踏在操場上的聲音,早上一次,黃昏一次,隨着日出日落每天準時地透過房內唯一一隻小窗闖進來,向子杏報時⋯⋯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七)

高原萬里

在舊 J 國,有關袁采蔓的一切都被抺殺了,好像她從不曾存在過,子杏沒有想到會有再見的一刻,她覺得心突然疼痛起來,一顆眼淚掉到白雲手機的屏幕上。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六)

高原萬里

在萬眾期待之下,解放區第一批 CEI 孩童出生了,艾斯引入了新技術,政府的宣傳說這一批孩童比以前在舊J國的人更先進、更優秀⋯⋯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五)

高原萬里

篝火大會在一個沙灘上舉行,所謂的沙灘,其實是人工的,因為Q市沿海一帶都用來做貨運碼頭,沒有多餘的地方拿可以拿來讓人嬉戲。沙灘前面的遊樂場早就荒廢了,這裡原本的東主是舊J國黨員,他在解放之前就帶着錢和家人逃到外國去了,臨時政府本來說好要把這裡修一修然後重新開幕的,不知是因為太忙還是資源不足,一直都沒有成事。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四)

高原萬里

過渡中心的教員也換了新的一批人,他們來的時候,子杏在圖書館,管理員小姐在低低地哭泣,大門被粗魯地撞開,管理員小姐的臉上露出極為恐懼的神色,子杏曾經以為只要離開了J國的邊境,自己就不會再看到人們臉上這種表情,但她明顯錯了。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三)

高原萬里

但是,人類世界真的可以達到絕對的平等和快樂嗎?那不是跟追求只有光明而沒有陰影的世界一樣不切實際?世人在追求烏托邦,但烏托邦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反而是人類在追求中迷失了自己,讓世界變成煉獄⋯⋯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二)

高原萬里

八月,J 國趁臨時政府被示威暴動搞到焦頭爛額時來襲,一開始只借邊境幾個士兵的爭執而開了幾槍,沒想到一下子就揮軍過來,H 市失守後,又傳出新的流言,說臨時政府裡有人變節,暗中把防守的資料洩漏給J國,又有人說是 H 市的市民受不了解放區的管治,主動開城…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一)

高原萬里

六月底,天氣像個破涕為笑的孩子似的,突然就好了起來,放眼都是陽光,莫教授回國的飛機劃過無雲的藍天,降落到Q市機場。

【小說】伊甸的天空(三十)

高原萬里

保温廂自動選出其中一隻玻璃瓶,再由旁邊的垂直滑架送到車門邊,白雲拿進車內,問三個年青人要不要看,櫻花搖頭,阿誠沒有什麼表示,子杏伸出手接過那瓶子。瓶子其實很小,摸到手上時冷冰冰的,管裡有液體,液體裡面養着一個胚胎,透明的皮膚下是又紅又紫的血管,頭比身體大,與其說是人,其實更似科幻片裡的異形。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九)

高原萬里

他說的話沒錯,一個民族的自我認同,充其量只是一套政府在販賣,而國民又甘心相信的論述,不管是 J 國,或是我以前去留學的所謂民主國家都一樣。這個世界沒有不可以改寫或删除的記錄,只要說同一套話的人多,漸漸那套話就會變成事實。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八)

高原萬里

看來今天在臨時政府大樓外、文化廣場以至艾斯用來辦公的前公民館外都出現了群眾搞事事件。他們舉着標語,指責「反歧視法」太嚴苛,又不滿失業率高企,最大的問題是犯罪數字節節上升,最近還發生了女童連環失蹤案,解放區的警察破案無策,只能等着女童的屍體在失蹤數星期後被人發現。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七)

高原萬里

子杏低吟了一句沒關係,就一個人來到外面,初春的陽光讓人有點迷眩,她用手遮着眼,抬起頭來看了看上面,跟她從前住的地方一樣,這個城市密密麻麻的高樓也把天空擠成只剩一抺細線,有光線從另一面漏進來,像追不到的夢一般遙遠,高樓是鐵欄柵,城市是囚籠。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六)

高原萬里

母親抱着她,從一條空中火車的路軌跳到另一條,一下子她們又搭上了穿洲過省的列車,車輪轟隆轟隆地衝出隧道、劃過海岸、踏破森林,然後她們上了飛機,又被趕了下來,最後她們來到一個一望無際的雪原,世界變得除了一片純白色之外,就什麼都沒有⋯⋯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五)

高原萬里

窗外流過一輛戴着流動廣告板的車子,燈光映進來時,子杏才發覺那位年輕女侍應的眼睛跟阿誠一樣是琥珀色,用心一看,她的輪廓比阿誠更突出,一定是歸化民。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四)

