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xi
Jixi

與木石居

滷與鹽

(edited)
所謂“上善若水”。

六隻雞,都已開生。

若以每日六枚蛋來算,一周會積下不少。

除去烤甜點、餐桌使用、送給左鄰右舍外,還是會剩下些。

上個月,一下積了三十多枚。

孩子們自從嘗過出油鹹鴨蛋後,一直念叨不已。決定腌來看看。

地窖有放了五六年的十來斤陳鹽,以前試著腌火腿時購置的,收在一邊。

鹽還是最初的樣子,沒有溼化,裏面還有當初拌上的香桂葉、整粒胡椒,也沒有變樣子。

把蛋洗净,擦乾,浸入朗姆酒,再一枚枚埋入鹽花内。

粗鹽花

一個月過去,拿出幾枚,煮煮看。一點鹹味都沒有。

與爸媽視頻,談到腌不成功的鷄蛋。

爸爸立即說,煮鹽滷來腌。

的確,爲何沒有想到。

液體的滲透力,肯定勝過固體,所謂“上善若水”。

取了幾把陳鹽花,放水來煮。

又加了一通雜七雜八的香料。

手頭有的,都往水裏投:迷迭香,陳橘皮,八角,辣椒……

待水開的時候,香氣四溢。

香滷水

媽媽說,滷涼后,才能入罐放蛋。

一會兒又説,先放蛋,再倒滷。

何嘗不是。如果先滷後蛋,蛋會漂浮起來。

下到地窖,把腌choucroute(本地酸菜)的陶罎子取了出來。

夏季園中小白菜豐收的時候,曾經用來腌過。腌得酸酸甜甜的,很成功。

可惜,隔段時間,忘了給罎口沿邊加水。幾支蒼蠅,不知從哪裏潛入地窖,找到罎口細透氣孔,鑽入,糟蹋了一罎子的菜。

罎子洗净,放蛋。

媽媽說,尖口向下。

試了一下,難度不小,尤其是罎子底部那層。不過,只要第一層擺好了,之後就比較容易了。

緩緩淋上朗姆酒。等滷水涼透。

罎子内,淋了酒的蛋

經歷過饑荒動亂年代的父母輩,生活經驗的確豐富。從粗鹽花子,到滷水,爲何沒有想到。

有段時間,還嫌那十來斤鹽占地方,想怎麽處理掉。其實,滷,每隔一段時間,可以煮沸,再保存使用。

從前的日子裏,沒有“過期”的概念。

決定假期某日天晴,與孩子們去山頂摘些刺柏果子回來,壯大一下香料“隊伍”。

快過節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