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77的好朋友

我想和77一起,重新长大

在产后抑郁中挣扎3年,我终于好了

在产后抑郁里挣扎了三年,我终于好了。

好了,所以有勇气看以前写的日记。好了,所以有勇气把这些经历写出来。

2017.12.30 - 2020.12.30,我都在产后抑郁里挣扎,挣扎着活下去。后来我放弃了努力去活着,然后我却活了下来。

01 左右为难的挣扎

根据日记的记录和自己的记忆,那几年最艰难的部分就是无法选择。无论怎么样的选择,都让我感觉到烦躁而痛苦。

比如爸爸妈妈给我送吃的,看到那么多吃的我会觉得非常烦,恨不得把它们都扔了。而我又说不出让他们别送的话,因为他们如果没有送东西过来,我又觉得他们一点也不关心我,会很伤心。

比如睡觉,睡不够就没精神,做什么都提不起劲。睡够了又觉得自己很废柴,总是在睡觉,什么也没做。总之,就是怎么样都不对。

比如看视频的时候,我为了多看几个,会同时打开十几个,结果就是看每一个都很着急,好像有人在催我似的,最终一个都没静下来看,十几个看完,一个都没印象。然后就觉得自己很没用,连娱乐都不能好好娱乐。

这样的时刻实在太多了,关于工作、关于家庭、关于孩子、关于未来,就像呆在一个四面是刺刀的房间,走到哪个方向都不对,站在原地也不对。

除了心里的挣扎以外,身体也出现了实实在在的反应。每天后脑勺都非常疼,去医院检查又检查不出任何问题。去上班的时候,这种疼会愈发严重,呆在家里也没有完全舒服,但是能忍受一点。

后来我知道了,那个叫 “ 心理问题躯体化 ”。所以治标还是要治本。

02 暗无天日的绝境

最黑暗的日子是2020年9月到11月。那段时间每天都头痛欲裂,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蹲下来大哭。和家人说这个情况,他们就说我想太多了,也试图安抚我,但是这种无关痛痒的安抚,只是徒增痛苦。

几乎每一天,我都像行尸走肉一样回家,爸妈看到我每天这么悲伤,他们也无能为力。他们说:“ 怎么开心你就怎么来吧。如果实在不想工作,那就辞职好了。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听到他们允许我放弃工作,我还是震惊了一下,同时我也感受到了一些温暖。

其实我并没有这么讨厌我的工作,恰恰相反,虽然我的工作不完美,但是这是我所了解的工作里,最喜欢的一份工作。如果时光倒流,给我重新选择专业和工作的机会,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这一份工作,一如当年。只是那时候的我状态太差了,应付什么,都没有能量。

这就像一个马拉松世界冠军,他腿上的骨头断了,你让他继续像以前一样跑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是他的意志力或者心态可以决定的,而是他根本不具备最基本的条件。

当时的我就是那种状态,没有能量做任何事,感觉自己糟糕透了。虽然我还是每天去上班,努力地完成工作,不是真的像植物人一样什么也做不了,可是我的心理就觉得自己是一个废物,干什么都不行。

我写了几万字,反反复复地去记录每一个心情和每一次挣扎,没有用,最后都在死胡同里出不来。我一遍遍列举着自己拥有的一切,想拥有而没有得到的,试图找到一个突破口可以激发自己的内驱力。

最后发现想要的东西都有了,生活依旧这么绝望。我感觉自己和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包括和自己,都失去了链接。

03 自我放弃的拯救

自我拯救是从自我放弃开始的。有一天我头痛欲裂,落寞地走在大街小巷,逛到了老街,看着稀稀拉拉来往的人和破旧的房子,突然就有了一个念头:为什么我一定要努力好起来呢?如果真的觉得活着那么难,那么也可以死死看啊。

说起来很奇妙,当我意识到“死亡”也是一种选择的时候,突然就有了希望,那一刻心情真的有点激动,久违的激动。

我先回家,写了一份遗嘱。一部留给大树,一部分留给77,在她18岁以前由大树君代管。很多东西是爸妈给我的,他们自给自足绰绰有余,所以遗嘱里只表示了对他们的感谢和抱歉。

我把遗嘱交给大树,他也没有做什么评价,就放了起来。感谢他,没有评判我的行为,没有觉得这样很奇怪。

处理好了财产,就孑然一身了。我就开始想,各种各样的死法。真正去想才发现,死亡其实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带着各种对死亡的探索,我活了下来。

最重要的部分是,我让自己从绝境里解脱出来。只能选择活着,不能选择死亡的时候,我感到了被困住的窒息。

当死亡成为一种选择,活着也成了一种选择。

04 劫后重生的感恩

能顺利地走出产后抑郁,我觉得实在是很幸运的事情,毕竟很多人没能扛过去,其中包括我曾经的好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能好起来也不是一下子的事。三年里其实我做了很多尝试,其中比较有效的几个举措分享一下。

① 允许自己是一个废柴

在情绪低落的时候,我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废柴,做什么都不行。(事实并不是这样,虽然缺乏能量,但是基本的工作和生活自理都是没有问题的,这纯属是心理活动)。

