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INTJ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趙記酸辣湯(八)

巴拉巴巴巴

   其實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是個白目的人。


   某天與家人有點爭執,覺得心情很鬱悶。那天跟廷講電話,就對他傾吐了不少。好像是一些小事情,就被爸媽念到翻了過去,我覺得很難過。我已經不記得我說了什麼,或是抱怨了什麼。

      「算了,跟你說這些你又不懂。」其實我想表達的是,或許你沒辦法站在我的立場為我設想,因為你的身分不是我而是我男友。

      但我不知道這句話到了他耳裡變成什麼,他回了我一句我永生難忘的話。

      「妳現在是看不起我是沒有爸媽的人嗎?」

      這句話有如一個彪形大漢,將一隻周長如同我手臂粗細的標槍,硬生生的扔進了我的心口,幹,我幹了十麼蠢事?

      「對不起,我沒有別的意思。不管你有沒有爸媽給你他們應該給你的愛,我都會愛你啊!」

      「算了,我不想講了。」

      最後我只聽到電話的嘟嘟聲。

      

   我從沒有這麼討厭自己過,我的爛嘴我的破嘴到底講了什麼鬼!沒有爸媽在身邊陪伴的他,我的行為無疑是在炫耀,還講了那種傷害他的話,我真的該掌嘴。

   

   當下的我始終不知道為什麼他會生氣,但他也只是很快地就消氣,我始終不明白,是他給我的縱容。後來我才知道,我是那麼的不懂事,被迫早熟的他,承受了多少我無意間給予他的傷害,我真的不知道。

從小的他,生活在競爭激烈的北部學校。國中基測的成績比我多出了二十餘分,我問他為什麼這麼優秀,他只淡淡的回我:「少一分打一下啊,你來被打看看。」我只笑笑的什麼也沒說。我活在一個不怎麼競爭的國中,我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運動、看書、寫作以及追求喜歡的男孩,嘖嘖,我又怎麼會懂?


   他也淡淡地跟我提過,他覺得是家裡的負擔,因為他與親戚同住。從小父親的早逝,讓他頓失依靠,那樣生活在沒有自己直系血親的保護下,卻得依賴著別人生存的環境,雙親健全且家境小康的我,也從來都不懂。

   

他卻始終很堅強,高中一邊唸書還一邊打工,只為了讓自己成為那個家中不是那麼重的負擔。從小沒有打工過的我,也始終不懂為什麼要為了那一點點的錢犧牲自己的睡眠時間。他掙的不只是錢,是他的自尊是他的勇氣。我直到出社會賺錢之後,才了解他提前體驗的不只是打工,是人生。

沒有雙親疼愛並且活在巨大的壓力之下,或許抽菸對他來說是一點點紓壓,但我卻不了解,我希望為了他的身體好,不想要打電話時候一直聽他的咳嗽聲,很令人心疼,我要他漸漸少抽慢慢戒菸,他也都很聽我的話,很乖。


   也許如果是今天的我,不會強硬地奪走那一點點的快樂,但戒菸還是必要。或許我可能可以接受男友抽菸,但如果要跟小孩做選擇,老公就得滾一邊,哈。沒得商量!


   如果有一天,能見面了。我會想握起他的手,告訴他:謝謝你的包容。我現在都懂了,也都知道了。

    「哈哈,這個月帳單寄來了,妳猜多少錢?」

      那個月是我們交往的第一個月,大概有好多好多空白的電話,就是他打來然後聽我在寫作業或是吃早餐,當然也充滿了許多甜蜜的話語。

      「恩,兩千?」天哪,這已經是我能想出最可怕的數字。

      「哈哈,不對!是六千!」

      我突然覺得我人生變成黑暗的,好像一道天雷劈到我頭上,這數字我賣身都付不起啊!啊!天哪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喂?寶貝人呢?」

「……」請原諒我完全無法發出聲音。隔了良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會不會被罵?怎麼辦?怎麼辦?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都是我害你的!」

      他只淡淡地說了一句。

      「沒事啊,妳不用擔心。被罵就被罵,頂多就是被打。」

      你知道嗎?你為什麼會不知道為什麼我心碎了還要繼續愛你,因為你為了我承擔了所有應該有的責難不讓我承擔一分一毫,這就是原因。這樣的你,我願意盡我一切努力去握住,這答案還可以嗎?

之後我們複合,我說我放不下他,一直很想念他。他說他也是,於是我們決定再努力一次。

      但事情沒有像我們想的那麼容易,相處的氛圍變了。

      「我覺得你變了。」

      「我哪裡變了?」

      「以前都是你天天打電話給我,都是你先連絡我。但是現在,是我先連絡你,那也沒關係,但是我總覺得常常找不到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我覺得我比較喜歡以前的你,十六歲時候的你。那時我們講電話,連我不出聲你也開心的……」

      「我沒有變,你不要胡思亂想好不好?」

      「可是你說最近不想傳簡訊,我們也不能常通電話,我該怎麼做?」

      換來的只是他的沉默,無盡的沉默。我想他不愛我了,甚至連哄我的話也不肯說,也不肯應付。是我活該,拋棄了這份感情又希望他熱情對待,是我過分了。

      

我開始變得有點自暴自棄。

      純、伊真是我一對好朋友,當初是他們先認識,我後來跟伊真一起住成為了室友。但我們三個還是常常一起玩。

      「喂!你們有去過夜店嗎?」純突發奇想。

      「沒有耶……」我跟伊真異口同聲。

      「不如,我們去高雄的夜店看看好不好?去長長見識!」

說著三個人都頗期待,因為覺得新奇。單純的我們也不覺得有什麼危險,不過就是喝酒跟跳舞嘛!

      我穿上了我新買紅黑條紋背心,外搭一件灰色短版外套;下身穿的是超短熱褲裙,短的程度只遮住了臀部。我肉歸肉,但是腿型挺直,因為常爬樓梯所以又結實,還算的上是美腿。我有點故意,還穿了我八公分高的黑色高跟鞋,是用來準備專題報告用的鞋子。我要讓我看起來充滿吸引力,管他是哪個種類。

      出發前我發了一封簡訊給他。’

      「我等等跟同學去夜店玩,早點睡,晚安。」

      沒有等到回信我就坐上純的摩托車,因為褲子外頭的裙子是窄款,我側坐著在機車後座。不是只有刺激可以形容,我除了害怕警察抓之外,我還怕自己掉下車去。一頭的長髮我不綁住,任由他散落在空中,在夜晚的高屏大橋上飛舞。我們大聲談笑,我只想要忘掉一切煩惱。

      下車之後我也刻意不看手機,到點之後我們換了票券進場,女生票特別的便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店員很帥但是臉很臭。

      黑壓壓的店內什麼也看不到,只看的到亮晶晶的舞池以及掛著薄紗的包廂位置,我們也不知道可不可以坐,就選擇在離吧檯較近的第二個四人座坐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趙記酸辣湯(一)

趙記酸辣湯(二)

趙記酸辣湯(三)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