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xi

與木石居

4979米·木雕挂鐘

不能作一個太落後於時代的媽媽……

萬聖節的兩周秋假,papi(孩子們的爺爺)帶家人來訪。每天隨著七個人組成的隊伍,走東觀西。十來天,淅瀝嘩啦地,很快就過去了。熱鬧歸熱鬧,還是習慣了有節奏的平靜生活。

Papi這次特地趕著來,給他兒子過生日。先生人到中年,只是個閑閑的生日而已,卻是年少父母離異以來,與他父親度過的第一個生日。自從去春papi再婚伴侶離世之後,七十歲的papi,聖誕駕車八百公里趕來,兒子生日又趕來,很是想與兒子拉近這許多年間被拉遠的距離……

假期開頭特地撿來的山栗,因papi不愛食,被大家遺忘在一個角落裏,賭氣長了白霉。不得不扔到積肥箱内,還給大自然。冬至已過,也錯過了再撿栗子的時節。今年未過足栗子癮,待到明年吧。大自然總給人希望。

假期前,小朋友參加學校每年的秋季長跑,每人跑25分鐘,算最後的長度。他跑了4979米,同齡第三。得了塊重重的銅牌,在脖子上挂了一天,很是得意。放學回來説,他現在終於比初一時的姐姐跑得快了。姐姐直到初二,都一直比班裏的男生跑得快。

姐姐讀初一時參加這個秋季長跑,前五圈一直跑在第一,後來不知爲何(可能太累)停下擤鼻涕,落在了後面,跑了第五。她的體育老師還特地去找評委確認,以爲他們認錯了人。五年過去,現在男女生分開算結果,顯得更加公平。雖然十一二嵗時,男女生的差別還不算大。

昨天,小朋友又與跑在前面的幾位同齡同學,去參加區際的長跑。前夜從音樂學院放學歸來的路上,我們還曾欣賞湛澈夜空的圓月,以爲第二天會是晴天。不想早晨起來,外面卻在下雨。一大早,小朋友背著包裹,獨自去雨中等校車。怕他長跑淋濕受凍,又小跑過去,給他送去一套可換的衣服。一天裏,時不時望望窗外的雨,心挂著。

晚間待他下車回來,卻見他從頭到脚,如一個泥漿人。薄棉衣一直濕到背脊,褲子、鞋子、襪子,都滲透了黃色的泥漿。不禁納悶,這是去哪裏長跑了。可惜沒有讓他帶一雙可換的鞋襪。説是這次長跑規則不同,大家都跑2500米,看速度。一百多個初一初二學生,他跑了24名。回來後,馬上洗個熱水澡,泡蜂蜜薑茶給他喝。今年的長跑經歷,就此結束。

假期間某天,女兒曾陪papi他們去逛省府。回來買了隻本地特色的葡萄葉雕花實木小挂鐘給我(中文雖有所顧忌),還給弟弟買了一套紙牌游戲。自己的零花錢又見底了。木鍾挂在了我們書房兼琴房的墻上,伴著櫥子上弟弟喜愛的那些在屋内過冬的熱帶植物。小小的鐘擺,每秒鐘,擺來擺去,為那份空間帶來幾分律動和生氣。

她每次若獨自去哪裏,總會給我們帶禮物回來。有年,與班級去弗洛倫薩,甚至連遠在國内的外公外婆都沒有忘記,也買了小禮物。小的時候,園中但凡有一朵花盛開,都會馬上被她折下,來“鄭重地”送給媽媽。可她那時折的花常不帶莖,往往無法養入瓶水内:)。

孩子最近提出,左右耳垂要打第二個耳洞。對此類事情,先生常是默認地不表態,把表態的重任逶迤給我。原本不太同意,後來想想自己也不能作一個太落後於時代的媽媽。就決定今晚陪她去打耳洞,選耳飾了。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