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四向綜合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宇歆

在那天,你成為強大的存在。

你問我,還記不記得這個名字。

怎麼可能會忘,這是我…


把你的放在我名字中心的意思。

宇是你的名字,歆不僅僅是心的諧音,更是我第一次玩線上遊戲時候用的名字。



我記得,你是怎麼進入我心裡的…



那個包廂裡面漆黑一片,我慌忙的點掉我點的那首歌,是張惠妹的「火」。

不為什麼,只感覺氣氛有點緊繃,我唱不出這種發騷的歌,尤其是—


當我覺得不舒服的時候更沒有辦法。


「喂!為什麼卡歌啦~~~~~」阿俊不知是不是喝了酒,嗓門大得很。

「沒事啦,我我忘了怎麼唱。」我轉頭勉強一笑。心裡偷偷翻了白眼。

是說在青春年少時維持的友誼很單純,但有部分卻隨著個人的境遇而有所不同。

例如,個人的涵養以及處事之道,掩飾不來。


歌被我切掉之後他改興起跟大家喝起啤酒來,一手一手的叫。喝酒我是不介意,但勸酒勸到我有點不太舒服,我身邊的宣宣,我今天跟她一起同騎來。

「不要啦…我不喝…」她鼓起勇氣輕聲說著。

「吼~~~~你不當我朋友齁,喝啦喝啦!」不知道是借酒壯膽還是真的覺得這種勸酒是一種有趣的行為。


當場應該許多人都感覺不太舒服,但這種老朋友又不知該怎麼勸阻。


我當下一股火上來,我把酒杯搶過一口乾掉。

「她要騎車,喝什麼喝,老娘幫她喝啦!」

說完我看也不看對方,但阿俊似乎很開心得起鬨著,拍著手。


喝完我覺得一股委屈,這種時候我能幫人擋,那我自己呢…..

誰來保護我?


看著手機裡面那個名字,是我腦海中第一個想到的人,他能保護我吧?

沉默少言的他,我從未很清楚的感覺到什麼,也許我是想透過這樣的事情,

試探他的想法吧?我很壞吧。


我不記得我說了什麼,畢竟是十幾年前的事情了。

但我很清楚記得他說了:

「雖然我人不在高雄,我認識很多人,如果你需要幫忙,我會打給我的朋友,能夠幫忙的他們就會馬上趕過去。」

對一個話很精簡的人,這樣的承諾,我覺得夠了。


看到的時候我覺得心暖暖的,會揚起一抹微笑,這樣就足夠了。


這話或許沒什麼,但對我來說是一記強心針,讓我知道還是有人願意在我無助的時候伸出援手,並且真心的希望我的平安。


尤其,他大概是我在最無助的時刻會想要撲進的懷裡。

你是在那刻,成為我心裡一個強大的存在。


就算公哩無洗挖诶。


【茄子蛋EggPlantEgg - 閣愛妳一擺】


過了盈暗欲和別人結婚

聽講妳已經有別人的子孫

結果嘛是行到最後一步

著是妳有翁 我猶袂有某


想起彼時妳是歹甲有賰

拄著我是妳好命的天份

結果嘛是行到最後一步

著是越頭走 莫閣再耽誤


毋知妳是佇佗位

我想欲聽妳溫柔的聲音

以後我會當做毋捌妳

無咱的過去


若是彼工

是我來牽起妳的手

著毋是這馬

是伊來完成妳的要求


若是彼工

是我對愛情無相讓

妳敢會轉來

做伙的所在


我愛妳無問題

問題是妳毋是我的

我有影毋知好歹

閣想欲愛妳一擺


過了盈暗欲和別人結婚

聽講妳已經有別人的子孫

結果嘛是行到最後一步

著是妳有翁 我猶袂有某


毋知妳是佇佗位

我想欲聽妳溫柔的聲音

以後我會當做毋捌妳

無咱的過去


若是彼工

是我來牽起妳的手

著毋是這馬

是伊來完成妳的要求


若是彼工

是我對愛情無相讓

妳敢會轉來

做伙的所在


我愛妳無問題

問題是妳毋是我的

我有影毋知好歹

閣想欲愛妳一擺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