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Luc
JeanLuc

自由,无定向飘移于俗世的浊水里以低俗无所谓无厘头一脸笑容面对人生。哦耶!

太平間的宅男:凶宅

2。

老媽轉身像鬼影,無聲無色飄離又叫書房的睡房。房門當然像鬼片中那種發出讓人雞皮疙瘩毛細管竪起的吱吱吱的聲浪。持續瞪著天花板上排第三的那條橫樑,樑上被我完美無缺的視力看到曾被繩索勒住的痕跡。這道痕跡是否洛麗塔上吊時留下的死亡印記。想著想著就本來想睡的意欲從始被摧毀。站在床上伸出雙手希望能觸到橫樑底部,但這種體型的我,既沒有被鬼掹腳阿凡達的185公分,也沒有小麗那動人的長腿。彈床這類運動是需要平衡力的,我睡的這舖床不是彈床,但反彈力度還是能夠把我拋離床的範圍掉到舊式長條型的木板地上。老媽像閃電俠般瞬速就站在我面前

媽:睡覺都能滾下床的人,耳水可能有問題,明天認屍後順便去看看耳吧!

我滾回床上沒有作答。老媽又閃離房間。

我:掛牆上爺爺與洛麗塔的照片可不可以拿下放到儲物間里的紙皮箱里呢?

媽:好。我每次走經這照片時都有被他老人家瞅著屁股跟著我的異樣感覺。他的小老婆甚麼阿塔更猛,目露凶光緊盯著人家的小蠻腰…

我:坐言起行吧,老媽!

媽:嗯!立馬辦妥。

我:頭七是不是回魂夜?

媽:是。那天約了八婆團打通宵麻將。你呢?一個人待家裡?你想一夜白髮像老爸啊?

我:那我去同學家裡打機打通宵吧!

媽:那老爸回來誰招呼他吶?

我撓著那把像亂草的黑髮,一臉茫然,不知怎回答這條難題。

媽:你必須留在家裡守夜的。我會備好香燭油雞滷味九大鬼給你老爸享用的了。

我:地上要舖上灰,好等老爸回來有跡可尋嗎?

媽:這個你不用擔心的了。老媽在這方面經驗老到,我爸媽過世時我都做足功夫的了。最重要是你留在這裡看守大本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