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島民KMnese

不學無術一事無成,歡迎追蹤。 接受讀者留言請求免費進入圍爐,內含:身為金門人的專題寫作、保存牆內文章……。

轉載#27 用反腐的力度反对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標題:

用反腐的力度反对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來源:

我为国言吴海 2022-05-28 21:31 发表于北京

(已經封禁)


我知道有些风险,思想斗争一晚上还是决定发出来,因为我不希望总理的苦心最后在政策制定和执行时被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做变形,因为我希望我的发声能够帮助千千万万的企业和千千万万的家庭,因此写出此文。


本建议9000多字,算不上“万言书”,比较长耽误大家时间,可以直接跳到第一节看看比较有意思的案例,和第二节“手机划手指感受经济”,剩下的分析和建议就不用看了。


目录:本文六个部分

 

第一节: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让国家政策事倍功零的实际例子,说明当前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的危害之大;

第二节:用我们企业的当前的案例,给大家一个身临其境的经济压力的真实感;

第三节:出现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根本原因的刨析;

第四节:对于总理各项振兴经济策略的具体落地的政策制定和执行的一些小建议;

第五节:向20大提出“用反腐的力度反对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主张的计划,并将就几个领域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进行分析和提出建议;

第六节:不给朋友和组织添麻烦的申明

 

正文

 

第一节:形式主义让政策制定和执行事倍功零甚至事倍功负的案例


*强调一下,我举的例子是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的极端案例,不是大范围情况,其中有的已经纠正,有的是历史有的还一直在发生,目的只是为了说明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危害的严重性,并不否认相关部门对国家的贡献


A. 政策执行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的案例

 

案例1、增值税留抵返还政策执行的案例


最近国家在大力确保增值税留抵返还,这个返还的本质上就是国家把多扣的税提前返还,最大的好处是能帮助缓解当前的企业的现金流危机;

 

负面案例:本位主义利益出发点,形式主义地对抗国家政策


时间:最近一个月

地点:某省会城市

企业:魅KTV某省会店


1)税务专管员打电话让我们虚记收入,这样从账面看就不用再给我们增值税抵返了,为了让我们安心,告诉我们等过了这阵中央抓留抵返还的风头让我们再把虚记的收入冲减掉,按照以前的政策走


2)我们是属于典型的混合经营,税务专管员威胁如果我们不配合作假收入,他们要用其他税率来征收我们的税,并按照这个税率把过去的都补交和缴纳罚款,老实说我们心里有底,红杉投资我们做尽职调查时也咨询过国家税务部门


结果:明知他们违法,但是毕竟我们是做长期买卖,犯不着为了他们是否违法跟他们纠缠,回头再找给我们穿小鞋,因此我们按他们要求虚报了无票收入,等国务院严查返抵的风头过了,我们再说报错了。

 

原因:地方财政紧张造成本位主义思想,通过形式主义来应付完成任务,表面的形式上确实落实了国务院的留抵返还的政策,实际上通过让企业配合作假达到依然不返的效果,这本质上是对党中央国务院的欺骗。

 

正常情况下如果企业财务上弄虚作假会被税务罚死甚至坐牢,为了形式主义的完成国家的要求,他们不惜让企业虚记收入做违法的事,当然,这些神操作肯定没有任何书面文件,如果拿文件对付你的话,他们就可以想办法套用一条规定:如果因为企业的其他原因可以不进行增值税留抵返还,他们可以想办法找其他原因(例如上面的2);


我为什么举这个案例?


实际上我根本不在会乎那点提前返回的钱,因为我们投资人准备在资金上随时支持企业。


但是,我相信受威胁做假收入的企业不止我一家,他们不一定有我们的资金实力,他们可能因为这个会破产、家破人亡;


我也相信税务专管员与我们无冤无仇,他们没必要干这种对自己没好处还违法的事情,因此,这个很可能是一个地方的普遍问题,所以我把这个案例说出来,让其他省市以此为鉴,不要通过做这种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的方式损害国家的权威,损害人民的利益。


