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被舅舅家暴后,我选择了报警

Liv

這樣的發展令人窒息,你做的很對,為你應援加油,希望可以呵護你的勇氣。

續:尋找筆友

Liv

哈哈,谢谢你^_^

我也認為打開自己是非常好的體驗,昨天和朋友聊到現代社會人的自我構建,都認為聯結是很重要的。

實踐也證明如此,也祝你遇到更多有趣和溫柔的人啊。

2021年的一個實驗:尋找筆友

Liv

哈哈,MV我很少看,基本都是聽和看歌詞,紀錄片也是最近開始看,不過你這麼說了我倒是很有興趣去看一下,Atmosphere我也很喜歡。搖滾我的興趣很廣泛,很多樂隊都喜歡,像Pink Floyd, Oasis......

其實,要謝謝這麼多朋友給這篇文點贊,我知道是大家的善意。作為等信人其實特別希望想寫信的朋友來信,不過應該有朋友有猶豫吧,來信並不多,目前也很多時間,回信也快。

謝謝你,我還在等有緣人的來信,哈哈。

Liv

我想用自己昨天在信中的幾句話作回复:

“和筆友以信件寄往的方式交流,雖然只有簡短的幾句描述,我依然感到這十分浪漫,一種在記憶裡復古的浪漫,儘管這樣的友誼中途沒能繼續,但它不會消失,我十分羨慕你有這麼一段回憶。就像餘日黃昏,有清晨沒有的醇厚暖意。”

有這樣的回憶,真好。

Liv

想要補充一點點想法:

朋友們,如果你看到這些文字,我很開心,如果你願意和我說說話,我更是感到榮幸。

你可以和我講任何事情,你的故事你的情緒,政治的文學的等等,還請不要擔心我會不會回复,我一定會回信,always

即便有時我沒有太多時間也會及時回复做些說明,另外一些比較複雜的議題和探討,我還需要組織語言和行文邏輯,更要做一些功課,如果可以有時我們可以交換書目,因為我希望自己的回信是真誠的、謹慎的、盡可能不帶有偏見的。

最後祝福所有看到這些文字的人,都可以遇到溫柔的人,走進更廣闊的世界。

弦子之後,中國女性將走向哪裡?

Liv
Reply
janai@isajling

謝謝你的善意與鼓勵,其實我還算抱有終極的樂觀哈哈。台灣在民主法治的框架下實現同性婚姻合法化,記得我當時真的很開心。但中國不同在於女權運動在極權(利用高科技監控的數字極權)框架下展開,沒有基本的人權,權利無法得到保障,當下的星點權利與進步不過是權力的施捨,這就使得本就難以爭取的進步都十分脆弱。

再回到日常,即便MeToo運動使女性明晰了性騷擾的邊界,在生活中面對細小的侵犯,也很難說出口,然而這還是反抗的第一步。比如,男性在沒經過你的同意前提下觸碰你的身體,假以幫你趕走蟲子或撣掉灰塵的藉口,又或者男性對你的衣著妝容進行指點,又或者男性在女性面前講黃色笑話又假以保護女性形象的名義使其噤聲,又或者男性在嬉笑打鬧中露出腋毛,而女性卻要被強制保護遮蓋起腋下,這一切都讓女性感到不舒服,但真的說出口去反抗對峙又十分困難,也許在開口前就已經自我說服他們是在幫助我,也許開口前還要衡量別人會不會覺得我小題大做,神經質?一切都只是剛剛開始,還遠未結束,既事關生存,抗爭就不會停止。

Liv

哎呀我发现你的头像是Pink Floyd-Division Bell专封耶,我也是他们粉丝啊,超爱的。

Liv

谢谢你。说实话,我不仅对华语地区感到悲观,对东亚也感到悲观,从身体到语言女性面对的压制渗透在日常极其细微的地方,常常难以察觉,女性在学习和自我解放的同时对这些部分的知觉也越来越敏锐,但发现去抵抗又很难。至于抗争付出代价,如果眼前注定是悲剧,也一定会有人持续抗争,向死而生,就算只看个体在日常中的对抗,也是需要付出本不应当赔付的代价。

至于希望,我还是觉得飘忽,不想停留在感动里,也不全部等待和期望他者,在自己坚持抗争的路上,十二月二日的法院外算是短暂慰藉。

Liv

我想他们多半是心理准备的,现场有人被查身份证,压制女性通过法律途径维权有难度,但权力一定不会放弃打压,以后会很难看到这么多标语同时出现。不过,女性一定不会放弃抗争,不管以何种方式。

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事件關鍵時間節點前後:我的家人和朋友們

Liv

從行為模式來看確實只有這兩個極端,無論是橫向還是縱向。您所提到的「優越感」確實是明顯和重要的歸因,但我認為個體避免陷入嚴重認知失調而近乎本能選擇最便捷輕鬆的途徑:依附於權力。這也是一個可能,這個因素作用也在有些人身上觀察到。

我認為心理安全和優越感需求皆是本能,但之後的近乎本能的選擇應是操縱和馴化的結果。當然也還存在其他的可能,這也只是我初步的一點點看法。儘管理智可以預見如今的發展,但身在其中也是五味雜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