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一弘
林一弘

大学生,社会观察者,随笔者一名

【隨筆·誰筆···】你所依赖的是否保佑你的?

人人或多或少都有信仰,但你的信仰,是否能够保佑你一辈子不被侵蚀...

一段誓言,一篇大文,將我們所信仰的東西通過一段宣言之後就加入了,那麼你所依賴的東西,是否又是保佑你的一生順利的?

我們宣稱是不相信神的,但是我們又在不知不覺之中創造了一個新的神,他神聖不可玷污,和世上其他宗教的神一樣,但又總是對自己懷著一種卑微的感覺,為了讓大家相信自己便是最為全面的一個團體,所選出來的領袖是無比榮光和燦爛的。但是這與世上的宗教又有何異,只不是為了給迷茫中的人們一個目標,一個讓自己發光發亮站上舞臺的機會。對此,你所保佑你的,是否又是能夠讓自己心安理得。

我們知道很多事情都是走了一個過程,實質上是為了做戲給他人觀看,讓他們覺得這裏很美好,對每一個人都是無比關懷的。但現實早已沖淡了當初的理想和熱情,如果你渺小如沙,那麼他還會將過多的精神放在你的身上嗎?看起來他也沒有那麼的聖母和關懷,只會在你失敗的時候再施加多一種壓力,讓你痛得更痛。但總是讓人那麼依戀他的地位和力量,看起來就如同那些依戀大麻的癮君子一樣,總是對自己所信賴的東西諸多理由去維護,去保證他的合理性存在是有他的存在的意義。

保佑這一次大多數見於道教和佛教之中,多數是被世俗化之後衍生出的一個概念。意思即為你對於神的有所求最終會獲得神的關注而得到保護,保證你在後面的生活和事情上能顧順利過渡。人往往都會去保佑自己或他人,分析一下其實是對於顯示迷茫不得理解而去以來宗教或者信仰的一種行為,不能說這是一種不好的東西,只不過你要把握好這一個度量,以免被宗教牽著鼻子走,那麼就會成為忠實的教徒,喪失了屬於你自己的意志和自由。淪為宗教教徒很大程度上你要無私奉獻,那麼就會改變你原有的生活軌跡和生活模式,因為你要奉獻,所以你不得不對神有一絲的質疑和隱瞞,在多數的教條上面這是大不敬的行為。

身穿紅色馬甲的信徒和白色戰衣的戰士,為了捍衛自己的信仰,已經不分青紅皂白地去貫徹實行任何的措施,為的讓這一個金身顯得更加明亮和透徹,那麼他就在這個過程中得到嘉許和昇華,也成為了一名忠實的信徒,繼續帶領著下一位甚至下一代的培養。他們不會感到一絲的後悔和疑慮,因為在他們眼中對於他奉獻的一切就是無上的光榮,這是有能力者才能做出的一種傑出的行為。當然,在面對錯誤的時候,他們也會學會反思自己,而不是反思神對於相關問題的決定,因為神是不會有錯的,只是我們執行的時候發生了我們的原罪而使得這一個過程變得破敗不堪,那麼對於這種情況我們就需要以更大的力度去挽救人民,使得他們脫離當下的水深火熱,更好地去傳播神跡和條文,使得他們皈依,從而變成更多的信徒來維持這一個祥和地局面。

無欲無求,很大程度上是對於信徒們而言的。但實際上大家都不能做到無欲無求,但在面對這一個方面的時候卻又顯得畏畏縮縮,似乎釋放自己的天性就是觸犯了原罪,所以才讓這一種欲望通過黑暗的道路去不斷地延伸和釋放,但又忽略了其實大家都觸犯了這一個禁忌。誰能做到無欲無求呢,目前看來在信徒之間也不能做到那麼的徹底,大家都是一個基本的人,都有著生理需求和心理的打算,並不會說你信賴和信仰了這個而發生改變,反而是通過這一個路程使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更有底氣,更加地合理化,只不過口上答應了做一個忠誠的,心裏卻是打著自己的算盤去謀劃更多的欲望。金錢、權力以及性需要,都離不開我們談論欲望所要觸及的內容。甚至乎在晉升的這一個過程中,我們不惜利用這些欲望來為自己地仕途走得更加地暢順,人最不值得原諒的東西,就是我們對於把握這些欲望不能夠有一個適當的考慮。