当然后果是他们给我们找麻烦,如果他们以后找麻烦的话顶多那家店我就不要了。


*国务院非常重视增值税留抵返还的落地,并且有专门的监督队伍,希望这个案例能让全国的税务部门重视,让其他企业抵返不受影响。


正面案例:

时间:最近

地点:江西省瑞昌市

企业:江西东晓科技


我们投资的一家科技企业,上午我们申报了留抵返还,下午钱到账

 

原因:这是个县级市,书记和市长都是处级干部,他们退休前能干到司局级就是祖坟冒青烟的事,因此他们更想干点实事来发展地方经济,历届书记、市长经常到处跑招商,因此这些地方对招商引资和事后服务非常重视

 

我为什么拿江西瑞昌这个县级市做案例?


我希望全国的营商环境都能跟他们一样,天下无贼。因为信心,我几家企业总部都落在了当地。


案例2、大幅减税,减轻企业负担政策执行的案例

时间:4、5年前

地点:全国

涉及企业:全国


四、五年前,国务院提出要给企业大幅减税,减轻企业负担,然而年底国家统计局报的结果是扣除掉经济增长的因素后当年国家税收还是大幅增长,数据与国务院减税的目标有一定矛盾。


从本位主义考虑,需要从数字上达到目标,于是形式主义地开始限制企业申领发票;

 

*这个问题我当时已经通过渠道直接向国务院反映,后来这种现象没有了(我相信国家有别的渠道了解情况,不会是因为我的反应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负面案例:

 

全国税务系统开始限制企业申领发票量,因为没有发票企业没法从甲方收回货款,这样就降低了企业的正常收入,从而也降低了地方账面上的收税额。


这个任务下达到了省、市的税务部门,结果是,有企业因为发票不够没法给甲方开发票,甲方没收到发票没法支付货款给企业,造成企业现金流出现问题,甚至破产。

 

这个限制开发票的事件肯定是没有明确的文件,但是用“严格查处虚开增值税发票“的精神,各地就以防止虚开增值税发票的名义来不给企业发票,这个事件实际影响到全国,一些省局甚至直接给市、区指标,每个市、区要账面上减少多少税的指标,个别大的城市干得没那么直接,财务去领发票的时候税务部门让法人代表来,来回折腾企业。

 

原因:为了数字上的面子,本位主义考虑问题,创造性地用限制企业领发票的形式来实现国家账面税收降低的目的,形式主义地让数字满足国务院降低企业负担的要求,从税务部门来看,不但是形式主义,而且是不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的本位主义,好在国家及时发现解决了问题。


国家这些年的税收减免也确实落地不少,我猜想是金税系统的完善是造成国家税收增加的原因之一,因为偷税漏税的少了吧。


正面案例:

同样是江西瑞昌,同样是有上级税局限制发票的要求,我们拿着实际企业的出货情况去沟通,最终给我们解决了发票问题。

 

原因:还是地方政府想干点事,税务部门是上级税务部门直线领导,地方官员没法直接插手,但是因为地方重视招商企业,他们很早就把税务部门领导对接上了,方便企业与这些地方政府不能直线领导的部门进行沟通,当地税务领导在这个事情上也比较配合和理解企业。

 

B. 政策制定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的案例

 

案例1、纾困行业的选择


国务院提出对于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实行缓缴社保的纾困措施,虽然缓交不是不交,但是也能缓解一点企业眼前的现金流压力,让企业活下去。


于是,国家某部委牵头联合其他部委出台具体指导政策。

 

政策覆盖五大行业:餐饮、零售、旅游、民航、公路铁路运输企业

 

我能理解为什么包括能部分运行的民航、公路铁路运输行业,这不单是就业问题也有行业的战略重要性;而餐饮、零售、旅游则属于受疫情直接影响而且就业人口比较大的行业。

 

我想质疑一下,国家的目标是保企业、保就业,社保缓缴是措施之一,政策制定的行业覆盖范围是否真的是围绕这个目标的?


受影响就业人口巨大的其他服务行业,疫情直接不让开业但还是要交房租,算不算影响大的行业?


别的行业不懂,我就说说服务业的案例,


辛苦攒点钱开个理发馆的Tony老师为什么不算?全国美容理发行业有多少人?近3000万!


