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 articlesIn total 9087 words

杀死房间的天使,走进污浊的客厅

次娴

谈论政治是有性别分别的。就我个人经验而言,如果看见一个男生大谈特谈,我会本能警惕地观察他的言论里是否有不自知的炫耀和厌女的影子;而如果是一个女生,我会觉得她聪明、坚强、勇敢,会不自觉地想要靠近她和加入她。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自己对女性抱有更多信任是合理的。

水坝广场之夜

次娴

我们站在黑夜里,手里举着白昼。

抑郁冬日与文化毒药

次娴

一天中,我大脑空白的时间约等于天黑的时间,而在荷兰的这个时节,天黑的时间约等于十八个小时。

能够共情的爱情是怎样的

次娴

这本书差点把我变成双性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