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INTJ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趙記酸辣湯(六)

另一件令我印象更深刻的事情,因為還有目擊者。

那天是個炎熱的午後,不知道要吃啥我泡了泡麵,伊真買了包子已經啃光。泡麵是我最喜歡的日式豚骨口味,好鹹但是開胃。因為在吃東西只好用簡訊聊天,跟他說話從來沒在思考費用問題耶,哈。

「你決定好要上來了沒有啊?」

「恩,還沒有耶,不過我決定不要跟你睡同間。」

「喔,好吧,你決定好就好。」

「這麼爽快?不生氣喔?」

「我就說了你決定的事情我不會逼你。」

「好哦,沒關係嗎?」

「沒關係,那你就答應讓我去跟學妹開房間好了。」

這個學妹,他上次對我說,是很喜歡他的一個學妹。常常黏著他,學長東學長西的,討厭鬼。甚至他朋友還問他說,為什麼不跟學妹在一起?學妹這麼喜歡他,大概他朋友看在眼裡覺得無法理解吧?有誰會傻到為了一個看不見的女友,不去碰那個抱著他大腿學長長學長短的學妹呢?

「幹!」我用力的拍了一下床板,怒氣炸裂的站了起來。

「嚇,你幹嗎?」躺在床上看小說的伊真被我嚇到,坐了起來。

我沒說話,只用力的用手瘋狂欺負這個搖搖欲墜的老床鋪。外加悶聲尖叫,畢竟不能喊得太大聲,以免別人以為這間發生兇殺命案。

「他說要跟學妹去開房間!」我覺得我瞪到眼珠快掉出來了。

「呃,不是認真的吧?」她臉都歪了。

「我去打電話!」

還不忘拎上那碗我還沒有吃完的泡麵,我還記得要把湯瀝光,再用力的砸到垃圾桶裡面!幹!超火大,講什麼三小話。

走到陽光強烈的曬衣場,上面一桿一桿的衣服隨風飄揚,有一種烤熟的氣味。享受烈日灼身的感受,我坐在被熨到燒燙的磚造水泥露臺上面。按出了撥號鈕。

「喂?」他聲音一如往常的慵懶。

「你說什麼?再說一次。」我應該從來沒有用這種語氣跟他說話過。

「沒有啊,我說什麼了,嘻嘻。」還給我偷笑!

「你說要跟誰開房間?」

「你啊。」

「放屁!你明明說要跟學妹,你再說一次阿!」

「好兇喔,我是開玩笑的嘛,氣成這樣,哈哈。」

「是嗎?那不是你的真心話嗎?」

「你幹嘛一直那麼大聲啦,就說了是開玩笑的齁。」他也被我強硬的態度講到有點不高興了,我也不是沒感覺,但就是很氣啊!

我忘記後續了,可能我情緒太不穩定,記憶有了斷層。但我似乎,坐在熱燙到快要讓我屁股烤熟的露臺上,哭了起來。

其實我有一半的脾氣是在對自己發作。我恨自己沒有辦法陪伴他,甚至沒有辦法當一個能夠在他車禍之後為他上藥的女友。就當我借題發揮吧,哀。

我抹抹眼淚,回到房間裡面。伊真看我垂頭喪氣的,問我發生何事。但我就是無法開心起來。他說他是開玩笑的,但我怎覺得是隱藏在玩笑話中的真實。也許他也覺得很累了,想要放棄這段感情。誰想要一個摸不到也看不到的女友?我不禁苦笑。

也許我該放他自由去跟學妹交往?

『很愛很愛你,所以願意捨得讓你往更多幸福的地方飛去。』腦中不由得想起這段旋律,劉若英的「很愛很愛你」。

其實他的一言一行,我都很用力的刻畫在心上。有點像是熱鐵烙身般,把皮膚剝去也剜不去那痕跡。現在想起來會有點麻癢,但已經不痛了。

最喜歡他細膩的言語,以及觸動心弦的承諾。

那天我們談論到身體,關於初夜這件事。

「所以,你現在還是處男嗎?」

他停頓了一會,其實我就知道答案了。

「不是耶。」

「喔……沒有留給我喔。」我故作輕鬆的語氣掩飾不了醋意。

「那個對男生來說不重要啦,你不要亂想喔,乖。」

「我突然覺得好羨慕她喔……」

「那你跟她換?看你要第一次還是要以後全部每一次……我的以後,每一次到最後一次都是妳的。」哪有人這樣講話的啦,根本犯規,逼逼。

「好……我聽話。不換!死不換了!」

「這才乖。」

我一直都很乖,或許就是太乖了吧。

有一次你用戲謔的語氣問我,「妳不是說心都碎了嗎?怎麼有辦法愛我呢?」

我苦笑著,「是碎了,但我有什麼辦法呢?我管不住我的心。」有時候覺得,是我上輩子欠你的債,這輩子得還,用眼淚償債。

   原本,我是個不會撒嬌的女生。事實上,因為我聲音低沉渾厚,一點也不嬌柔細膩,自認為我撒嬌起來會件是很噁心的事情,一直不敢嘗試,理所當然一點也不擅長。

   

