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投資俱樂部Invest Club

致力於提供各國金融監管級產品的諮詢/申訴; 同時也是清算商以及流通性銀行獨立經紀人

親手參與搭建一加黑平台是甚麼體驗?

離開華爾街40號之後,我並沒有離開這個行業。從2000的初雪到2002年春至之間,去過華爾街99號,協助成立一間專業的外匯詐騙集團(UCG, United Currency Group)。後來,01年底,在華爾街76號和香港來的莊老(在IFS認識),以及北京來的Patty(在UC...

離開華爾街40號之後,我並沒有離開這個行業。

從2000的初雪到2002年春至之間,去過華爾街99號,協助成立一間專業的外匯詐騙集團(UCG, United Currency Group)。

後來,01年底,在華爾街76號和香港來的莊老(在IFS認識),以及北京來的Patty(在UCG認識),三個人開了間小小的外匯公司MesaFX。

那個年代,開一家地下外匯公司是件很容易的事。

賴老的公司就是最好的例子(詳情回看第一期在華爾街做外匯經紀人是一種什麼體驗?),手下經紀人來自世界各國,團隊超過百人,算是當時在華爾街,規模最大的外匯經紀公司。

開外匯公司的第一步,一定要有個華爾街的地址。就像高科技的要在灣區矽谷,搞金融的一定要在華爾街,這樣氣息才對,說服力夠強。

這點非常容易,因為華爾街雖小,但是卻有很多的分租公司,或是所謂的服務式辦公室(Service office)。

這類的公司會分隔成很多的小房間,大家共享前台秘書和公共區域,也有會議室和辦公設備可以按小時出租。

客戶打電話來,會有專業金發的秘書替您接電話,然後再轉接到您的房間,讓客戶覺得公司好像很大、層級很多。

隱藏在這些分租的辦公室裡的,有賣未上市股票、賣黃金鑽石的、賣稀有貨幣的、賣非洲某個國家的公共建設合約,還有張面額1百萬的美鈔,什麼都賣,無奇不有。而地下外匯公司,更是這類服務式辦公室的主要租戶。

第二步,要有貨幣的參考報價。那時候,雖然寬帶還不算普及,民眾大都還是用撥號上網,電子商務也正開始發展,但在網絡上,還是很容易可以找到免費的外匯報價。在96年,美國終於有了第一家以網上交易為主業的外匯公司,Money Garden,提供仿真的外匯交易賬戶供所有人免費下載。於是,報價的問題就解決了。

第三步,報紙登廣告請人。只要有華爾街的地址,請人非常容易。我們的標準很寬鬆,只要家裡有錢、朋友夠多就好。

反正沒底薪,收入全靠交易,經營成本低。然後再經過兩個星期的密集訓練、名片印好、穿上西裝,每個人都是外匯專家。

這就是開一間地下外匯公司的基本步驟。當然,你也可以套用在地下期貨公司、地下基金公司、地下博彩公司,還有地下靈骨塔公司,

反正只要沒有公開市場交易,買空賣空,信息又不透明的產品,再加上幾個帥哥辣妹,媒體又找不到你,就可以準備好大賺一票了。

早期的地下外匯公司,全部都是對賭公司。邏輯很簡單;因為不管玩多久,結論都一樣,客戶注定輸光,而客戶輸掉的錢,自然就進了外匯公司的口袋。

本來,外匯交易就是一個買空賣空的金融遊戲,再加上槓桿放大的倍數效果,外匯公司只要動點手腳,客戶怎麼輸光都還不知道,還只誇外匯市場是個公平、公正、公開的市場。

前面說過,外匯沒有統一的交易所,因此貨幣價格公司說了算,所有的交易必須依照公司的報價來成交。

況且當年沒有所謂的電子平台交易,最多只有電話交易,更增加了公司和客戶間信息的不透明。舉例來說:

目前歐元對美元的報價是0.9050和0.9040,前面是買價,後面是賣價。

老王看準了歐元對美元會升,於是,打了電話給交易室要歐元對美元最新的買價。

(外匯公司心想:太好了,上鉤了。市價是0.9050,咱們給老王一個無法拒絕的好價格,0.9040,讓他早點上船。)

老王聽到了報價,欣喜若狂。因為他之前看到的買價是0.9050,但是公司居然報價0.9040,便宜了10個點,於是決定進場。

老王下了買單之後,只有兩種結果,一是歐元如他所願的上漲,一是歐元不如期待的下跌。

情境一:歐元對美元上漲。

我們先假設此時歐元上漲到0.9090(0.9100買價/0.9090賣價),老王賺了50點(因為老王的買價是0.9040,目前賣價是0.9090)。

此時,老王心想,有錢賺,該出場了,於是打電話問外匯公司現在報什麼價。

(外匯公司心想:客戶賺錢,就是我們賠錢,怎麼能輕易放他走。咱們給老王一個捨不得走的價格,於是報了個比市價高20點,0.9110的賣價。)

老王樂壞了,現在不但賺了錢,而且比預期還多了20點,再加上歐元突破了整數0.9010關口,“這可是個機會呀,現在不知道全世界有多少人等著要搶我的單子,現在退出太蠢了。專家不是說要耐心等待,讓盈利奔跑嗎?”

