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t

八十後,雖身患鼻咽癌,仍相信憑著盼望,可以和所愛的人一起變老。

抗癌日記 (2020 年 7 月 19 日)

因爲自己屬於high risk group,感染武肺是會死掉的,所以女友昨天出席過親戚的午間婚宴後,決定和我隔離十四天。為了不使前功盡廢,只好無奈接受,唯有每天好好休息,好好閲讀思考,做好防疫措施,在這兩個星期極度有限的空間裡學習獨立自處。

今天靈修的經文是申命記 6 章,傳統猶太人稱呼當中的四至九節為「示瑪」(Shema),可以理解為他們的信仰核心。雖然在神學院曾修讀初階希伯來文,其中一份考試內容是要背誦申命記六章九節,但畢竟是兼讀課程,一完成考試就忘記了大半,只記得以下一句:

Sh'ma Yisra'eil Adonai Eloheinu Adonai echad

Hear, Israel, the Lord is our God, the Lord is One.

耶和華是我獨一的主。

「唯有」,「獨一無二」,「沒有替代」,這樣的概念其實在現今的世上越見罕貴。面對看似這麼多的自由和沒有窮盡的選擇,要好好約束自己的身體和意念,「盡心盡性盡力」只專注於一個目標地過好日子,其實是相當費力氣的。除了理智的能量,還需要聖靈的憐憫,才可以在各式各樣的思念情緒中好好堅守位置,不吃多餘的東西,不牽動多餘的煩惱,不記掛太遙遠的將來,不隨意逛街遊花園,像一個小孩子般清心過日子。

今天終於讀畢陳韋安的新書。在最後的一篇講章,作者故意收錄了在2017年他對雨傘運動的回顧作為總結。「那動人的時光」,下一句當然是「不用常回看」。他在這篇文章談論兩個有關時間的希臘用詞,Kairos (時機)與Chronos 「時間」的分別。

Kairos 是特別的時間,精彩難忘特殊,是充滿戲劇性的一刻,雖然是曇花一現,卻好像是永恆的瞬間。Kairos 是屬於上帝的時間,然而人害怕沉悶寂寞,處處想複製Kairos,讓我們每天都可以重溫捕捉那難忘的一刻,將kairos 填滿我們每天的生活,可是這種廉價的kairos,讓我們越來越不懂得與chronos 相處。

甚麼是Chronos?就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漫長並且一去不復返的時間。沒有高潮疊起的片段,彷彿只是沿着一條沒有盡頭的時間線,慢慢向前爬行渡日。我們要學習,其實絕大部份時間我們都活在「漫長無光」的chronos 裡,等候下一次kairos 的來臨。在兩個kairos 中間的漫長黑暗中,作者勉勵我們:「要把握時機,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不僅是buying back the time,更加要用盡一切方法可能,「買贖時機」,在艱難的日子憑著內心的一點光明,對基督一點的盼望,從邪惡的手中換取時間的質量。

我相信2014 年的Kairos 已經重臨,所以我希望上主可以賜我能量,在這個kairos 中,轉化身邊的黑暗,讓上帝的旨意能夠活在這個地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抗癌日記 (2020 年 7 月 18 日)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