   但也不是那麼困難,我也願意嘗試的。


   我坐在我房間的門檻上,我跟伊真一起搬出了宿舍,住在一間頂樓加蓋的鐵皮屋,兩人租了單人套房。一張雙人床兩人共枕。因為還沒有那麼熟識,我怕我倆的肉麻對話會害她的晚餐都吐出來,於是我選擇在這講電話。

      左手邊是通往頂樓陽台的鐵製樓梯,右手邊是通往樓下的磁磚樓梯,對面是隔壁鄰居。

      「為什麼妳都不會像別的女生一樣撒嬌?都凶巴巴的。」

      「可是,我聲音本來就這樣啊,怪我囉?」

      「我說的不是聲音阿,妳聲音很好,是語氣!」

      「我語氣沒有什麼呀?」

      「對阿,就是沒有什麼。都沒有對我撒嬌過。」

      「可是,可是我不會啊……」

「可以學啊!我想要聽……」

      「好……我會學。」其實我有點無助,沒有對象練習,而且是我陌生的領域。

      「那現在試一次給我聽。」

      「啊?你都還沒讓我練習啊!」

「有阿,現在我給妳練習,反正妳就是要講給我聽的。」這傢伙很霸道耶。

「阿可是人家,阿~~我會害羞。」真的是彆扭死了,萬一有人路過怎辦?

「啊我不管啦,快點。」又來這招,大男人。哼哼,但怎麼辦,我愛阿。

「好好啦……」我深呼吸了一口,試著用最嬌柔細膩的聲音,還得用鼻腔發音,心裡暗想還好老娘合唱團的。

「叫老公。」還指定咧,吼。

「好……老公~」我使勁了。

「哦,再一次。」這哦是怎樣,很享受嘛!

「老公~」媽阿,我覺得我臉都熱到可以煎蛋了。我還一邊探頭看看有沒有人在樓下,可能會聽見有個怪女人半夜在喊老公。

「恩……很好嘛,妳看妳不是會嗎?」我有種感覺,他的聲音變的好柔、好輕,是我剛才的撒嬌奏效了嗎?嘖嘖,現學現賣也是挺不錯的。

「真的嗎?你喜歡?」

「以後要常常對我這樣,知道嗎?只可以對我這樣。」

「好好好,我知道了,老公~」

「哈哈哈哈哈!」聽他笑的可爽了。

      很開心我也多學了一個技能。但最重要的是,我發現了這個技能的好用了。原來男人都是喜歡這樣輕聲軟語的女孩,現在我知道了,比說理還有效千萬倍。

    

       

   有一件事情,其實我沒有與他坦白,或許也有很多事情是他沒跟我坦白的,就像我們並不想傷害對方,我們關心對方的感受,所以選擇很多事情自己吞進肚子裡面,這就是土象星座的憋屈,為了心愛的人的感受,我什麼都能忍。


   水庫都有水位上限,脾氣也不意外。

   吵架是會磨掉感情的。

      加上我們兩個脾氣都很硬,吵架起來真的很兇。

      「哭?妳就只會哭!哭有用處嗎?」

      「我哭你都不會心疼,還罵我!」有時候真的很委屈,我就愛哭。

      「哭事情不會解決啊!哭有用嗎?不如把事情解決啊!」

      「我不知道不知道!就是覺得無助覺得難過才哭的!那你兇有用嘛?」

      「妳讓我生氣我就會兇!」

「嗚嗚嗚嗚……」

      常常話題就是這樣結束的。我繼續哭,他繼續生氣。然後事情還是沒解決。因為我太在乎他,我就會去搖尾乞憐,說我不會再讓他生氣、不會再亂哭。他也每一次都會心軟,哀。

      但有一天,我覺得累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趙記酸辣湯(二)

趙記酸辣湯(五)

趙記酸辣湯(四)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