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t

八十後,雖身患鼻咽癌,仍相信憑著盼望,可以和所愛的人一起變老。

抗癌日記 (2021 年 3 月 20 日)

最後還是女友的一句話喚醒了我:一年裡某些日子注定是不快的,扣減了這些日子本身能夠快樂的日子已經不多,如果再因為擔憂掛慮,讓這些日子再扣減幾天,真的是十分戇居的事。

近來發生了幾件不同的事,讓我再一次體會時間的意義。

首先,是我剛剛完成了十二針共六次的化學治療。6 x 3 個星期,之前擔任的後遺症,例如手腳麻痹與冰冷幸好沒有出現(我視為沒有出現啦,因為如果非常仔細地感受身體,其實腳板與手指是有少許麻痺的,但如果生活裡有95%的時候都不會留意,我想應該可以當作是不存在吧。)

整個過程其實已經是相當輕鬆(舉一個例前天才完成注射,昨天已經回辦公室工作,不經不覺由早上坐到下午五點鐘才離開。),唯一最擔憂的,是注射其中一種藥物,雖然每次都只有半個小時,但都會非常痛楚,除了需要熱水袋敷舒緩,更需要不停按摩左/右手的某一個位置,已便轉移感覺。(所以每次注射完,其實兩手也有相當多的擦損傷口)

痛楚是主觀的,所以沒有太多的形容描述,想分享的是每次的這半個小時,我的眼睛也是持續望著時鐘(因為手機也沒有精神和心情看)和吊著藥物的架子,一面數著時間逐分鐘逐分鐘的過去,一面看著藥物逐滴逐滴流下來,期盼這半個小時的快點結束。

這種經歷與心情當然難忘,也讓我體會在某些情況下時間的期望。

第二件事,是我接受最後一次治療前的一天,在家中撞到了右腳,腳趾腫了起來,讓行動相當不便。因為知道第二天不但要早起到醫院覆診,還要東走西走到不停的地方接受檢查,為了避免無謂的等候更需要出入醫院三次,所以心情因為身體可能出現的狀況,在早一晚已經相當沮喪。

第二天只飲了一枝營養奶便出發,八點到達醫院,搞完一輪連醫生也沒有見,到離開已經是十點多,連忙(也多虧犧牲了妹妹整過早上的時間陪伴)買外賣吃,再小休一會兒,十二點再次回到醫院,竟然還是在看8:45 am 的症(而我的時間是 9:30am)。等了一輪,知道當天不能接受治療,因為肺炎的檢查報告結果「出唔切」,要遲一天才能完成,回到家中食飯已經是下午兩點多。

即使回到家中心情也是沒有轉好,神不守舍,無精打采。最後還是女友的一句話喚醒了我:一年裡某些日子注定是不快的,扣減了這些日子本身能夠快樂的日子已經不多,如果再因為擔憂掛慮讓這些日子再扣減幾天,真的是十分戇居的事。

很簡單的道理,正面一點看,這個經歷再次提醒我時間的公平與開放性。

這篇日記是早上六點開始寫的,不是我睡不著,而是這段日子每晚都總會睡醒幾次,喝水上廁所,也會因為出汗而熱醒,然後量度體溫發覺又發燒了,就好像剛剛一醒一度,體溫又上升至38.5。因為肺炎的主要病徴是發燒,也因為自己的免疫系統較正常人脆軟,所以我很在意自己的體溫。沒有辦法,所以只好坐在床上,讓身體涼快一點,等待著沒有事情做,便開始寫這篇日記。這些每晚微不足道的等候,讓我醒悟時間是很易浪費,但也很容易好好利用的。

最後最後,和女朋友商量過,我決定重回校園讀書,不知道自己的生命還有沒有三/四年的時間,還得過四十歲完成課程,但我相信上帝的手中時間的超越性,如果上帝能夠使用我,衪一定會為我安排足夠的時間,信心,力量,謙卑,與鼓勵。

這個決定,我不打算再公開說了,所以你能夠有耐性閲讀到此,我希望你會為我禱告,希望上帝的恩典能夠陪伴我行過這旅程,走向尚未確定的終點。

P.S 我會返崇基讀神學碩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抗癌日記 (2021 年 2 月 19 日)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