高原萬里

很不幸的,即使是利用科學來提升了的人類,到了要壞掉的時候還是會壞掉。「壞掉」並不是問題,正如人的「老」和「死」也不是問題,這是代代傳承所必須的程序。聽話地長大、努力地工作、然後不拖泥帶水地死去,是為完美公民。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三)

高原萬里

跟J國的系統不同,這裡的身分號碼會上鎖,只有政府機關或經本人認可過後才可讀取。中心還會預先將頭兩個月的生活費轉到學員的身分號碼之下,這錢是送的,不用還,雖然數目不高,但對於要開始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自力更生的人來說,幫助很大。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二)

高原萬里

醫生好像聽到外星語似的,整個人怔住了,完全無法作出反應,於是我再重複一次:「我要我的孩子有一雙對事物存疑的眼睛,和一顆善良的心。」今次醫生好像聽懂了,卻嘆了口氣,那歎息來自喉嚨的深處,有一種孤獨,又無力的感覺:「可是……我們的選單上沒有這樣的項目呀……作為智慧嬰兒的設計者的妳應該最清楚吧。」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一)

高原萬里

人因為吃了那顆樹的禁果,所以才被逐出樂園所以如果不吃那果子,就可以永遠地在樂園裡面生活下去這樣應該是很開心的事即使裡面的人連自己衣不蔽體都不知道⋯⋯

【小說】伊甸的天空(二十)

高原萬里

子杏覺得有明一直都很自信而且小心,不過有時你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已經足夠出賣你了。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九)

高原萬里

半夜兩點,門鈴突然大響,子杏和父親在驚惶之中跳起床衝出客廳,門鈴安靜了一陣,接着又急速地響了起來,父女倆在黑暗裡彼此緊挨着,一時之間不知道要不要開門好⋯⋯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八)

高原萬里

我們會用海路,從首都到港口只有兩個關口,比陸路簡單得多了,海關雖然連接中央的數據,但只要當值的人員在掃描器上做小小手腳,過關時就不會響起警報,之後只要把你們藏在貨櫃裡面,捱到離開 J 國水域便成。問題是當值的人每天都換,我們要確定那天看關口的一定要是自己人才行,不過我們會做到的,這方面妳不用擔心⋯⋯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七)

高原萬里

家裡變得異常安靜,到了晚上猶甚,子杏總覺得這樣的寧靜感很不祥,J 國首都 M 市是個不夜城,即使是子杏住的中產住宅區,晚上也從來不會無聲的,現在卻覺得連外面世界的聲音都消失了,一定是被圍繞着嘉蕙的那個壓力空間吸了進去。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六)

高原萬里

崔領導對我們好好呀,我們吃得飽穿得暖,這裡並沒有你說的那麼差,也許自由並不是那麼重要的東西吧。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五)

高原萬里

妳平時只可以在枱底下用暗號跟別人說的話,現在可以用口講出來,除了我和阿誠之外,不會有其他人聽到,也不會留下記錄,稍後也不會有人向單位打小報告,這叫做『自由地說話』,明白嗎?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四)

高原萬里

監禁一個星期後,子杏被釋放。在拘置所的接待處等她的父親,頭髮都是油垢,雖然眼睛附近已經開始消腫,但臉上還留有瘀傷,看來被打得很厲害。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三)

高原萬里

J 國每年都有很多人利用各種方式偷渡出境,當中不只是罪犯或異見人士,還有很多平民,所以政府在各路線上安放了不少秘密公安,都裝成是要幫你偷渡的樣子,你一實行他們就當場把你逮捕⋯⋯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二)

高原萬里

在他看來,今年前來J國朝貢的使節團明顯地比往年少了許多,他記得他年輕時,朝貢的列隊可以從領䄂廳一直延伸出來,把貫穿首都南北的幹線道路擠得水洩不通。夾道會灑下大量彩帶,一些小國還會帶來穿着傳統民族服裝的小學生,沿途又歌又舞的來討 J 國人歡心,好不熱鬧。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一)

高原萬里

本來公安只是用手推開他,男人卻開始揮起拳頭作勢要打人,公安就拿出電槍來,可是電槍還沒碰到男人,他就倏地眼睛失焦全身僵直臉色發青,這樣過了半分鐘後,他才回過神來。安靜下來的男人先是看了一遍周圍的人,眼睛不其然跟子杏碰上時,她倏地感到背脊一陣寒意──男人的眼神跟之前不同了,那是一雙知情者的眼睛。

【小說】伊甸的天空(十)

高原萬里

在回家的路上,子杏心裡充滿疑問,那個 BlackLumen 的真身到底是誰?如果她小時候跟他有交接,黨沒可能沒有留下記錄。除非是在 J 國以外的地方⋯⋯子杏赫然停下腳步,她曾經在 J 國以外的地方生活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