开个儿童足球篮球跳舞、美术培训、儿童游乐的算不算?全国有多少就业人口?几千万!


商场里的电影院、酒吧、KTV算不算?几百万人口吧?(*我是做ktv,你把其他的都补了,我的行业不算,避嫌,免得五毛党又跳出来)

 

更不可思议的是,商场属于零售吧?商场可以缓缴,而商场入住企业不让开业房租照交,而同样在零售商场里的儿童乐园、理发馆、影院、KTV不让开业还要交房租就没有缓缴?这些哪个不比不开业还能收房租的商场惨?

 

原因:


我相信国务院领导提出缓缴社保的纾困措施所说的行业一定只是拿一些行业举例子,作为制定具体政策的部委就直接套用这些例子,而不是考虑国家出台政策的初衷是保企业保就业,这就是典型的形式主义。

 

另外一个例子可能更能说明问题,总理到地方调研,发现货运司机各种费用很高,于是这些部委就制定了针对货运司机的政策。

 

我想问的是:货运司机的各种费用高这些部委今天才知道吗?非要总理告诉你吗?货车司机在这个时候保证大的物流大动脉畅通有战略价值,我想问一下,美团的外卖小哥是不是一样保证了物流的毛细血管畅通?他们有多少就业人口?

 

案例2、 治理互联网平台经济的政策的案例

 

国家治理互联网平台的本质是反垄断,这个我举双手赞成,我理解是


1)平台一旦形成垄断将会获得定价权和超额利润,这将极大地影响民生,例如滴滴如果垄断,它把正常的出租车都打死,最后他就可以多收乘客钱、多收司机钱;


2)平台垄断会遏制创新,会造成大树底下寸草不生;举个例子,很多做创新的小公司要不然被阿里、腾讯抄袭干掉,要不然被买掉。

 

然而,各部委针对平台制定政策和执行的时候就没有完全集中在治理反垄断的本质:只有反垄断平台,没有鼓励这些平台发扬对社会积极的作用。

 

结果搞得这些互联网平台人人成了过街老鼠,新业务也不敢做,大量裁员;因为政策的不明晰,国际资本市场也对中国政策长期稳定的信心产生动摇,用脚投票,中概股暴跌。

 

实际这些平台的一些功能对今天的中国经济发展、对今天的抗疫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我们今天居家可以在网上买东西,可以通过美团订餐,因此我们基本生活有保障同时减少了流动;


因为网上可以买东西,可以买饭吃,那些餐馆才有点收入,那些不受疫情影响的地区企业的东西才能把生产的东西卖出去,企业才能生存、员工才能不失业;如果没有他们,多少制造、餐饮业会倒闭?


如果没有他们我们都会穿着防护服挤在商场买东西,疫情将更难控制;


2)如果没有微信,大家怎么查我的行程码?各地去自己开发APP吗?按他们的技术水平和平台水平服务器早就爆了,抗疫从何谈起?


3)如果没有微信、淘宝支付,估计今天是人人揣着一堆钞票买东西,拿着酒精给钞票消毒;


原因: 


形式主义地把反垄断当作反平台,完成政治任务,根本不考虑反垄断的目的是保民生、保创新,没有能够既反垄断,也同时鼓励这些平台的创新。


本位主义思想,制定政策时根本不考虑对国内国际投资者信心的打击,而投资者信心一旦受到影响,挽回需要多大的力气?中央为什么最近直接发声来说明党中央国务院是支持科技、支持平台的?你们一个不明确的规定给国家造成多大的损失?


所以,政策制定者一定要领会中央的意图,同时制定时更要考虑到中国执行效率高的特殊特点:具体执行时一般是采取过犹不及的执行方式,所以一定要考虑周全;

 

案例3、KTV距学校200米的案例

 

最早国内量贩式比较少,色情性质的歌厅比较多,怕对下一代有影响,于是制定了距离学校200米的规定。

 

时过境迁,现在大部分都是自助服务的量贩式KTV,200米的规定还在,甚至写进了青少年保护法。连文旅部都觉得这个规定不合理,但是他们只是当初制定这个200米规定的部委之一,根本没办法让其他部委一起把这个过时的规定改掉。

 

我想问一下政策制定者:在KTV里唱歌喝酒吃东西,跟在餐厅里喝酒吃东西大声唱歌有区别吗?我想问一下基层执法者,你们真的分不清楚量贩式KTV和有色情陪侍的高档歌厅的区别吗?你们真不知道哪些高档场所有问题吗?


