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Luc
JeanLuc

自由,无定向飘移于俗世的浊水里以低俗无所谓无厘头一脸笑容面对人生。哦耶!

太平間的宅男

2.

晶晶毫不客气地跨过车尾轮胎上方的拿来存放杂物的金属小架子。她应该瞄到驾驶座上大男人挺起身段的坚实屁股正使劲地一左一右地践踏那两块踏板。车子无声地前进,速度保持在十五公里左右。我回首看到风把迷你裙吹起来的美妙状态,晶晶一手捂着裙子一手轻搀扶在我虎背熊腰处。

我…朱投兵…连鬼都不那么怕了,我还怕小晶?踩着车下的踏板在提速,后座上的小晶感受到我左右屁股因大腿使劲的踩而可能触动她紧夹着我那双股肌链接大腿肌诱发出她不该有的幻想,像此仇不报非君子的哀怨动人状瞪着前路,紧夹着小玉腿使劲地夹着我像铁球般的屁股。当她双使劲地在我的胸肌前那件新买的白衬衣从中间处撕开,所有钮扣都飞脱。

急刹车后,我:你干嘛撕破我的衬衣?

小晶如梦初醒回到现实环境,她稍为放松了那铁钳的大腿,也坐回该有的距离上。

我:你这地区有活牛屠宰场吗?

我静候她的回覆。

感觉到晶在身后像跳扭腰舞,半晌:好…像…要到较深入的无人区!在那家仓库式老美超市背面是屠宰场。

我:你怎知道的呢?

闭上双眼的小晶:我…爸爸…是屠宰场的师傅!

我:好犀利的工种。所以你修法医?

我又開始站起身踩下腳踏。感受一雙手按在我的胯骨上,把她的雙腿盡量靠到我的屁屁上,然後又被一雙腿使勁的夾著。

晶:……啊…………爽…本来想修兽医,但屠狗不及宰人过瘾…所以…!

我:牛…!

晶:兵哥……用尽你的体力能提速到一百公里……然后飘移急拐弯进入我的小区吗?

一个说话变得有点异常的女大学生就是这样九唔搭八地瞎扯。急拐进她住的小区,到了小晶家门。

小晶有点站不稳的跃下车:想到我睡房坐一会吗?

看到她泛红的脸,玉腿紧紧的夹在一起。心里明白这邀请背后的意思。我摇头表示pass。

我:有机会的,过了明晚回魂夜和七七四十九日后才上你睡房坐,这样对双方的家门都好。小晶,你明晚来俺家派对吗?

晶拼命摇首。我咧嘴一笑后就把车子调头闪人。她目送她心里的大男人消失在前面转角处。一路向西地踏着左右脚下那轻如无物的铝合金,把爷爷交带的保家宅护身符忘个一干二净。

仓库式老美超市啊,你在西边什么位置。嘴在路边,问大妈大叔大伯一拨闲着等人骂和等骂人的中年男女后,左拐右转抵达老美仓库式超市后面那铁皮搭建的巨大棚屋,占地起码有方圆一里?我对面积大小和数学不合格,所以总之就是好大面积的一块土地被大小不一的几个铁皮房占据了。牛的“无无无”深沉无助的叫声传进耳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