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霓繪筆

小小的遊戲和繪圖創作者。

Second Life攝影集創作《The Phoenix of Death 死之鳳》

死之鳳,一個愛著死亡的鳳凰,一個身處永恆牢獄的不死鳥。唯有死亡,才能賜予他如烈火般炙熱的重生;唯有死亡,才能讓他在漫長無終點的生命中有短暫無擾的休息。

這當初是源自於自寫的一篇小說的角色形象,後來發現SL中有一些服裝搭配可以做出想像中的樣子,所以在搭配之後就拍了這些照片,並且製作成攝影集。

當時拍攝時間差不多是2012年左右,至今已有很多東西都丟失了,如今很難重製那時的形象,就只能從照片之中懷念。

本文下半部有小說原文拙筆,有興趣的再行觀看。


The Phoenix of Death 死之鳳

死之鳳,一個愛著死亡的鳳凰,一個身處永恆牢獄的不死鳥。唯有死亡,才能賜予他如烈火般炙熱的重生;唯有死亡,才能讓他在漫長無終點的生命中有短暫無擾的休息。

A lonely phoenix named Phoenix of Death, who is falling in love with the death, because death could give her a short rest in her eternal lifetime.


這本攝影集,現在可以在Second Life中的炎心水上車站月之光影公園街取得。點擊書報雜誌架,選擇「Phoenix of Death」選項,即可領取。

地點A:炎心水上車站書報雜誌架

點擊紅框中的書報架領取

地點B:公園街書報攤雜誌架

點擊紅框中的書報架領取

Add 將書籍加到主畫面上後,點擊頁面就可以翻頁。

攝影集封面
攝影集內頁


《死之鳳》


一陣閃光,一雙因過於意外而瞪大的眼睛,一聲劃破天際的煞車長嘯,輪胎摩擦的悲鳴與碰撞的巨響交錯了四分之三拍,然後休止,一切歸於平靜與黑暗。


* * *


想說些什麼,想尖叫,想吶喊到痛徹心扉。

可是什麼都沒有,無聲無息,將開口的衝動全壓回了胸口,啞了。

我死了嗎?死了嗎?真的死了嗎?

所以結束了?我不要,我還沒、還沒--

還沒……

了……呵……呵呵。

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 * *


「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呢?親愛的靈魂。」間隔了許久的沉默與黑暗之後,這是他聽到的第一個句子。柔媚的聲音將他喚醒,帶離了無聲的黑暗深淵。

靈魂甦醒了,伴隨著刺骨的疼痛與頭昏腦脹,好似才剛被人拳打腳踢一頓,全身的骨頭快散成一地碎片。他一睜開眼,映入視網膜的是昏暗的光線、充滿塵埃彷彿戰場似的夕空,目光往下則是無邊無涯的荒野,以及--一抹火紅色的身影。

這是哪裡?我剛剛……我剛剛不是被車……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你是誰?」一切出於警戒的詢問,畢竟眼前所見是不熟悉,且違背知識常理的。

火紅身影的真身逐漸清晰,是個女人--如火焰般的紅色長袍牽動了靈魂內心深處某種熾熱感,嫵媚姿態撩撥著他的心弦,錚錚彈奏出他想哼出口的小調,但最後理智驅使靈魂的讚嘆只得壓抑成一聲悶哼。火紅色的女人高深莫測地微笑著。

「我是死之鳳。初次見面,迷惘的靈魂。」

荒野上只有奇形怪狀的岩石及蔓延攀爬其上的黑色藤蔓,然而卻和女人的黑髮黑瞳十分相襯,合乎這奇異之地的氣息--奇異而妖艷,充滿迷離與混亂。可是,終究還是令人無法理解,眼前這個紅與黑的世界:這裡是哪裡?這是什麼地方?死之鳳?是什麼樣的人?

「那麼……我想請問一下,這是什麼地方,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這裡是個被隔絕的空間,我所居住的地方,也是迷路的靈魂經常路過的中繼站。」

女人的回答依舊高深莫測,讓人摸不著頭緒;雖然聽到了回答,疑惑仍舊如潮水湧上,尚未止息。

但比起疑惑,此時有個關鍵詞卻開啟了靈魂某個潛意識開關。腦中不存在的喀擦一響,荷爾蒙分泌,引發了他的怒氣。

「為什麼一直叫我靈魂靈魂的?我也是有名字的!」

「喔?」死之鳳挑了挑眉,「那麼敢情你的大名是?」

「我的名字是……」他突然發現,自己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但並不是喪失記憶,而是一群文字在腦海中亂竄。腳一軟,身軀的重量不由得迫使他跪倒在地;沮喪的情緒使他抱頭嗚咽,他死命地抓著頭、搖著頭,逼著自己嘗試找出原本的姓名。

「靈魂的名字如此的多,每輪迴一次就會換一個,請問你要用哪個名字呢?大衛?奧莉芙?法比歐?中島英二?還是要來個中國名字?」

「我……」

死之鳳冷酷地笑著,直擊靈魂要害的句子也同樣冷酷。靈魂啞口無言,他想不出任何理由反駁,也根本無法反駁。


那些名字,剛剛真的確確實實有出現在我的腦子裡,而我也不認為那不是我的。可是,那這樣的話,我是那堆文字,那堆文字是我?


「姓名對靈魂是沒有意義的,任何標籤也是。不過,單『靈魂』一詞可以指向很多東西,就像--」死之鳳停頓了一下,臉上露出比先前還要邪魅的微笑,擦著鮮紅指甲油的纖纖玉手也順著語句的起伏伸出、停住,指著他。

「--剛剛的靈魂是靈魂,而『你』又是哪位呢?」

聽到死之鳳這番話,靈魂的面目突然變得猙獰,他放聲大笑,瘋狂地大笑--沒錯!「一個靈魂」並不只有「一個」,不只一個想法、一個意識,一個「他」。


那麼,我是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Second Life遊戲日記:新手註冊三天就來開店

Second Life遊戲日記:小店開張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