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梨

Matters金筆作者(小說類)

金梨简中日记:三十三

(edited)

去年生日这天,我感叹说,过去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年了。

今天也是这么觉得,三十二岁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不仅快乐,还有一些用快乐不足以形容的鲜活。我仿佛是一条大海中的鱼,原本被捞上船,冷冻了起来,现在又解冻了回到了海里。海水是那么温暖,风高浪急时,连紧张和恐惧,都成了活着的证明。

我再也不会回到船上了,我再也不是别人的食物了,我宁可不做人,也要像个生灵,挣扎到最后一刻。


从我二十岁起,我就有一个自己庆祝生日的习惯。生日这一天,不举行什么仪式,也不会跟朋友聚会,而是完完全全按照自己的设想度过一天。

三十三岁这一天,正好我想体验的DJ教室有空档,就预约了。

5月我去了在秩父举办的音乐节。我最爱的乐队DISH//的成员橘柊生,平时以DJ To-i的名字进行DJ活动。那天的音乐节,就有他的DJ表演。

原本只是抱着想近距离看看可爱的柊生的想法,没想到,听着连续不断的音乐,我渐渐进入了仿佛冥想的状态,周围的人不见了,我自己也不见了,我融化成了空气中的水汽,和潮湿的云朵一般,漂浮在山谷之中。这种融合体验是很珍贵的,我很好奇为什么,为什么DJ表演看起来只是在放放音乐,加点效果,到底是什么溶解了我?

为了理解这件事,我决定去体验DJ艺术。

能在三十三岁生日这一天,体验自己未曾想象过会接触的事物,这很符合我的个性。

DJ老师讲解了DJ台的基本操作,让我试试把A音轨和B音轨调节到一样的速度,A音轨最后的8个小节开始时,开始播放B音轨的intro,接着scratch,让AB音轨同步;调整A B音轨的低音,8个小节过去后,A音轨推到最小音量,B音轨推到正常音量,这样就完成了一次把两首歌曲mix起来的动作。

老师说,DJ要让歌曲连续不断地切换下去,让歌曲“连结”起来。

让两首歌和谐地重叠起来的瞬间,好有快感。

似乎有答案了,这样制作出来的音乐,有种一体感,不会因为停顿、节奏冲突、风格差异而分散了注意力。当时的柊生,就是使用了他的技术,让我从始至终,都全神贯注在音乐上。这种专注,就是冥想的条件。我无需自己努力,只是欣赏他的DJ表演,就获得了冥想的体验。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我也可以掌握这种魔法吗?

我会继续尝试的。


两年之前的我,对音乐还毫无兴趣。

应该说,没有人是完全对音乐没兴趣的,大家都爱听听歌,唱唱K。

探索音乐的想法,是在2021年,人生中第一次参加音乐节时产生的。我这么感激北村匠海,是因为他改变了我对音乐的认知。对我来说音乐不再是BGM,而是可以影响我的精神状态的事物。我尝试学吉他,尝试用GarageBand写旋律,尝试把自己写的诗唱出来,尝试DJ课程……

偶尔豪言壮语,说自己要成为singer songwriter,说自己要组个乐队,要女子偶像出道,登上武道馆……都是开玩笑的。

但也不完全是玩笑话。目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从音乐中获取了能量,并且打算将音乐作为自己的艺术人生的一部分。把音乐从我的BGM变成自己的话语,就像我从小学起写日记那样。

以后我不仅仅自称是小说家,还要自称是音乐人。一定有那么一天的。


回到三十三岁这个数字,我想,三十三岁,真的太年轻了吧。我好像刚刚有一点成熟起来的迹象。过去的几年,内心反反复复争吵着,一会儿厌烦自己的幼稚,一会儿恐惧自己的世故。我知道自己是想要成熟起来的,却又害怕面对社会这个庞然大物。我并不想融入这个世界,却又渴望找到属于自己的精神家园。

如果我的人生是DJ表演,才刚刚从A音轨切换到B音轨呢。虽然切换得不太和谐,不太顺滑。没关系,8个小节不够的话,我可以scratch,倒回去一点点,让音轨再次mix起来。


感谢这三年来关注我,帮助我的马特市的市民们。这里曾经是我的精神家园,内心对它始终抱有真切的爱。也许我还会回来的,在我需要发送信息给此刻还在这里的朋友的时候。

我也不会停止小说的创作,我要为女性,为自己而写。也为失去自由的简中文艺而写。我有个梦想,有一天,我会回到中国的土地上,自由地唱歌,自由地说话,自由地散步,自由地爱或不爱。


金梨 2022年7月15日 三十三岁 于东京


三十三岁生日当天的金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金梨私小說療癒之旅

金梨

怎麼兩年過去了我還在熱戀北村啊⋯⋯

147
CC BY-NC-ND 2.0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