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咸

以食物、历史、生活的细节,探索认知的边界与心的自由。

滚滚观察记

摸摸头可以,但我不跟你走

尚不清楚滚滚从何而来,只知道三月的某一天,她第一次出现在小区。

这只橘白猫咪跟以往见到的流浪猫不太一样,看起来总一副不愁吃穿的样子。

陌生人想来跟她亲近,她仿佛懂得好意,常常眯起眼睛,喵喵叫着小跑过来,极愿意被摸摸头,拍拍后背。

因为特别爱在地上打滚,所以被私命名为滚滚。

如果手上有食,还没有拆袋,滚滚会凑过来,但不护食,也不出爪子。曾经在喂猫的时候被性子急的小猫抓到手,所以滚滚的“修养”让我惊讶了好一会儿。

打了几次照面,出门的时候开始期待能遇到她。可这小姑娘行踪不定,常常让人扑空。

细细回忆,她曾在院子里的植物丛里穿梭,也在不同的一楼人家的窗户下发过呆,还曾在汽车底盘下打滚和舔爪。

有一次,她吃好了鸡胸肉,在一个车子的轮胎上磨爪。我担心车主见了责备她,好在车主来了,只是说了句“这个猫讨人喜欢的”,便和同行人上了车。

还有一回,她望着一楼的一扇窗户,窗玻璃后面,一只灰白色的长毛猫咪也望向她。路过的中年大叔和滚滚打了个招呼,她跟上去蹭了蹭他的裤脚。同时,另一个等待同伴的女士拿出手机来拍她。

虽然愿与人亲近,但滚滚从来不跟谁纠缠:摸摸头可以,但我不跟你走;给我好吃的可以,但我也没有要跟你走的意思。

就在我打下这几行字前不久,滚滚又出现了,据幸运的目击者说,她慢悠悠地路过聚在树下打牌的邻居,往院子外面走去了。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