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77的好朋友

我想和77一起,重新长大

你被强迫症折磨过吗?

01 被强迫症折磨过的日子

记得小学五年级的时候,突然之间头脑不停地强迫自己重复去想一些事。比如说,每节课快下课的时候,我总要看一下周围的同学,观察他们的位置和穿着,在头脑里过一遍,只有这样才能安心地下课。

再比如,妈妈店铺的旁边是一家花店,我很喜欢去那里玩,可是每次去都要把店里的花都看一遍,有时候看一遍还不够,要看好几遍才能安心地离开。

这种感觉很痛苦,因为并不是我想这么做,做完之后也不开心,只是头脑逼迫眼睛这么做,不做就没办法做其他事。

这个症状到了初中就消失了,可是又出现了另一种状态。比如拿到新书,我要给每本书包上书皮,在同一个位置写好班级姓名,不然就非常难受。比如有一本练习,我一定要把每一题做完,不然就很不舒服。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习惯,可是我感到非常痛苦。

到了大学,有了自己的电脑以后,又出现新的症状。看电视剧要把每集都看过去。发现了一个很好的资料,就要把整套都下载全。这个看起来也很像一个好习惯,可是问题在于,健康的状态是:追求完整可以,面对不完整也可以。不健康的状态是:非要追求完整不可。

非要这样想或这样做已经是一个事实,那么如果能接受自己这样的状态,也没问题。比如一个人不化妆不出门,那么她乐于化妆的过程,化妆以后也对自己非常满意,这样就叫精致。如果不化妆不出门,化妆的过程又很痛苦,画完了也很不满意。这样就让自己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我就是这种情况。控制不住地想或者做一些事情,又非要去控制。后来才知道,这个叫强迫症。

02 被深深的允许救赎

了解到这是一种“症”以后,我就放心多了。因为有“症”,就可以“对症下药”。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最后发现最好的办法是“深深的允许”。是77的宽容和安慰,让我领悟到,被允许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有一天我在厨房洗碗,手一滑一个碗哐当掉在地上,碎了。我很生自己的气,就气哭了。77听到声音,着急地跑过来,边跑边说“没关系没关系,妈妈,我抱你。”

被她抱了一会,我感觉好多了。冷静下来想想,一个碗而已,怎么就能把自己气哭了呢?

察觉了内在的想法,小时候不能犯错,只要犯错就会被骂甚至被打。我的父母不是坏父母,只是那个年代的人,养育孩子的方式确实是有问题。他们也不懂,自己的言行可能会给孩子带来多么大多么深远的伤害。

爸妈觉得本地没有好的中学,我初中就到外县读书。现在有了动车,过去只要35分钟,可是那个年代只有绿皮火车,加上路上公交车的时间,差不多要3个小时才能回家。

我5岁以前基本是跟着爷爷奶奶的,小学在父母身边安心地呆了5年,想不到初中又要分开。我在学校抑制不住悲伤,不分时间不分地点地哭,还哭上了报纸。

老师、同学和寝室阿姨都习惯了,我就边上学边哭,整整一个月。

初中三年,妈妈只去车站接过我一次。那天我拖着小行李箱,和她描述学校的生活,谈到期末考试,她问我:“为什么只有第二名,不是第一名?”后来我就再也没有拿过第二名,因为我怕如果只有第二名,她就不爱我了。

幸好我的初中人不多,大家好像也没有很热衷于学习的样子,所以拿第一并不难。

这件事很多年以后我和妈妈聊起过,问她为什么当年这么苛刻。她说她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想那么多,而我为了达到幻想中她想要的样子,三年都没敢松懈。

到了高中,因为我读的是省重点高中的重点班,高手如云,能保持中等已经花了很大的力气。我好不容易适应了学校的生活,我的妈妈又出国了。

她留下了一句话:“等你考上了好的大学,我就回来看你。”所以,这又理所当然地成为我的目标。结果还好,我觉得自己并不是天赋型学霸,努力过后,考上了普通重点大学,尽力了。

我不能允许自己犯错,犯了错就能本能地感到焦虑,被指责的焦虑,被冷落的焦虑,被抛弃的焦虑,所有的焦虑都是死亡焦虑。

细细想来,从家庭到学校,一个人“被允许”的机会真的很少。“不要哭、不要吵、不要伤心、不要生气…”无处不在的约束和克制,压抑了人的正常情感需求,剥夺了试错的机会。

我常常问77:“你爱我吗?”她不假思索地回答:“我爱你。”我又像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一样追问:“你为什么爱我呢?”她又不假思索地回答:“因为你是我妈妈呀!”

对呀,因为我是她的妈妈,她就爱我。那为什么不能因为我是您的女儿,就爱我呢?为什么一定要达到那么多要求,才能满足我的愿望呢?

也许您也爱我,但是第一次听到这三个字,还是在我产后抑郁,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

就让花是花,让草是草,让你是你,让我是我。深深的允许,是最饱含深情的爱。爱我本来的样子,才是真正的爱。无条件的爱,才是最好的爱。

03 77教给我生活的智慧

据说,难过的事情会忘记,可是难过的感觉永远都不会忘记。就像做完手术以后留下的疤,那是永远的印记,铭记着曾经的伤口。

带着疤痕的腿,依旧可以跑可以跳可以穿漂亮的裙子。接受不完美,和不完美共存,才是完美的生活状态。

过去三年,除了生育造成的激素变化和育儿的繁琐生活带来的痛苦以外,更重要的是从小到大的经历,才让产后抑郁持续了这么长的时间,把所有的痛苦都放大到难以忽视和承受的地步。

我总是陷入两难。并不是想要的得不到,也不是不想要的放不下。而是想要的东西,得到不行,得不到也不行。不想要的东西,放下不行,放不下也不行。

我在77的感染下,允许自己和她一起重新长大一次。她有很多行为,非常打动我。

她很自信。比如她换了一件新衣服,就会在镜子面前大大方方地观察自己,然后跑来和我们说:“爸爸妈妈,我好漂亮啊。”每次学会一个新的技能,就会大叫:“爸爸妈妈,快看我,很厉害吧,快点拍照!”

她很善良。记得她1岁半左右的时候,我们带她出去玩。商场里,另一个小宝宝摔倒了,我们发现以后并没有做什么,因为小宝宝的妈妈在身边。

可是77非常着急地说:“妹妹摔倒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要过去扶那个小宝宝。那时候的77,自己也刚会走路不久,走路并不稳,踉踉跄跄的就往那边走。我拉住她,告诉她小宝宝的妈妈会帮助她的,放心吧。

77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看到大人抱起小宝宝,才放心地继续走。

她很善于处理问题。比如有一次她非要拿豆子,我让她把口袋系上,她也不肯。然后袋子真的掉地上,青豆撒了一地。我的火一下冒到头顶,气得说不出话来。

她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妈妈,我不小心的。地上那些就给老鼠吃吧,我们把袋子里的拿回家。”

听她把事情安排得妥妥的,我也无话可说。不过从那以后,77每次拿东西都很小心,再也没有掉到地上过。

在她的影响和允许下,我也对自己越来越宽容,越来越欣赏。看这个世界,也越来越美好。谢谢你,77。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