原因:

我知道废掉一个过时的规定都要冒风险,尤其是这种多部门联合制定的政策,于是大家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是冒这个风险不正是政策制定者的职责吗?这是典型的政策制定者严重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第二节:当前经济形势比较严峻,我们自己企业 - 魅KTV的案例


除非你是企业主的,或者,你是已经失业的打工者,其他人根本不会对经济好坏有太多感觉,多少企业关门、失业率对于你都是个空洞的数字,没有落到自己身上是不会有感觉的。

 

我给大家创造一个生动的感觉吧 - 划手指


你记一下划几下手指可以把我们5月中关停企业的列表看到尾?

 



* 这是五月的数据; 

*红色是停业的,今年上半年全国平均停业时长近3个月,也相当于半年有近一半时间没收入

*黑色是办不下执照的门店,平均等待了4个多月,有疫情原因,有串行审批原因,有地方对政策解读不一原因


你只划5下手指?如果我拿3、4月分的数据,这个表的长度会X3,这就意味着你要划15下手指!有感觉了吧


划手指是不是让你对经济状况有生动的感觉了?现在经济压力确实大!


第三节:出现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根本原因的刨析;


主观原因:


1、先扣大帽子,从根本上讲:这是不忠于党和人民,违背入党和就职时的誓言,没有把“为人民服务”,“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一切”摆在第一位;


2、从局部单位来讲:没有胸怀全局,为了本部门或者本地方的利益不惜牺牲全局利益


3、从个体来讲:为了不犯错、少犯错,为了个人位置或者提拔而不作为;


客观原因:


1、“既要也要”的目标问题


多任务平等重要,既要也要有难度达到时大家的基本选择是


a) 没完成会对个人、单位造成损失大甚至影响领导仕途发展的项目优先去完成,其他没法兼顾。


当前是特殊时期这种情况我想也有吧,大家也能分析出来。


举一个远一点的小例子吧。


例如:几年前北京开会,基层会让娱乐企业停业。原因比较简单,如果出事估计会被免职,而违规去影响企业运营则没人管或者顶多挨下批评,两全其害取其轻 - 基层选择去关停企业。


当然,形式主义的创造也出现过,让企业自己写说明-自己因为装修停业,这样又减少了挨批评的风险。


*我反映后北京市领导非常重视,主管领导也找我谈过,以前北京这个行业每年会被停1-2月,现在局部1-2周,北京娱乐行业现在开玩笑说“我拯救了整个行业”


b)长期、短期目标,选择短期容易出业绩的目标


发展经济让人民过上富足的日子是实现中华民族振兴的基础,经济发展无疑是不容质疑的默认首要目标之一。


但经济发展是一个长期努力和积累的结果,当长短期目标发生冲突时则会出现放弃长期目标,追逐短期目标,以保证完成任务自己不受影响。


比较明显的案例:为了实现当年排放指标搞拉闸限电,而不是通过逐年降低企业排放指标来完成任务,结果去年的拉闸限电造成了巨大经济影响;


2、围绕考核和提拔重要性的项目去开展工作


考核和提拔时考察项目非常多,没有重要任务未完成一票否决制。


例如,抗击疫情保民生和经济发展当前都是第一指标,在考核时如果有一票否决制,那么压力就大了,既要也要的目标肯定有挑战,但是,面对困难而上不正是我们对全体党员的基本要求吗?


我们可以畅想,在没有疫情的时候,国家如果把经济发展和民生作为提拔一票否决的考核项,我们何愁营商环境和民生搞不好?


