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四向綜合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番外篇─梔子花

她是一個喜歡花香味的女孩。

「阿……」下身傳來的溫暖柔軟觸感令我難以分心。她小巧靈活的舌尖,正在我的分身上打轉,旋阿旋的也把我的思緒打了許多結。

   「停……再下去不行了。」我一把抓住她的腰肢扛起她的嬌軀,輕柔的放在潔白的床舖上,她散落的長髮烏黑亮麗,因為體溫升高而炙熱的臉龐散發著蘋果般紅暈。

   「嘻嘻,這樣就不行了哦?」她笑得俏皮,晶亮的貝齒在黑暗中特別閃耀。

   「少囉嗦。」我腰肢一挺,將我倆緊密結合。

   「唔!」她一聲嬌喘,一臉意外地瞪著我,小小的拳頭揍了我的臂膀一下。

   隨著我規律的律動,她豐滿的胸部如同海浪般地晃動著,我忍不住含住頂端,另一手搓揉著、轉動著,勾勒著上頭的小突起。她的呻吟益漸尖銳,全身上下的刺激太過強烈,我順勢吻住她,含住她豐潤翹挺的唇,攪著她的丁香小舌,嚥下她所有的吶喊。

   想起以前交往時候,她拍攝她豐滿的胸部照片給我,其實沒想過能真的握在手心,暖暖的熱熱的軟軟的。我甩了甩頭想把思想甩出腦外,再啄了一次她的小嘴,瞬間抽離她的身軀。

   「起來。」我將她轉了身,拍了拍她結實的臀部,有著鍛鍊過的完美弧度。

   「嗯?幹嘛停下來?」坐起身。她嘟著嘴唇,不悅的說著。雙手插在胸前,一臉不滿足的看著我。

我迅速躺了下來,她乖巧的爬了上來,嬉戲似的瞧了我一眼,緩慢的坐下。耐不住那深邃的溫暖感,我挺了一下腰想多感受一點。她卻嬌嗔的瞪了我一眼,手掌纖細卻有力的按住我的腰,阻止了我更多的動作。她傾身向前,對我耳語。

「是你把舵給我,現在船長是我。」我一直對她略為低沉的嗓音心動無比。這樣耳邊軟語,我更是無法招架,一個衝動想吻她,但她卻輕輕的側過,閃過了那一吻,緩緩的律動了起來。嘖,妳學壞了。」哦,這扭的勁道也很到位。

「不壞怎麼跟你在這呢,嗯?」說完還眨了個媚眼,小狐狸。

望著她披頭散髮的搖晃,胸部與腰肢的晃動成了一股淫靡的節奏。覺得身體裡面有什麼東西甦醒了。倏忽地我一轉身,把她甩到床上,她驚叫一聲。

「趴著。」她扭動著纖細的腰,似乎看不見我要做什麼有點不安。

「啊……」我抓著她的臀部也不等她反應,硬是馬上進入她。瞬間就想要占有她的全部,一次不夠,我要兩次三次很多次很多次。

「恩……你幹嘛突然這樣,哦~我喜歡這樣,大力點!」她被我的粗暴感染了,也興奮了起來,扭著她臀部迎接我一次一次的撞擊。伴隨著的是低沉的呻吟和粗重的喘息,其實我已經分不清楚是我的聲音還是她的。

一陣激烈的衝擊之後我已經不想再忍,數一二三盡數將我的全部給她。

「啊……」

「哦……」

宣洩完之後我趴在她身上,不想動。蹭著她的頭髮,嗅著髮香。她的頸間有著一股幽香,有點像梔子花又有點像茉莉。都是嬌嫩的花朵,就像我認知中的她一樣。我的手不安分的滑入她的腰間,她靜靜地躺著不發一語。感受指尖的滑嫩,還溫熱著殘留著我剛才留下的溫度。

她突然翻過身來,對著我的眼睛。她眼神中依舊滿滿的是純真,如同小鹿斑比的眼神。但總覺得多了些深不可測,我觸摸不到的那部分。

「你幹嘛吻我。」她將身體撐了一半,側躺著。豪乳斜斜的掛在胸前,我忍不住盯著看,彷彿以後再也見不到似的。

「回答。」她將我的臉轉正,正對著她。我仍舊不發一語,深深望著她的眼睛,想找尋點什麼熟悉的蹤影。

「你是不是還愛我?」

「沒有。」我身邊有著另個她,她是我的責任。我安撫著自己的不安。


她深深的望了我一眼,那眼神中滿佈著我看不清楚的雲霧,是依戀還是喜愛還是情慾還是冷漠,我分辨不出來。

她傾身向前,輕輕地給了我一吻,輕的程度就是嘴唇磨了嘴唇,僅此而已。輕撫了我的臉頰,給了我燦然一笑,踏進了浴室。

聽著稀哩嘩啦的水聲,我想像著水是如何流過她的曲線。想著剛才的激情,又一股腦的血液往下衝,我只有抓起旁邊的衣物直接穿上。或許我不想洗澡,不想洗去她身上與我交融過的汗水馨香,洗了就洗去了我們的連結。

坐在車上,我閉目養神。腦中思緒有點雜亂,我們今天為何會在這裡,我已經不想去思考。

「叩叩。」我轉頭一看,她已著裝好站在副駕駛座外頭,一臉笑盈盈。帶著粗框眼鏡的她,多了一股溫柔的讀書人氣質,她一直都是。我按下開鎖,她咻的一聲坐進來,身上梔子花的氣味擴散了整台車。長髮披肩、身著套裝。潔白的襯衫包覆不住她的豐滿,我從側面看得十分清楚,她柔軟潔白的側乳,我嚥了口口水,方才我才握著,手中的觸感依稀存在。但現在握的是冷硬的皮製方向盤。

   「幹嘛這樣看我?」她問我。

「沒有為什麼。」

「喔。」我偷瞄著她,小嘴翹起像是等待吊豬肉的鉤子。但卻不多爭論。左胸口突然一股抽痛,是我這樣讓她學會隱忍的嗎?

她的電話突然響起,她接了起來,我把車開出旅館。

甜蜜地笑著的她,是他給的嗎?我忍不住一股怒意,卻知道自己沒資格。她掛掉電話之後,車內一陣沉默。我從來就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我心中有千絲萬縷,但言語卻永遠不及萬分之一,這就是魔羯。

她的住處到了,我停下車。有點希望時間凝結在這一刻,不,該凝結在我與她翻雲覆雨的那刻,是那樣的美好。其實我不知道,從今以後我眷戀的會是她的身體,還是那已經不再屬於我的心。

「我們,還會再有見面的機會嘛?」什麼話也吐不出,講這什麼鬼東西,幹。

她轉過身,看著我。眼中仍有溫暖的柔情,就像以前的她,總是等待著我,一次一次的給予我機會,我卻不知道珍惜。她柔嫩的手掌,撫上我的臉頰滑了滑,她嫣然一笑,她笑起來真的很美很美。

「別想太多,好嗎?」

她旋身下了車,我的淚水卻不自主地滑落。

梔子花花語一:永恆的愛,一生守候和喜悅

梔子花花語二:等待的愛情


   是我,扼殺了這朵嬌嫩的鮮花,抹滅了她的純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