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Luc
JeanLuc

自由,无定向飘移于俗世的浊水里以低俗无所谓无厘头一脸笑容面对人生。哦耶!

太平間的宅男:電燈著鬼掹腳

5 。

麻木的四肢和清醒的神經狀態。看到妾身美女舌尖從我的心臟處緩慢地破繭而出,舌尖掛著被戳穿正在滴血的我的心臟。想大叫但嘴巴被她的嘴巴所密封。她雙眼翻了兩翻的白眼後,眼球在那雙骷髏黑洞內收縮退後到她大腦後面無限遠的地方。那空置的小黑洞內有一雙像蜘蛛的漆黑色眼球緩慢地霸佔那兩個黑洞,逐漸凸出眼框外,變得巨大無比地瞪著甚麼。裡面空虛得像面鏡子,無法看到眼球裡面有任何表情。她美麗的鼻子和嘴巴也緩慢地蛻變成沒有嘴巴只能吐絲,複雜充滿粘液的結構。渾身黑白如斑馬般的毛配合著正在膨脹的肢體…。整個身體被這只巨大無比的黑寡婦緊緊擁抱在它十隻長滿毛的爪里。如此近距離細看蜘蛛的那張臉還是首次,好像拿著千倍放大鏡看它的大頭照。想吐…吐不出東西。眼前被白蒙蒙一片如絲如網的東西緩慢地包圍直到甚麼都被蒙在白色的繭內。

然後看到被吞噬後,自己的肢體跟頭顱分別掉進妾士的胃里被酸性液體溶化,先是整個失去頭顱的肢體,然後感覺大腦燙熱,感覺到眼球離開頭骨掉到胃壁…。“

喉嚨呻吟了一聲後,急墮到深淵的感覺被某種力量扯回到光茫一片的空間內。

醫生戴著口罩瞪著我。那是三個小時後的回歸凡間的事。原來自小就單戀還沒老死的爺爺身旁那位妖艷的第七任妾士。

我:洛麗塔!

醫生:誰?

我:我爺爺的第七任妾。夢見她擁抱著我…接吻後把我吞噬…。

醫生:朱投兵同學,你只是做夢!洛麗塔都被你夢到了,一定是非一般的艷遇了是不是?

我:醫生,我可以出院了吧?

醫生:喝了這杯紅糖水就可以閃了!

喝完膠料透明小杯內紅色甜味液體後就滾下墊著雪白床單的病人床。頭也不回走出醫院,老媽沒有來探望,沒有任何同學親戚來問候。天亮後還要回學校上一課讓我最膽顫心驚的臨床解剖課。

屍體都是無人認領意外死亡的冤鬼。曾近距離面對一名可能是跳樓自殺的流浪漢屍體。那堆血肉模糊,稀爛的頭顱和上半身因砸到柏油路面而面目全非的殘肢…。想起都把在茶餐廳的精選早餐B餐的火腿通心粉和單面煎太陽蛋、厚多士、腸仔出前一丁全數回饋地上。服務員竟然跟我說可以免除那B餐的三十二塊錢的費用,還遞了一杯開水給我潄潄口,免除有口臭之苦。大踏步離開茶餐廳直奔校園。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