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flower

分享1、个人自由写作;2、心理学;3、加拿大生活点滴等

我在爱情里学会的是

活到现在最让内心欣慰的是遇见爱情,理解了爱情的自我模式。有人说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找重回母亲子宫的融合感,寻找爱情就是在满足自我的渴望,以及破除这种执着的过程。

所谓完美的爱情原本就是幻象,但身而为人最大的自由是我们拥有改变、成长和做自己的机会。一路走来,自我与他人的“客体化”是一个人内在最深的功课,我就是我,他人就是他人,如何觉察自我模式,不尝试操控和过度融合呢?爱情往往是重复我们和原生家庭父母的关系,那些渴望、安全感、融合感、舒适、感官享受、世俗价值观等等,我在爱情学会的是将“业力法则”转化为“恩宠法则”。

几乎所有人都会把未完成和满足的欲望显化在亲密关系中,我也一样,在以前的婚姻里我没有学会表达内在的需求和情绪,以至于我们都是在无明中互爱和互害。现在的我和他因为我们都足够成熟了吧,往往可以玩一玩我们的那些“情结”。

前天来生理期,每个月这时候家里男人和儿子都会让着我,我的血清素和自律神经都会在生理期有明显的变化,人会很慵懒,要更多的时间睡觉,那天晚上他来找我聊天,聊到快夜里10点多,他突然说:你做啥给我吃,你都好久没有做好吃的给我了。你以前还会去买马芬蛋糕给我吃,现在啥都没有了。他就像一个孩子在向妈妈撒娇和抱怨。平常我都一笑而过,他会边说变自己做吃的。可是,那天我的血清素充满了“天蝎”的能量,我说傍晚问你要吃啥,你说不要,现在抱怨啥呢?他说我就是开玩笑,你怎么这么认真。我没理他,非常明确的说,你不可以指责和抱怨我没做啥,我做得足够多了。

昨天早上起来,他又像孩子一样说昨天他被骂受伤了,我说我才受伤呢。今天因为请了人来家里做清洁,他竟然清晨起来整理厨房和家里,说是要给人家提供方便,我说谢谢了,你没必要这么紧张。

爱情就是二个人的业力纠缠,如今我可以观察到自己的模式有多少受制于我的成长环境,我的父母的影响,一个孩子要在环境中可以自由的呼吸和生活,自在的做自己。成长过程很少真正的被那样包容过。我对于女人要做家务、付出和奉献自己给家人有执念。所以无意识的我也会投射自己做不到的内疚和愤怒到男人身上。而他从小都和母亲斗争,他会紧张、会逃避、会攻击。到他母亲过世才算和解。我也常常被投射为“好妈妈和坏妈妈”;他最惯用就是开玩笑和性欲化,用亲热来逃避。我始终需要的是不要接招他的潜意识投射,坚定的做自己。

总之,如今我会看见彼此的“业力模式”,流动这些情绪,可以拥抱这些发生,我们也可以容纳失望、恐惧和悲伤,然后好好爱着在一起,诚实的面对这些,在我比较脆弱的时候,我会多些清晰,我会好好的看看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价值观。诚实的面对它们,借着勇敢的行动释放它们。

我在爱情里面学会的是不纠缠进入彼此的业力模式,不要掉入头脑的那些匮乏感,不要尝试填补从小未曾满足过的黑洞。因为那是无止尽的索取模式。每个人都需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每个人都需要独立的内在空间,为自己负起责任。

正如荣格所言:重蹈原生家庭的覆辙可以说是一种心理上的原罪。或是代代相传的诅咒。

如今看来过往的男人们都是来度我的,他们如同人生剧本一一上场,终结这些戏码就是“恩典和启蒙”,无论如何我都要过我的生活,无论如何坠落,我都会稳稳的接住自己,让爱在心中引领我,我可以做个足够好的女人、母亲和妻子,因为我就是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