於是老王繼續等,歐元也像吃了搖頭丸一樣,一直漲到了0.9140。每當老王想出場,賣出手上的歐元,公司報的價錢都比老王看到的市價還高,讓他捨不得做出決定、獲利了結。

但是,在時間無涯的荒野裡,市場就像是個喝醉酒的醉漢,跌跌撞撞,沒長眼的。

價格總有一天會拉回,時間早晚而已。於是,匯價終於有天出現了整理行情,加上有些人獲利了結,加速市場的拉回,也跌破了老王的進場價0.9040,老王心裡開始不踏實,進入了下一個情境。

情境二:歐元對美元下跌。

老王心想,“太背了,賭博果然不是我的菜,從小我買什麼,什麼就跌,我賣什麼,什麼就漲,市場好像有眼一樣,知道我上了桌就會開始教訓我。

這輩子活到現在,麻將必輸,賭馬必敗,樂透沒中過,猜拳沒贏過,更別說是股票期貨這些金融商品,現在,居然連外匯都和我都沒緣份。”

  “算了算了,認賠吧。”老王在這點的思想準備上還是成熟的,知道趁早殺出,斬斷虧損的道理。

於是,老王看了看網站上的參考報價0.9010/0.9000,心中惦了惦,接著打電話給他的經紀人,看看有沒有什麼好的價錢可以出場。

(外匯公司心想:老王是好人呀,這種客戶難尋呀,才輸這麼一丁點,怎麼能輕易放過他呢?如果他橫豎都要走,報個差一點的價格給老王好了)

 “0.8970/0.8960!!”活活輸了80個點。老王激動了,覺得不能接受,因為這與他心中認知的數字差太遠了。

於是老王決定繼續等,看看市場會不會回到0.90以上,或是少輸一點再走。至於「少輸一點」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概念,老王心中其實壓根兒沒個數。

終於有一天,犯了個天下賭徒都會犯的錯之後,老王撐不下去了,才勉強平倉。

當然,最後不免還是被外匯公司狠狠削了一筆,而輸的錢一定比原來想輸的錢多好幾倍以上。

「贏錢報好價,輸錢報差價」,這就是地下外匯公司經營獲利、百戰百勝的第一招。

過了好一陣子,老王不交易了。但是外匯公司並沒有放過老王,每天問候的電話不斷。

目的就是希望老王重拾信心,早日回到外匯市場,當然最好再加點新的資本。

「哎呀,老王呀,您看,連美聯儲主席都牽著歐洲央行行長的手出來說話了,歐元太弱了,咱們長線來看,歐元是一定漲的。大家傻瓜,您聰明。所謂逢低買進,這道理您一定懂,現在可是進場的好時機呀!」

不然就是:「老王,好久沒見您交易了,來短炒張單子吧。我請教了我們公司的資深分析師,他說他早上看了圖,短波段來說,歐元正在布爾通道的上端,RSI又突破70反轉,明顯市場超買,現在賣空,短線應該有個50點的回吐,不會錯的。」

奇怪了吧,同一個貨幣,同一個市場,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客戶,外匯公司可以建議你買進,也可以同時建議你賣出。

您別誤會,以為外匯公司主要是靠您交易來賺手續費,有交易才有收入。

其實,地下外匯公司是靠著和客戶對賭,處心積慮的讓您有買賣的行為,趁著您頭腦不清楚的時候,增加公司的勝率,一步步把您榨乾。

這時候你會問,萬一客戶真的賺錢怎麼辦呢?這簡單,看您資金的大小,值不值得讓外匯公司鋌而走險,關門走人,隔壁條街再開家新的公司,換個電話,改個招牌,另起爐灶。

要不然,就是在您要求提款的時候,百般刁難,拖延時間,同時兩手策略,重新激活您對市場的熱情,再次入市,落入輪迴之中,萬劫不復。

因此,人性的貪婪造就了地下外匯公司的存在。客戶想賺外匯市場的錢,外匯公司想賺客戶的錢,一個你情我願的遊戲,每天都在華爾街上演。

只是外匯公司稍微賣弄些嘴皮的技巧,善用些人性的弱點,就足以將這個原本公平的遊戲,擴大公司的贏面,讓客戶的錢找得到門進來,卻沒有門出去。

2002年春天結束之前,這套不斷複製成功的公式終於不靈了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和全國期貨協會(NFA)逐漸採取行動,介入監管所謂的

“場外外匯期貨合約交易行為(off-exchange foreign currency futures contracts)”。

我的啟蒙老東家,IFS,終於在2002年的夏天關門大吉。當年的新聞稿是這樣寫著的:

 

Release: 4675-02
For Release: July 22, 2002
“…The CFTC complaint alleges that the defendants have fraudulently solicited and obtained more than $15 million dollars from as many as 400 retail customers to invest in illegal off-exchange foreign currency (FOREX) futures contracts. The complaint also alleges that the defendants used inexperienced salespeople recruited from various ethnic communities who solicited family and friends to invest.…”