第四节:当前国家企业纾困和刺激经济发展的一些建议


1、制定政策时:


围绕重点:如果认同保实体才能保就业、保民生,那么保实体为第一位


1)在纾困政策方面做到几点:


  • 行业不分贵贱

除了全局战略性考虑之外,如果工作不分贵贱那么行业也应该不分贵贱,按照保就业的目标,只要就业人口大、性质差不多的行业就不能分贵贱,例如:开理发馆的与搞五星级酒店的一视同仁;


  • 不造成新的不公平

强调尽可能同等情况全面覆盖,例如,政府要求国企对租户减免房租,国企只能勒紧裤带也去到,但是,国企的租户才占多少,结果是国家出钱了,只有少部分企业受到优惠,客观形成新的不公平竞争。因此,国家应该是把国企免得钱收上来,按照城市受影响的租户租金情况按比例发下去,可能一个企业只有几百块,这也是公平。


  • 加强对核心部门的监督

纾困短期的核心还是钱的问题,政策中涉及资金问题除了银行之外,各项政策资金落地最后都会落实到几个核心部门,例如社保、税务等等,建议国务院督察就相关政策落地执行的这些部门加强监督,相关各部委也加强对各地机构的监督,以免政策落实不到位,造成民愤,与人民离心离德。


  • 提高政府投资效率


我们可以预期各地政府都会有大量的投资拉动经济,但是投资的回报效率确实需要考虑。


这些年我经历过一些情况


a) 投资效率的长期考虑


案例:大城市一个非旅游性质胡同整改可以投资上亿,那只能影响到住在这个胡同里的几千人?而一个地方政府修条路可以带动多少GDP?好钢要用在刀刃上,不做面子工程投资。


对于财政收入有盈余的城市他们钱没地方花,这就真的得考核他们的投资效率或者长期拉动就业的效果,要不然干脆不投,或者借给其他穷的省市去投(当然得优先无条件还款,国家做背书?)


b) 投资决策合理性


相信大家有印象,几年前一个巨大的城市把不宽的马路中央和自行车道一个晚上都加上了铁质的分割栏,几个月之后一晚上又全部拆除。


这种装了又拆的投资确实是拉动了两次GDP,有什么价值呢?以后对于做出这种面子工程的形式主义决策者是否要形成一票否决呢?


  • 坚持长期主义,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营商环境上,趁着大家都有压力,将长期影响经济发展的一些政策法规进行重新审核和制定,为长期发展做好营商环境的准备。


重新审理涉及企业管理的各种法规


大家都听说过搞联合执法,没有听说过哪些主管部门联合重新审查各种法规和管理条例,现实情况是往往十几年前各主管部门联合制定了一个规定,却没有联合重新审查修订的制度,造成大量旧的政策法规过时却没人能管的中空地带。


例如,平台经济发展详细政策,各个行业管理的旧的法规制度和尤其是联合制定的制度进行重新回顾。


在制度上,要制定每年对现有法规的重新审核制度,不要等出了事或者老大说了再来改。


  • 对一些法律条款进行解释,解决一些特殊时期没法行政手段干涉的问题


受疫情影响不能开业的企业现金流最大开支是:租金、员工工资、银行利息等,而国家没法通过行政手段解决这些问题,可以探讨法律途径系统性地解决问题。


新冠疫情的一些管控措施理论上属于不可抗力,也有企业因此发起诉讼,但是因为解释不清,导致法院不愿意受理。


从不可抗力这个角度来说企业理论可以不交房租,而业主可以不交银行贷款利息,企业和员工可以不交社保,企业也可以无责解除劳动合同。


国家现在可以要求国企减让房租,本身对国企不公平,因此,应该对该法律条款进行解释,并可以在此基础上出一些让大家都能接受的政策,例如:房租全部按照1/2交,业主的银行利息可以延后,受疫情影响不能开业收入受影响的企业的员工房贷可以退后等等。


不可抗力还以在法理上让一些特殊垄断行业例如银行这些可以让利,降低个人房贷、企业房贷,至少可以延期。


2)加强制定政策部门的考核


对于政策制定部门考核也应该将政策制定的合理性作为考核和晋升的一票否决制的关键指标,强调完成核心政策制定目标的精准性,强调不能随意扩大范围;


