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ylaway凡心

期望永遠抱持一顆好奇凡心而不煩心的庸俗女子,貪新也戀舊。[email protected]

那些年的美國生活|大學生都怎樣過萬聖節?(上)

在美國,萬聖節真的很受重視,先不說正日當天的指定動作、挨家逐戶的「Trick or Treat不給糖就搗蛋」活動(小孩的最愛),早在節日當天前大概兩星期至一個月,各個社區的住戶就已經在比併自家房子以至前院的裝飾了,簡直創意無限,我常常覺得是年底聖誕節裝飾大賽的前哨戰

(圖源:charlotteagenda.com)
(圖源:geeksraisinggeeks.com)
(圖源:geeksraisinggeeks.com)
(圖源:geeksraisinggeeks.com)

昨天在網上看到一樁新聞,德州達拉斯有一間房子的萬聖節裝飾實在過於逼真,惹來兇殺案疑雲,令警察多次上門查問。太血腥就不直接放圖了,有興趣的可以到這裡觀看,請斟酌服用(奸笑)。

然後來分享一下我在旅居美國數年間,那些又嚇人又好笑的大學時代萬聖節經歷。

Freshman Year:鬼影幢幢的宿舍走廊

讀大一時我住學校宿舍,萬聖節到來,宿舍按慣例舉行每層樓的裝飾大賽,自由參與不強制,我那層的高年級宿生都自動請纓負責,所以我這個新生就躲懶去了。結果完全沒有事先參與的後果就是嚇得半死,還差點有兩星期回不了宿舍……

某晚我從圖書館回來,電梯到達我住的樓層時,開門只見漆黑一片。是走廊燈壞了嗎?我暗忖。待眼睛適應了黑暗後,我才看到散布在上下左右的骷髏頭、南瓜燈、女巫帽和掃帚、假墓碑……照明就只靠一串串小小的LED燈,而且把光線調得很微弱,就讓你僅僅看到路不會跌倒而已。

我是那種進迪士尼鬼屋都會嚇哭的人,而我的房間在宿舍走廊末端。

雖然那些裝飾其實都很廉價(大學生嘛),那陣子逛各大百貨公司其實都會看到,但當你身處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時,很容易就會杯弓蛇影,就算是角落的無辜紅色滅火器你也會看作是一桶血。

記得我那晚是硬著頭皮半瞇著眼衝到房間門口,心臟都快跳出來,發著抖拿出鎖匙開門的,別人看到還真的以為有鬼在背後追著我……

那鬼影幢幢的萬聖節主題走廊維持了兩星期,意味著那兩星期我的房間就彷彿建在鬼屋裡面,簡直崩潰。我每次出入我都必須鼓起十足勇氣,我甚至非常認真地計劃好每天行程,盡可能減少出入次數。可以的話我會誠邀室友或朋友「護送」我出入,但邀請得多還是會不好意思,雖然他們都只是覺得我很好笑。

兩星期後走廊重見光明,我也終於可以放下心頭大石自在出入。也沒注意有沒有勝出比賽,大概沒有消息就是沒有了吧?但我覺得已很有心思(自己太易被嚇死就以為那間鬼屋很厲害的概念),難道勝出的樓層是有真人扮木乃伊嗎?

那時曾經「冒死」拍下過一張照片,但年代太久遠實在難尋,只好放幾張來自網上的大學宿舍萬聖節裝飾照片示意。

把下面的照片元素結合起來,配上暗黑不見天的環境,就是讓當年膽小的我考慮過即使要夜宿圖書館也不要回去的恐怖走廊……

我的房間就像在宇宙盡頭。(圖源:blog.ocm.com)
(圖源:reddit.com)
(圖源:prcc.edu)
示意當年走廊的燈光,但真的沒這張照片看起來那麼浪漫。(圖源:riversroads.weebly.com)

