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咸

以食物、历史、生活的细节,探索认知的边界与心的自由。

泄气的防疫大巴,咆哮的女子,不要拍照,人人有责

北京封控日记

6月12日 泄气的防疫大巴

一夜之间小区封锁,大门堵上了层层叠叠的栏杆,院子里几处单元门也被围上了,有穿白色防护服和黑色保安制服的人来回走动,开进了一辆满载防疫物资的大巴,车胎竟然是泄气的,不知道为什么。

有一幢楼的人排队做核酸。活动范围可以从小区内的一个院子溜达到另一个院子。可以去小区大门拿快递外卖。

今天的午饭是蘑菇意面和鱼罐头。


6月13日 自知的猫咪,不要拍照,还算好

早上七点出去溜达,几个保安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坐着,溜达到某个单元,发现整个单元的出口的门被关上,门口用长条椅子堵住,保安坐在上面,感觉这幢楼的围堵措施比别的严格。

院子里有只小白猫,常常趴在一个单元出口的平台上,但那个单元被可移动栏杆围住了,虽然猫咪可以轻松穿越,但它好像也知道待在围栏里面有点不妥似的,只在围栏外面活动。常常喂它的奶奶出来了,只在门和围栏之间的几步空间里活动,她给小猫咪准备了水和食物。小白猫跳上平台吃早饭,两个保安走过去跟它打招呼,看小猫咪吃饭。

中午十一点出去,喂猫奶奶单元门口的隔挡被拿走了,但整个院子被围上了可移动栏杆。院子里还有一个单元的围挡没有解除。一个保安说不可以出院子,我的外卖只能放小区门口,让保安帮我拿进院子。

一个大叔说他有紧急的药物在门口,保安放他出去了。保安去帮我拿快递,另一个稍微年轻的保安接管围挡,令人疑惑的是,他在我面前把另一个拿快递的男士放了出去。

等待的间隙跟年轻保安聊了几句,得到的信息是,小区里有核酸筛查阳性,没有解除围挡的单元可能有密接。小白猫趴在另一幢楼的平台上,可能是他们移动隔挡的时候惊到了它。我拿起手机拍小白猫,听见保安跟路过的行人说,快速通过,不要拍照

拿快递的保安提了满满的包裹走过来,我找到了自己的包裹。有个老奶奶说,还能把快递拿进来,算好的。

今天的午饭是番茄肉酱意面。


6月14日 羊肉饼,咆哮的女子,人人有责

昨天晚上十点左右,喇叭声叫:xx号楼下来拿物资。排队登记拿了两大包东西:茄子、土豆、胡萝卜、番茄、南瓜、苹果、橙子……

早上九点出门扔垃圾,院子里飘荡着臭味,不知来自新出现的移动厕所,还是堆积许久的垃圾。被围住的单元楼依然如旧,一顶蓝色的帐篷出现在院子中间。更多的防疫人员出现在院子里。

几个邻居在楼下聊天。有个阿姨把柯基带了出来,我摸了摸柯基的头,它在旁边转来转去,舔了舔我的小腿。一个老奶奶过来,问我封这么久工作怎么办,只能无奈地笑笑回应她。

今天的阳光并不晒人,趁着还能在院子里活动,我站在阳光里来回走。牵着柯基的阿姨点了根烟,招呼一个大叔过去,烟友碰头。

就在邻居们在楼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时,对面楼的窗户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咆哮:你们怎么还在楼下啊?不怕传染吗?还有人没戴口罩?女子的声音大义凛然,无端端听了让人愠怒,旁边的阿姨说:怕不是疯了。大家却散开了一些。

下午再出门的时候,家门上贴了条:疫情期间 人人有责。门上装上了门磁。单元门口、院子里,除了防疫人员,再没有别人。院子里的自由似乎也失去了。

过了一会,穿着白色防护服的几个人挨家挨户来测核酸。不过棉棒只是在舌头上刮了一下。一个喇叭声音传来:X点X分必须做完下来集合。再过了一会,有人把快递送到了家门口。

今天的午饭是土豆胡萝卜羊肉饼。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