3)建立政策法规群众反馈平台


制度制定时征求意见平台已经有了,但是大部分企业都不会关注,也不知道最后会怎么落地,因此我们还需要政策出台之后的反馈,从而能对不合理的规定及时进行修订。


国务院可以考虑建立行业法规的反馈平台,列出所有现有法规,由企业实名提出意见。


2. 政策执行时


1)解决动机问题,采取考核和晋升关键指标一票否决制;


只有从个人动机上解决问题才能够让各个地方、部门领导能够真正关注重要指标,例如,现阶段疫情和经济双考核,哪个出大问题党政一把手都被一票否决,这样来解决眼前的既要也要的问题


疫情过后要把经济和民生发展作为长期一票否决的指标,这样我们就不用担心营商环境和民生问题了,只有这样才能让人民过上富足的生活;


2)约束主管部门权力


很多企业是多头管理,任何一个部门都能够给企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例如我们行业文委、公安、卫生等等,谁都可以让我们停业。


我们确实将权力关进了笼子,但是,笼子的栏杆空隙有多大,手可以伸出多长也应该进行约束,例如,例如让文委、公安没有让企业停业的权力,如果觉得严重必须将相关处罚各种依据提供给工商,通过工商执法来执行,这样至少可以对一个部门的权力进行约束。


3)加强企业对执行的监督


工商有企业的资信平台,同样,对于企业管理和执法一样需要群众监督平台,强制被处罚企业上平台对处罚反馈意见,并可设立类似于“营商环境”管理的专门机构进行处理,而不是自己部门来处理自己部门的问题。


第五节:向二十大提出“用反腐的力度反对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的计划


二十大在征求群众建议,我提出来“用反腐的力度反对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的一系列建议,因为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造成对经济、社会、民生的影响绝不亚于腐败,严重甚至会造成离心离德。


我今天实际是先提出系列建议之一:“反对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1. 为什么先提出“反对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党中央国务院正在提出各种举措保救济保就业,如果国家各部委制定具体政策或者执行时由于形式主义或者本位主义造成偏差,则可能产生严重后果:


a) 让党中央国务院的各种纾困和振兴经济的举措“事倍功半”


b) 在疫情压力下这些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更可能影响到人民群众对国家信心,严重会甚至导致人民群众离心离德。


2. 我的建议将集中在实际可以操作并且影响比较大的领域


这次二十大的建议我主要专注于对国家经济发展、民生比较有重大影响的领域而非政体本身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提出分析和建议,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政策制定和执行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2)营商服务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3)教育科研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4)对内对外宣传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5)国企的形式主义和本位主义;

 

第六节:不给朋友和组织添麻烦的申明

每次给国家提建议,国家都通过组织找我,给组织、自己的企业和朋友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因此,提前做些申明:

 

1. 我曾经是北京东城区政协委员,现在已经不是政协委员,这个不叫做政协“提案”,叫做“建议”,因此,有问题不用通过组织找我,可以直接找我;

2. 我现在是魅KTV的董事长,曾经是桔子酒店创始人,我的建议不代表桔子酒店,也不代表魅KTV,是我个人的意见表达

3. 为了说明问题,我用了自己的企业和熟悉的行业作为例子,我只是为了国家,毫无私心,我不会为自己的企业争取任何特殊利益,也不会要银行一分钱贷款,请大家监督,搞流量的自媒体号请有点良心,不用往这方面靠


后记

我确实觉得这个文章有些风险,昨天晚上思前想后,最后想如果自己做得事能帮助到国家能帮助到千千万万的企业,能帮助千千万万的人民有工作也是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将来孩子长大了会理解我今天所作的一切,他们也会为我骄傲,所以最后决定一闭眼发出去了,对自己个人影响也不多想了...


写得比较长,耽误大家时间了,有说错的地方请批评,有类似情况可以留言,我会集中整理,如果有价值我会向国务院反馈。


刚看到北京部分城区解封了,估计过两周能让开业,希望大家下次划手指的时候可以少划几下。也祝福上海被封的人民早日解封!

(本文複製倉促,若有錯漏,望留言指正)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邊境濁酒路邊攤

戰地島民KMnese

金門是多重邊緣的存在,加入圍爐,聽我說說這裡的我有什麼故事? 在眾聊,歡迎加入發起和參與「公共討論的開展」,分享保存牆內有見解的時論文字。

24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