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3 articlesIn total 31075 words

与水川晴子的幻想日记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Ujin Jang吃過晚飯,沿著街燈與夜幕,我與水川晴子在居酒屋門前的欄杆駐足。說著瑣瑣碎碎的無聊話,聽著轆轆作響的行車聲,活像兩個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的小孩。我坐在護欄上背駝著腰,有一口沒一口地抽煙;水川晴子則輕輕倚在欄杆上,左手托住花紋皮的旅行箱,眼神被路邊偶然經過的車吸引。

四月之聲 Shanghai404

Ken林佳樹

今晚整個朋友圈都投身在與平台搏鬥的拉鋸戰之中 一條又一條的《四月之聲》以不同的形式、不同的載體一次又一次出現在朋友圈之中 上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 是李文亮逝世後的文章《發哨子的人》 當時不同的博主用英文、日文、阿拉伯文甚至是emoji 一次又一次地傳播著這篇文章,以抗衡平台蠻橫的刪...

混血兒Benny的怪談

Ken林佳樹

我喜歡有混血兒Benny在場的場合。每次聚會若有人講起怪談,她必定以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作為回應。「請你不要再說了,我可是實實在在的招靈體。」如此一來大家便會識趣不再提起。而我亦能得以乘搭混血兒Benny的逃生艇,逃過各種光怪陸離的怪談。這對於同樣作為招靈體的我而言,實在能省心不少。

女人的獨角戲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신기루女人將洗好的酒杯擺在廚桌上,夕陽的余暉從樹梢與建築物間照射進落地玻璃,輕輕拍進粘著水珠的高腳杯,折射出夕陽時分獨有的蛋黃色。L慵懶地躺在灰色沙發上,白色短袖裸露出結實的手臂,雙腿從寬松的半分褲中舒展出來,肌肉富有力度而飽滿。

保持通話,得閒飲茶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s by Rebecca Mock「保持通話,得閑飲茶。」 十一月初與L別送栗子到機場,這是她臨登機前說的最後一句。語調與平時毫無二致,仿若是與日常裏從酒館喝到三更半夜後的「明天見哦」相類似的東西。但這一次終究與以往不同,她即將飛往大洋彼岸,下一次再會的日期,尚未出現在我們的人生行程當中。

當我們失去新聞自由

Ken林佳樹

黎智英初初被捕時,和三兩好友一同訂閱了一年份的蘋果日報。我從來都不是蘋果的忠實擁躉,文章也只是讀自己感興趣的專欄。在我看來,蘋果的社會新聞報導常常流於片面,內容也不如『端』那般深度有趣。但即便如此,我依然認為——當然如今要改口——我依然希望,蘋果是香港新聞自由最具象征性的一環,是一間『不可失去』的傳媒。

喜歡禮拜日下晝的雨

Ken林佳樹

喜歡禮拜日下晝的雨。既不用工作,也沒有要事在身。睡眠足夠,晚飯未到。無所事事地貓在家裏的沙發,打機看戲,斟茶細喝。大概就是這樣的禮拜日下晝。灰蒙蒙的天忽然下起雨來,擡頭看看雨勢,嘩啦啦的一片,偶爾有雷電低吟,不用關窗,任由涼風夾雜草味拍進屋內,好生舒服。

猫与西多士,凝视冷巷的卫星

Ken林佳樹

关于生活

不如聊天丨Club House觀察日記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Vincent Mahé 你有在玩Club House嗎?最近在好友的幫助下,得以順利拿到邀請碼,與一群陌生人在網絡上共處一室的聊天方式,至少在我眼中,多多少少稱得上「浪漫」。我喜歡說話,也喜歡聽人說話。

家書

Ken林佳樹

不如再談談香港。去年七月一號之後,所有事情都正往着可預見的方向蔓延發展。立法會選舉延期、DQ民主派議員、教育制度的「改革」、沒有三權分立的宣言,甚至包括許多中間派、溫和派被捕的35+大搜捕......隨便拎一樣出來,在以前的香港都必定滿城風雨,政府分分鐘被「擲蕉」,但擺在現在的香...