人類往往創造一個神,同時亦有能力扳倒一個神。其中的奧妙,在於這一位神能否帶領人類走向更加美滿的生活,以此作為評判的標準和底線。但世俗化的神,又何嘗能夠保持原有的模樣,早已經在歲月的風吹雨打中變得千瘡百孔,喪失了本身和本來的意義,添加了更多的金身和名貴,成為了某一個群體的仰仗形象,到頭來還是過分地向我們索取。看起來很矛盾,我們想擺脫才創造出來,卻沒想到最後還是因為這個原因而去不惜一切地推倒他,但往往我們都不會計量其中的代價,甚至已經是無所謂了,反正只要能夠保佑每一位人,就算犧牲我們其中的一些東西也在所難免。一旦這種想法出現,那麼我們的保佑就喪失了原本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自己心安理得買個保障而已。因此,信仰不一定能夠保佑你順風順水,但是如果你在當今的世道沒有任何信仰的話,那你就是一個不合群、異端的人物。人類社會是一個集群的組織,這裏用組織來概括,在我看來是大多數人在信仰那一位神之後,都會不自覺地發揚自己的友愛精神去施捨一些光輝給那些不幸的人,最後皈依,那過程豈不是站於高處,那何來真心去保證每一位人,早就已經成為一個爛透內心的蘋果而已,那這數量還不止少數,而且也很有組織和群眾動員,因此在我看來這看上去但實際上也是一個組織。在這裏,乖乖聽話的人就有糖吃,要不然就會受到大家的排斥和指責,因為不合群,所以才會被認定不是堅定的信仰者,那麼此時你所信仰的神就不會保佑你的一生,甚至禍及後三代。

信徒們對於讀物也是無比的信仰,似乎早已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甚至覺得是無用的,拿出各種的理由去抨擊獨立思考這東西,如同毒品一樣令人生畏。他們的思維很簡單,讀物裏面寫的東西大多都是正確的,如果不正確的東西又怎麼能夠出版面世。就算後面發生了改變,他們都不會突破自己原有的思維框架,而是愈站愈緊,找出各種論據來為他辯護,從而成立一個他們稱為真理的歪理。但是這也無可厚非,人的電線一旦被剪短就變得黯淡無光,你都不會自主地去思考你所信仰的東西是對還是錯,那又怎麼能正確判斷一件事情地對錯和真偽,只能隨波逐流地去應聲附和。讀物裏面地內容,或許有人覺得只是長篇大論,只需要掃視一眼便已經知悉全部的真理,這樣也形成了大多數信徒目不識丁,囫圇吞棗地結果。只懂得雞毛蒜皮的東西就狂吠於視野中,難道自己連最後一點羞恥也不需要了嗎?看起來目前還是有大部分的信徒是這樣的,至少在寫地那一瞬間,也是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我的後背以及大腦。

我們暫時還不能夠讓這些忠實的信徒進行一個逆轉化的過程,也只能落得讓局面繼續惡化下去,一是我們現在的突破口實在稀少甚至沒有,又何從讓信徒們真正認識到山外有山呢?二是氣候的不允許,做很多深入的交流和討論都是一個精選的東西,那既然是精選那就是不容許大眾化的討論和評論,那又怎能讓更多的人清晰自己現在處於一個怎樣的狀態,從而找到正確的方向,至少很難,也不是全無機會。能夠保有自己的,目前也只有你自己的努力,讓自己的頭腦和思考不要因為太多的外力因素而停下來,或者讓那些讀物充斥完你的腦袋,保持獨立和清醒,對於發生的問題都需要冷靜分析和客觀評判,至少這樣能夠讓情況不至於惡化得那麼快。信徒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我相信一個堅實的群體並沒有一處可以攻破的漏洞,他們所信仰的東西和創造的神,也終有一天會被這個世間的真理和價值所判決,倒行逆施並不會屬於一個潮流,我們始終相信自己所信仰的那一片天地,是多元的,也是平和自然的,那一份信念就是我們所要依賴的新的信仰。

神和信徒能夠綁架著你的肉身,但是你的思想和靈魂是沒辦法消滅的。儘管所面對的是一個充滿黑暗的居所,但是至少你的思想和立場是光明的,不會因為某些原因而突發轉變,我始終覺得,神這東西從來不會是我們所創造出來的,也不會讓如今這一隅的獨斷專行籠罩整個世間。正所謂善惡終有頭,相信因果的我一直在期盼和種好因得好果的道理,我們也不要放棄,至少世間還有我們這一些信仰新信念的信徒,在苦苦努力著,堅持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隨筆·誰筆···】家庭與革命

【隨筆·誰筆···】簡論生死

【隨筆·誰筆···】簡説當下的創作自由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