Sophomore Year:無預警出現的大南瓜

大二那年的萬聖節經歷就相對溫馨些。

那時我已搬離宿舍(跟大一的恐怖經驗無關,只是宿費不及住外面便宜),跟兩位同校生一起在外面租地方住。

這兩位室友,一位是在美國長大的華裔生,另一位是泰國來的留學生。

我跟泰國室友比較熟稔些,她第一年來美國,性格又特別開朗活潑,對所有關於美國的風土人情都極感興趣。

那天我下課回來,看到廚房放了兩個像籃球那麼大的南瓜。

「這是你買的嗎?」我問泰國室友,因為比較像是她會做的事情。

「哈哈對呀,因為萬聖節要來了嘛。」她很高興。

「你要做南瓜燈嗎?」我問。

「當然!」她興致勃勃。

「你會做嗎?」我疑惑。泰國室友從來不進廚房,連刀都不會使,真怕她會做燈不成變血案。

「不會,所以我們一起做呀!」她一派理所當然。

我是不介意甚至有點樂意,因為我也曾想過做,但總會被一些掃興但又很現實的原因阻礙自己實行,例如——「可以是可以啦,但萬聖節過了之後,這麼大的一個南瓜要怎樣處理?」我問她。

「我沒有想過呢,別人應該都是直接丟掉吧?」她很輕鬆地笑著回答。

「丟掉太可惜了……沒關係,反正把南瓜燈先做起來,之後我們再想想。」我說。

有時就是會被這種人打敗。她常常都是先做了再說,我則比較會思前想後,有時倒是她這位新鮮人帶著我體驗了許多美國新事物,我也會幫大剌剌的她注意一些學校和生活的細節,也算是一種互補。

那晚我們雞手鴨腳地做了兩盞南瓜燈,又用刀子又用湯匙的(大部分時間都是我用刀子切她用湯匙挖,慎防意外發生),雖然做出來的南瓜燈眼睛都一大一小、面容扭曲,但我們反面更高興了,哈哈大笑地過了一整晚。

南瓜的下場如何呢?既然本身是食物,最好的方法當然就是把它吃掉。但我不太會南瓜料理,而且這麼大的兩個南瓜,煮出來的菜份量應該很驚人。

不想再加入額外配料壯大份量,也想偷懶,所以最後我把兩個南瓜都煮成南瓜濃湯。

基本上把挖出來的南瓜肉都攪爛、加水煮,再加入牛油和鹽就可以了,簡單到不行。份量我沒有太斟酌,一邊煮一邊試味再調整,只要水和牛油不要一次過放太多,不夠再慢慢加就行,堪稱零失敗料理。而且煮出來的湯賣相也漂亮,是看上去很好吃的橘黃色。

因為實在太簡單了,泰國室友也有加入幫忙,更宣稱那是她人生學會的第一道料理

講究一些的,可以參考Gordon Ramsay的專業級南瓜濃湯做法:

想要東方口味的話,也可以參照Kimono Mom的日式煮南瓜食譜。Kimono Mom是我最近愛看的YouTube頻道之一,這位總是穿著和服出鏡的日本媽媽,示範很多不同種類的日式家常料理菜式。

Kimono Mom有時說英語有時說日語,可以配合英文字幕觀看。

做甜品也可以,今天早上起床時發現她出了新影片教做南瓜布甸,看上去也很好吃。

片中她說在網上看到要將布甸從餅模中順利取出,隱藏秘技是捧著布甸原地自轉(?),然後她就轉了起來,女兒看到也一併原地自轉,畫面很好笑也很療癒。

噢,差點忘了說,當年那一大鍋南瓜濃湯,我們三人喝了三天才喝完

真是飽足的萬聖節啊。


下篇續談我的大三和大四,包括出演恐怖懸疑實驗微電影女主角,還有參與萬聖節大遊行,也終於有些私人舊照可以分享(畢竟是五年前的事,太久遠真的很難找)。

來得及的話今晚稍後出文,不然就待明天,反正美國時間明天才是萬聖節啦。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食譜】為迎接萬聖節而來的南瓜乳酪蛋糕

那些年的美國生活 | 回憶中的蘋果派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