Forget me not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Zipcy(IG) 大概二十一二歲開始,我发現只要是第一次約會的女人,我便無論如何也無法記得對方的面容。當然並非我記憶力出現問題,約會去的地方,約會中的細節,十有八九能清楚記得。唯獨女伴的樣貌,在約會結束過後,便會像尚未幹透的油畫被用力擦去般,再怎麽努力回想也沒法記起。

【2020 Matters年度問卷】It doesn't matter

Ken林佳樹

前言 第一次參加Matters社群活動,請多指教。初初加入Matters,只是想找個地方寫點文字,記錄自己的生活與身邊的人和事。大概性格使然,我並不擅長與陌生人交流,但能以這種方式參與進Matters,對此我感到溫馨而有趣。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

1

被時間遺忘的二十一天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江口壽史 往下所說的,是一位女性熟人說給我聽的自身故事。故事以第一人稱講述,有關男人與女人,有關思念與分離。分手之後住進前男友的居所這種事情對於我,不,我想對於任何面臨同樣處境的人來說,都會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表面認真聆聽,實則心不在焉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jung_ss(IG) 魚以前很喜歡在聊天的時候詬病我,總是「表面認真聆聽,實則心不在焉」。噢?是嗎?雖然很想說出「不敢茍同呢!」之類的話來反駁,不過仔細想想確實如她所說的那樣,常常會因對方忽然冒出的一句「我頭先講咗D乜?

給謝西嘉續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CONIAII謝西嘉離開之後,我們仍舊不時通話,大多時候選在我這座城市的淩晨。這個季節的夜裏常常下著間歇性的雨,關掉房燈,聽著窗外雨水拍打的聲響,便感覺自己就像黑暗中在魚缸遊動著的魚一般。但在這樣的淩晨,與謝西嘉聊的不過是今天過得如何之類的話題,這...

三明治之旅

Ken林佳樹

搬家之後,新房子有了一間小小的廚房。雖然僅僅只是配置了一臺抽油煙機,不過如果因此把它晾在一旁不用的話,我想大概會受到抽油煙機先生的非議:「新來的這位租客,可是個連廚房擺在那裡都不會用的蠢貨喲」雲雲。加上喜歡的作家最近在自己的專欄大寫特寫做飯的種種好處,於是下定決心,準備好好學習一下烹飪。

世界上最孤獨的海豚之死

Ken林佳樹

Picture by Dolphin Project,base on a true story 星期天清晨六點半收音機報導海豚死去的新聞時,我正在廚房準備煮牛奶。見時間還早,便先打開冰箱上的收音機收聽晨間新聞。新聞小姐像一台尚未研發出情感系統的機器人,冰冷冷地背讀著新聞詞:「本鎮...

墜入月光的小船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永井 博從睡夢中被叫醒,是在凌晨三點一刻左右。我正夢見自己躺在一艘小船裡,小船順著月光在海平面漂浮,耳邊偶爾傳來海浪撞擊船側的聲響。突然間,我聽到有人叫喚我的名字,接著月光與海水隨即退去,偌大的海平面瞬間化為禿地。

失去場所的人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Takayuki Ryujin我們在書信中結識。我曾經像公路電影裡尚未出發的男孩,無數次幻想與她的見面會是怎樣。或許是在星期四,紅茶咕嚕咕嚕作響的午後,我從CD店中出來,由西至東走,她則由東至西去。我們誰也沒看見誰地在某個場所的門牌前擦身而過,並未...

1

纸飞机与飞向月球背面的梦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Aorkgk 二十四歲時,木又有一個同齡的名叫Eve的曖昧對象。Eve住在另一座城市,距離木又的城市車程莫約兩小時。每逢月末,木又便會開車去她的城市,兩個人看電影,吃新開的餐廳,在附近酒館沒完沒了地聊天。

惡作劇的巧合之神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Yuumei我一直有記錄自己奇思怪想的習慣。有段時間常常想起身邊的人和事,便列了個清單,記錄下自己是在怎麽樣的情景下想起這些人的。譬如見到社交平臺有人po了貓照,便想起A家裏也有只橘貓差不多模樣;見到有人約釣魚,便想起上次和B未能成行的釣魚場之旅;...

NHK的紀錄片與我的日記

Ken林佳樹

我與他在網上互相傾訴第一個晚上 便決定和他一起去咖啡廳 共度這個夜晚 見面的第一印象 是這個男子長的真討我喜歡 五官乾净 眼睫毛整齊有序地排列在眼眸上 灰色的襯衫與白色波鞋 著實令人舒適 我們打完招呼之後的第一句話 便延續了見面前最後的話題 我向他訴説與前男友分手的往事 他...

給謝西嘉

Ken林佳樹

illustration by Jasmin Lai 與喜歡的人在一起無所事事地消耗時光,是我迄今為止的人生里最愜意的事。在夏夜的街道,穿過錯綜複雜的舊式唐樓區,僅僅只是為了在城市里無所事事地閑逛。這種事令我不究緣由地著迷。期間電話響了幾次都不要緊,周遭所有事情都像发生在月球背面,時間對於我們而言並無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