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梨

Matters金筆作者(小說類)

有時

短篇青春小說《有時》

作者 金梨(jinly)

2020年11月14日

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衍生、二次創作。


剛認識有時的半個學期,我不太喜歡他,連做朋友都不行的那種不喜歡。

但是他和我喜歡的學姐很要好,每次學姐叫我一起吃飯,他都在。我沒有愛屋及烏的心理機制,一直和有時保持距離。在大學校園遇見,有時總是遠遠地向我招手。而我,等走近到幾步遠,說句「你好」「我去上課」「快遲到了再見」,無視他變得失落的表情,迅速走掉。

我的冷淡太過於明顯,學姐也看得出來我不喜歡有時。

「阿梨妳到底為什麼對有時這麼冷漠呢?我覺得有時對妳很好啊。妳對其他男生也這樣嗎?」

不想回答的問題,我採取反問策略。

「學姐為什麼非要我們關係好?」

「阿梨你記得你們剛入學的時候,參加新生演講比賽嗎?」

喔,說起我第一次見到有時和學姐,就是在新生演講賽上。比賽結束後,擔任評委的學姐叫住準備離開會場的我和有時,請我們吃飯,那之後我們三個人就成了固定搭配。

「比賽的時候啊,妳和有時,分別講了一件悲傷的事和一件幸福的事。妳講悲傷的事時面帶微笑,有時講幸福的事最後卻流淚了。我覺得你們兩個是同一種人吧,一時興起就想讓你們熟悉一下對方。」

原來如此。以學姐的思考方式,這樣做很自然。她是那種喜歡在別人平淡無奇的人生中,隨便亂畫幾筆的人。

「沒想到,阿梨對有時竟然一點都不感興趣。妳不會喜歡女生吧!」

「我中學時喜歡的是男生,應該以後喜歡的也是男生。」

「那你為什麼不喜歡有時?」

「學姐妳邏輯不行喔。喜歡男生就要喜歡有時嗎。」

「好吧。」

學姐放棄一對一質詢。


有天學姐又約我和有時在食堂吃飯。吃完飯,有時從書包裡拿出紙袋,打開紙袋取出一顆柑橘,剝皮,去掉白絡,分成三份,遞給我和學姐。給我的這份有三瓣。

學姐吃著柑橘,忽然似笑非笑地說:「有時,阿梨中學時有喜歡的男生喔。」

有時點點頭,用手掌支起下巴,做出準備認真聽的姿勢。

學姐的手肘戳我的胳膊,「什麼類型的?能說嗎?」

「運動型和優等生型吧。」

「唉?有兩個?類型跨度還這麼大?」

「嗯。相比之下更喜歡運動型的。不過我跟那個男生好像沒什麼話聊,他的女朋友很多,我不想談注定短暫的戀愛,所以沒有表白過。優等生型的男生呢,我剛剛發覺自己喜歡上他,他就轉學去了別的城市。我的戀愛都很苦澀的,不太有趣。」

「好期待,阿梨的第三次戀愛是什麼樣的呢?」學姐笑意盈盈地說,「談戀愛了要告訴我們喔。」


我的第三次戀愛對象的類型,連我自己都意外。

我們在SNS網站上認識,見面後確定了戀愛關係。他在一家大型船運公司工作,比我年長七歲。他工作的地點在海上和陸地隨機切換,一到陸地就會來學校找我。他很重視健康,不抽菸不喝酒,還長了張看不出年齡的娃娃臉。

我記得和學姐約定,戀愛了會通知他們。但是莫名感到無法開口。

終於,和男友牽著手在運動場閒晃時,被學姐抓個正著。

「阿梨你違約了喔!」學姐衝過來,雙手圈住我的脖子,眼睛瞟向我的男友,「同學,你哪個學院的?」

「他不是學生啦。已經工作了。」

「妳好。」男友沈著應付。

學姐放開我,喀擦一聲,手機按下快門。

「我要發照片給有時。阿梨的男友竟然是社會人士。哈哈哈。」

「有時是?」男友問。

「是阿梨在這個學校關係最好的男生。」學姐邊發短信邊說。

「名字很特別。」

「學姐開玩笑的,我們關係不好。」

「啊,收到有時回覆的短信了。有時說,他剛才看到你們了,不想打擾,所以沒有跟阿梨打招呼。」學姐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那你們繼續約會,我去找有時了。」

學姐走了,我和男友在看台上吹了會兒風。

有時在哪裡看到我們了?我在腦海中搜索剛剛走過的路線和周遭的事物,回憶起的只有平時在遠處向我揮手的有時。

天漸漸黑了,運動場的一角亮起強光,我們正好坐在燈下的陰影中。

「那個叫有時的男生,妳從來沒有說起過。」

「沒什麼可說的,學姐安排才會一起吃飯,我們單獨不見面。」

「是嗎。」

「是。」

「妳有他的照片嗎?他看到我的照片,我看不到他,不公平。」

「喔。我找找。」

我點開手機相冊。

這隻手機是學姐和有時幫我挑的,買到時他們好像一起試拍了。

果然,相冊裡第一張就是。

學姐不在照片中,這張照片只有他一個人,朝鏡頭比劃著V字,臉上是我不熟悉的輕鬆的微笑。

看到這張照片的瞬間,我心中好像有個地方閃爍不停,彷彿警車頂端的指示燈。

我什麼也沒有說,關掉手機屏幕,連同自己的手塞進上衣口袋。

「不早了,我送你去校門口的公交車站?」

「好。」

我和男友一路無言地走到校門外,公交還沒到站,站台上也沒有人。我伸手擁抱了男友,他低沈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為什麼我覺得妳離我很遙遠。」