我一开始总是痛苦于自己是废柴这种想法,很想改变。可是后来我就接受了自己常常无能的状态。我又不需要为任何人负责,就算是77,如果我没有能力,也不需要我负责,我的家人会帮助我很好地照顾她。所以就算我是一个废柴,也没关系。

这样想以后,反而极度无力的时刻少了许多。

② 想干嘛就干嘛

以前我是一个典型的Yes - butter, 就是常常对自己想做的事,提出一个“但是” 来阻碍自己。比如说,我想去旅行但是。。。我想吃蛋糕但是。。。我想买这个但是。。。

得了产后抑郁之后,反而多出了一些勇气,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因为很有可能连命都没了,做其他事又算得了什么呢?

所以在过去的三年,虽然能量场很低,心理痛苦的时刻非常多,但是我还是做了很多想做的事,读研、去美国游学、事业上拿了几个重量级荣誉。

③ 从不同的人身上获取能量

一开始和家人沟通,发现他们不理解我,不能让我开心,我就很沮丧。后来我意识到,每一个人身上有不同的特质,家人能给我什么支持我就获取什么支持,比如他们可以帮我照顾77,那就让他们帮忙照顾77。

至于其他的,比如想要一个懂我的人陪我聊天,那我就去找最好的朋友。我有一个很懂心理学的闺蜜,也是最了解我的人,我真的非常感谢她陪我度过了慢长的黑暗岁月。这是我拥有的资源,但是如果身边没有这种资源,一样有方法获取其他资源。

有时候一些突如其来的情绪,和家人说怕他们担心,和闺蜜说她没有空,说多了也担心他们会烦,发朋友圈又显得自己很负能量,自己写日记又觉得很孤独没人听。所以我就找了一些新的网络平台,发一堆自己乱七八糟的心情,反正上面没人认识我,别人看了是什么反应也不关我的事。

意外的是有些非常友好的陌生人会跑来安慰我,然后一来二去也成了朋友。

④ 灵魂和身体在路上

以前听过一句话,要么读书,要么旅行,灵魂和身体,总要有一个在路上。疫情和工作的缘故,旅行会有些阻碍,不过附近走一走也是可以的。只要天气好,我们一家人都会去附近转转,哪怕是去防洪堤野餐也是不错的主意,和在家里是完全不同的心境。

灵魂上路,我选择读书和听音频。有时候能量场很低,读书也非常费劲,听音频是我现在最大的爱好和习惯,从2017年初到现在4年了,几乎每天都要听。有些好听的声音,好听的内容,反反复复听了无数遍,也无所谓能不能学到什么。 

很惊喜的是,反反复复听了一些专辑以后,不知不觉学会了很多知识,还是系统性的知识。

⑤ 远离有毒的人

生活中有一些人,他们自以为自己没有恶意,但是时常评判别人,以为别人好的名义提一些所谓的建议。

在我得产后抑郁之前,我会觉得这是忠言逆耳。而得了产后抑郁,又读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明白了一些人性的规律以后,我才知道那些所谓的“为了你好”都是胡扯。

爱是如你所是,不是如我所愿。只有接纳你真实的样子,支持你活出自我,不试图改造你,不带任何评判地陪伴你的人,才称得上是爱。

以爱之名的伤害,是有毒的,比直接的伤害还毒。因为这种慢性的毒会麻痹你的神经,让你无力自救。

当我们认识到那些有毒的人,就要勇敢地远离。有些人说很多有毒的话,他们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他们也没有被温柔对待过。当我们划清边界的时候,对对方而言,也是一次审视自我的机会。

比如以前,我的妈妈是一个很强势的人,我一点做不对,就会被她数落。我也一直告诉自己 “妈妈骂我,都是为了我好。” 用这种谎言麻痹自己,才能掩盖 “妈妈这样对我,是不是不爱我?” 的怀疑产生的痛苦。

可是前几年,我的能量太低了,我没有办法顾及别人,没有办法为别人找理由。好几次死能量喷涌而出,我就在妈妈面前大哭,并且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让我满足你的期待,让你有面子,至于我开不开心,你根本不关心。以后你不要干涉我的生活,要死要活,都是我自己的事。”

一开始说出这种话,其实我内心是很恐惧的。我怕这些话会毁了我们之间的感情。会毁了妈妈,如果妈妈毁了,我也就毁了,因为她创造了我。

但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经过几番沟通以后,我妈妈第一次对我说 “我是很爱你的。” 然后她对我的态度真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她再也不随意地评判我打击我了。

释放了对父母的恨意以后,我现在越来越爱他们了。

他们是我的父母,我尝试沟通,很幸运地成功了。如果不成功,我也做好了远离的准备。至于其他人,如果有毒,直接拉黑。

2020年12月的一天,我起床看着窗外的阳光,不再是刺眼的疼痛,而是一身轻松的温暖。我知道,我的抑郁症终于好了,我可以微笑着拥抱这个世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