這段新聞稿有兩個重點,一是市場外的外匯期貨合約交易屬於非法行為。

「IFS利用這類交易的宣傳口號,吸引了400名以上的投資人,共1500萬美元的資金。」

其二是道德層面,「IFS僱用來自各種族、沒有經驗的經紀人,利用各種詐騙手段,去說服他們的朋友和親人投資外匯市場。」

後來,CFTC入禀法院要求凍結所有關於IFS、賴老和Robinson名下所有的資產,並返還所有不當所得給客戶,Robinson推著賴老的輪椅走出了華爾街40號,終於結束了IFS這家公司在華爾街叱吒風雲的輝煌歲月。

我並沒有那種美國時間去經歷那種繁複的法律訴訟程序,把我的錢要回來。

而到今天,我也一直沒有勇氣告訴我老媽,當年給我唸書的錢和生活費,我不到一個月就輸到一毛不剩,後來的學校的學費都是我刷卡借錢還的,一張又一張的信用卡,做了好幾年的卡奴,又這樣過了幾年,到了離開美國之後,來到香港的第二年,才咬著牙把錢還完。

而當年那個經歷,就當是個學費吧,繳了就算了,但是我還是告訴自己一句話:「這錢,可別白花了。」

當然,這也只不過當年在紐約,好幾百家地下外匯公司其中的一家,還有更多家隱身在華爾街附近的灰白水泥建築物中,幾個人,一張桌子,幾條電話線,乾著一樣的勾當。

公司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換個招牌,客戶照來。對外匯保證金交易來說,那是個黑暗的年代,也是買賣雙方摸黑前進的年代,這行業完全沒有聯邦機構監管,沒有遊戲規則,更談不上客戶資金的安全與保障。

然而,到了這幾年,我還是可以在國內看到這些公司當年的影子,一樣的作法,奇怪的是,都十幾年了,還是有人繼續上當。

IFS雖然結束了,但是這家公司春風化雨、育人無數,也成就了後來十年市場上大大小小的合法、非法的外匯經紀商。

IFS不但是當時培育外匯經紀人才的黃埔軍校,也為後起的外匯保證金交易商點出獲利模式、寫下游戲規則,要是當年沒有這家公司,大概這行業也沒有後來的蓬勃發展。

2000年到2002年這兩年,是外匯保證金行業邁向陽光化、交易專業化、價格透明化的重要年代。

一是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和全國期貨協會(NFA)的介入,二是隨著因特網的誕生,普及了電子交易平台的使用。

您或許會覺得奇怪,期貨是期貨,外匯是外匯,外匯保證金關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什麼事兒呢?

這一方面是因為產品的屬性類似。

第二個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會介入,並扮演重要角色的原因是:當時所有的外匯公司,不管是舊時代的傳統地下對賭公司,或是新時代的電子交易平台,都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從一個灰色邊緣的行業,過渡並漂白成一家正規的公司。

股票公司有SEC看著,期貨公司有CFTC做靠山,雖然場外的外匯現貨交易並不受任何联邦機關的監管,但是好像有了一張CFTC的牌照,加一個NFA的會員,就可以增加不少客戶對公司的可信度。

何況,當年搞一張CFTC的牌照,也不過就25萬美金。於是,2002年後,當時幾家領頭的外匯保證金公司,FXCM、MG、Gain,帶頭註冊了CFTC和NFA的會員,開始積極配合CFTC和NFA相關的規定,公開公司的股東資料,揭露財務報表,讓客戶可以在網絡上查詢外匯公司的資料,甚至還有客戶投訴的資料。

第三個和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有關係的原因是:

到了2002年底,芝加哥許多知名的期貨公司,也發現了這個龐大的商機,開始提供外匯現貨保證金交易。

例如幾年前因為高層資金周轉不靈而倒台的Refco(瑞富)與其死對頭Man Financial(曼氏),都紛紛提供網上外匯交易平台,讓期貨的客戶也可以透過網絡下現貨的單子。

除此之外,還有些期貨公司,例如說Global Futures & Forex,乾脆不搞期貨,專心發展外匯交易平台。也有知名的網上股票公司,例如E*Trade,全美最大的網上股票公司,也開始提供外匯下單服務。

於是,經過了CTFC和NFA的連手出擊,華爾街所有老牌的地下外匯公司被清理乾淨,這類公司只能離開美國,到沒有開始監管的國家另起爐灶。而新的競爭者,從期貨商到股票公司,到最後甚至銀行,例如德意志和花旗銀行,也紛紛加入戰局,讓這些正規的外匯經紀公司終於等到了曙光,由黑翻紅。

2002年底,「外匯現貨保證金交易」終於擺脫了地下外匯公司的污名,不再是過街人人喊打的老鼠,反而在美洲大陸站穩了腳步,逐漸成為投資大眾的主流金融商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在華爾街做外匯經紀人是一種甚麼體驗?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