「我不懂你的意思。你想說什麼?」

「沒什麼。」男友更用力地抱緊我,「要不然我今晚不回去了,住在學校的旅館吧。」

「哦,你自己決定。」

「妳不來陪我?」

「我有宿舍可以住啊。」

「唉。」男友嘆了口氣。

車來了,男友鬆開我,上車了。

回到宿舍,我打開手機相冊,刷到最早日期,把那張有時的照片刪除。


冬天,我決定和男友分手。

在分手之前,我打算和學姐聊聊這件事。


「很稀奇呢,阿梨居然主動約我?不過我最近很忙,要不然我讓有時去找你吧。」

雖然我說了不用,但我下課時,有時站在教室門外等我。

「我買了奶茶,找個地方喝吧。」


在教學樓之間的平台上,對著教學樓外的大片草地,我沈默著喝掉大半杯奶茶。有時的手指敲擊不鏽鋼欄杆,清脆的節奏連同震動傳道過來。

「遇到不開心的事了嗎。」有時先開了口。

「嗯。」

「戀愛方面?」

「對。」

「具體呢?」

「我準備分手。」

「為什麼?」

我把吸管往沈澱了珍珠的那一側移動。

「今天找學姐就是為了找一個理由。不想繼續下去了,但是對方也沒做錯什麼。」

有時接過我手裡喝完的奶茶,扔到附近的垃圾桶,然後回來,抓著欄杆,上半身探到了欄杆之外。

「妳的感情真是不講道理。」有時說,「妳討厭一個人沒理由,喜歡一個人沒理由,甩掉一個人也沒理由。」

我愣住了。

「哪天有人因為妳痛苦得想去死也說不定。」

「呃⋯⋯你說得太嚴重了吧。」

「這樣,妳告訴我,為什麼從一開始就討厭我。妳說實話,我就幫妳想辦法和男友分手。」

下課鈴響了,許多學生喧鬧著從教學樓和平台的通道湧出來。


我脫掉羽絨外套,在寒風中,捲起了自己的毛衣和襯衫的袖子,露出自己的整條手臂。

有時神情疑惑,而後皺起眉頭,嘴唇發抖。

「我爸爸用香菸燙的。被家暴過的人難免會留下PTSD,所以我不喜歡身上帶著菸味的人。」

「對不起。」有時說。

「跟你沒關係。抽菸是成年人的自由。但是不跟你交往是我的自由。人的選擇總是有理由的,我不說,不代表我不認真對待別人。我和男友分手也有我的原因,我不想讓他知道。」

「我明白了,妳把手機給我。」

有時拿走我的手機,很快還我,短信編輯文本框裡有他剛剛打上去的文字:「對不起,這段時間感謝你的照顧,我覺得我們不合適,希望你能找到更好的女生。」

我按了發送鍵。

過了幾秒就收到回信。

「我知道了,保重。」

我忍不住笑了笑,「好像比我想得簡單。」

「妳男友性格很成熟。」

「嗯,他是個特別特別好的人。」我又笑了。

「學姐說的沒錯,」有時說,「妳每次感到難過的時候,會笑。」

「對啊。學姐跟我說,這是學姐介紹我們認識的原因。她說你講到開心的事會哭出來。還說我們兩個很像。」

「是很像啊。」有時說。

他抓起我的外套,幫我套上袖子,再把帽子拉到我的頭上,隔著蓬鬆的羽絨帽,有時輕輕地拍了拍我的頭。


從那以後我和有時的關係變得不那麼緊張。和學姐一起吃飯的時候,也會稍微聊幾句有的沒的。

有時身上的菸味好像淡了一些,也許是在約好見面的日子暫時不抽菸吧。我盡量忍受似有若無的菸味,實在不行就大口吃飯。


三人組的關係持續到大學二年級。升上大三的學姐交了男友,天天沈迷二人世界,把我和有時拋之腦後。

有時生日那天,學姐良心發現,來找我們聚會,她的男友當然也來參加。

要點蠟燭,學姐的男友一拍腦袋,「哎呀,我把打火機忘在宿舍。」

「真是的!關鍵時刻,搞什麼嘛。」學姐嗔怪道。

我看向有時,「你的打火機呢,拿出來點蠟燭。」

「啊⋯⋯我沒有,」有時看著蛋糕,「我現在不抽菸。我下去問店員借火柴吧,你們等我。」

店員拿火柴幫我們點了蠟燭,我們唱了生日歌,有時吹滅蠟燭。


學姐塞了滿嘴蛋糕,含糊不清地問:「有時什麼時候戒的?為什麼戒了?」

「不知不覺就不想抽了。人的選擇總有理由的。」有時忽然抬起頭看著我,眼圈紅紅的,「阿梨你說呢?」

我被蛋糕噎到,大家哈哈大笑,我看到有時笑得淚流不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我曾擁有你,想到就心酸

桃花隧道三千呎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