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四向綜合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我的青春紀事(終)

【愛哀礙】

國三將近,人人自危。深怕成績掉落自己的期許之外,或是父母的期許落空。於是學校舉辦了一種很詭異的分班模式,好聽說是把程度相近的人湊在一起教學,這樣學習效果比較好;難聽一點就是能力分班,而在當時就已經明文禁止,分明玩弄文字遊戲,這就是我們同學的想法,但似乎也不太重要。對話中多出了這種不必要的部分:「你們A班的如何如何。」「而你們B班的又如何如何。」真的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情況,但也沒辦法抗拒學校的指令。於是我在三科主科上課的時候,需要換到隔壁班去上課,我是A班。

最興奮的就是,可以換新教室新環境,不曉得為什麼,對我來說是一種很愉快的體驗。也是從這時候開始,與我意想不到的人有了交集。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常常坐在木頭男的隔壁,交換考卷次數多了之後也就開始熱絡了起來。原來他叫做新。我對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木頭一塊,就算他表演了他的鋼琴才藝,令我對他的印象稍微有點改觀,但我還是不覺得他很有趣。我也忘了是怎麼開始,我們只要上課時間,就會悄悄的聊天。天南地北的胡亂搭話,家庭、課業、有趣的事情,就這樣的漸漸地拉近了我與他的距離。「喂喂,後面那兩位同學,請你們不要再聊天了!」每次上課總是聊到渾然忘我,被老師責罵是常常有的事情。但我從不覺得這一切有什麼不正常,直到這天。

班上的阿宣,是個很愛照顧大家的姐姐型人物,也格外的體貼細心,她似乎觀察出了一點什麼。在上課之前,我看她悄悄的把新扯到一邊,說了一會話,遠遠的我只看到他們倆一起看著我,阿宣露出一種促狹的表情;新的臉上浮現的感覺是似乎明白了什麼,但我一點也不明白,心想也不關我的事情,於是我自己走開也沒多問。但從今天開始,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今天的太陽一如往常的很熱情,我寫著考卷一邊抓著頭髮,半長不短最討厭了。坐在我前面的武宏,轉過頭來看著我不知道幹嘛。「幹什麼,想作弊阿!快轉過去!」於是我對著他的背部給了他一掌。「好痛阿!大姐,我是有事情要跟你說。」他一臉厭惡的看著後方,又一臉邪惡的看著我。「有事快說,有屁快放。」看得我渾身毛骨悚然。他頭點了點後方,我跟著他指的方向轉過頭去,卻對上一雙專注注視的大眼,是新。而這雙眼睛注目的對象,就是我。我火速轉了頭,我十分驚慌的抓著武宏的肥手臂,用力的掐著好像可以抓出答案。

「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他要盯著我看?」我問著他。

「我跟你說阿,我觀察很久了,他這樣的行為已經持續好一陣子了。我也很疑惑,要我幫你解決嗎?」他再次促狹地笑著。

「你要怎麼解決?」我狐疑的看著他。心裡的好奇也促使我期待著,雖然他是我的好朋友,但我不是很習慣接受別人的注目禮。他對著那雙眼睛作了個很粗俗的動作,配上一句不是很恰當的髒話。

「乾,看三小,再看扁你。」他吼著。也許我心裡就是這麼邪惡的同意著這樣的舉動,我忍不住不轉頭去看,我看他面露驚愕且皺起了他的眉頭,但確實停止了那樣的注視,讓我深深的鬆了一口氣。

  但這樣的舉動不是長久的治標之本,他依舊持續著這樣的注視舉動,我只要坐下就覺得芒刺在背,十分不舒坦。我始終不明白他究竟想要表達什麼,如果是對我的熱愛,你就不能走過來向我說明嗎?或許是心裡的傲氣作祟,我感覺到心中有股怒氣上升,我對他的懦弱感到不滿,他的喜愛就只限於坐在後面,窩囊的盯著我看?於是我就做了這樣的對策,很不成熟的舉動,但在當下的我,還能怎樣呢?

我想他既然不在乎別人對他的想法,那我的想法他總該在乎了吧!我感受到他又盯著我看了,我轉過頭去,懷著怒氣的、強烈的反感瞪了他一眼。他根本不了解我,他要是懂,不會只傻坐在那裏。我搖著頭,揉了揉因為用力而疼痛的雙眼,直到芒刺感已遠去,我趴在桌上沉沉睡去。從此之後,我再也不與他坐在相鄰的位置,我總是離他最遠;在路上偶然碰面時,我也不再對著他微笑,而是用冷淡的眼神對著他。我年紀輕的不知道這樣的行為,會對他有什麼樣的傷害,會對一個喜歡我的人有怎樣的傷害,我不管這些,我討厭他的懦弱。與我的勇敢,成了對比。對於銘,我總是熱切的表達我的喜愛,用卡片、用禮物、用紙條,而這一切,總覺得像我的懲罰,不喜歡的人喜歡著你的懲罰。

【終落幕】

  而有一天,我的懲罰似乎真的應驗了。這天我依舊去到補習班,手上握著寫好的長信,這是我今天想給他的,我帶著羞澀的微笑,總是希望這樣的紙張,會帶回他給我的回應。我把紙張塞給了俊,他又白了我一眼,這人真沒禮貌,我怎麼有這種兇巴巴的朋友。但他還是幫我轉交了,就算他再怎麼不願意,他依舊是個好人。今天的課程非常的愉快,是我最愛的英文。我心跳如此之快,想像著信件交到他手上他的反應。門開了,銘和俊雙雙踏進教室,但我今天在銘的臉上看不到平日的光芒,他低著頭走到座位上,沒有抬頭看任何一個人。我望向俊,投射一個疑問的眼神,他回應我一個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表情,感謝我們有這樣的默契,不用言語就能交流。但我很不安,非常不安。課程就在我不安的情緒中度過。

  站在騎樓下,我穿著鞋子,俊慌慌張張地把我拖到一邊,身上有著濃重的煙味。「你又去抽菸了。」我是肯定句。「沒時間管這個,我忍不住想告訴你一件事情,你要鎮定,但我真的很為你不捨。他燒掉你給他的信,他說不喜歡別人寫給他東西……。」他眼神佈滿不捨。

  他後面說什麼,我不知道,而我知道這是我的懲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