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中二病晚期患者 #無藥可救拖延症 #努力在精英班生存下來 #耽美百合我的愛 小號@貓小七 IG: @m.s.t.y1015 歡迎大家都來追踪我的賬號!

魔法学院(13)下

(edited)
原来昨天是黑色星期五额

奇异的一幕发生了,他们的身体撞上厚重的石门,并未受到任何阻拦,竟穿它而过。 

他们在乌鸦隐士的指引下,毫无障碍地进入了被锁上的房间。 

 房间没有窗,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莉莉安凭借平板散发的一点微弱光线,才勉强看清房间内。 

这间房内的陈设与其他考生住的房间并无不同,只是家具更加老旧,屋檐上到处都是细细密密的蜘蛛网,地上也铺了厚厚一层灰,他踩在上面,轻易便留下了清晰的脚印。 

屋内角落里有打开的行李,只是里面的东西已经全发霉。衣架上晾着已经干成风干腊肉般的衣服,床头还有一些吃了一半的发腐食物。 

这里有人短暂生活过。 

除此之外,房间衣柜上方摆着一盏灰扑扑的灯,细细长长的,通体呈深蓝色,里面并没有灯芯。 

米罗神色紧绷:“你确定这里绝对安全?” 

“你们大可放心,他们绝对进不来。” 

冷不丁地,他听见了人语。 

装乌鸦的口袋一点点瘪了下去,与此同时,那盏唯一的灯亮起了温暖的米黄色的光。 

光线逐渐明亮,为兩人照亮一隅,周遭在它的衬托下,越发的黑。 

脚边倏然多了个影,莉莉安抬头,虚晃的灯光下,那只乌鸦,变成了一个灰袍老人。 

老人有点怪异,他的牙齿很白,齐全规整,脸却皱得像暗黄『色』厕纸,身体干瘦枯萎,似乎快死了。

从牙齿看年龄,老头应该很年轻,但外在上,他是个如假包换的老人。 

“我是隐士,”事态紧急,老人怕耽误,立即解释道,“这里在六个小时内绝对安全,这是游戏规则给玩家方,也就是你们,找到隐士牌的奖励。你们完全可以在这歇一下恢复体力。” 

米罗刚要松口气,眉头又皱起。 

“你的完全不用担心只指外面的人进不来?” 

隐士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问,他有些茫然了:“我……不知道。” 

得到隐士不确定的答案,米羅不知为何,心口一阵发闷。 

莉莉安眉头深锁,暗暗攥紧了手,当即道:“我问您答,可以吗?这样快些。” 

隐士知道事态的严峻,欣然点头。 

米罗:“您是不是上届塔罗游戏的玩家?” 

隐士眼里闪过震惊,显然是没想到两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知道了如此多的信息,他暗自欣喜,点点头:“是的。” 

莉莉安心急地问:“那女巫呢?这游戏到底怎么回事?” 

“你等我一下!” 

隐士在长袍里翻找,最后小心翼翼地掏出了一张脏兮兮的羊皮纸,递给了米罗。 

米罗扫了眼,羊皮纸顶端写的是——塔罗重生法。 

往下还有密密麻麻的小字。 

接下来的两三分钟内,莉莉安一边看羊皮纸,隐士一边交代他所知道的。 和他們猜测的出入并不太大。 

大约三四百年前,有个坏事做绝的塔罗巫师,被其他巫师联合封印在此,从此与世隔绝,再也出不去。 

她想复仇,却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老去,无济于事。她不甘心就这样消匿,于是潜心研读据说是天下最为强大的女巫露娜,贝尔的巫术着作——《撒旦福音》,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最终参破了古老的已经失传的塔罗邪术——塔罗重生法。 

塔罗重生法,也就是他们现在所加入的这场游戏,顾名思义,可以通过塔罗帮助人转世,延续生命,从而得到永生。 

塔罗转世法的有效时间是七夜,也就是42小时,在此期间,塔罗巫师将在其他牌的帮助下,按照这个顺序,将他们一一杀死献祭给天地,从而获得重生的力量。 

但是天下并没有免费的午餐,女巫要顶着虚弱,冒着被祭品杀死的风险,去搏下一世。 

塔罗转世法,本质是一场游戏,一出博弈。女巫不小概率转世成功,但祭品们却也不是毫无机会。是女巫的转世之路,也是祭品们的自救之路。 

塔罗转世法,祭品能靠聪明才智逃离游戏,也能让女巫转世失败,甚至能夺取女巫的转世之力,成为下一届法力通天的塔罗巫师。这些都是塔罗转世法上明确记载的,是真真正正的可能性。但因是邪术,当然偏袒于女巫,所以祭品的自救难如登天。 

女巫方,杀死祭品的顺序最好不要乱,如果能按照顺序完美的将每个祭品都杀死,女巫将在转世中巫力更上一层楼。 

如果顺序颠倒错误或在游戏时间内并没有将祭品全部杀死,女巫转世失败的概率将会大大增加,且转世后,她的巫力会大幅度衰弱。 

每届游戏中,除了顺利逃脱的玩家,在死亡玩家中最后一个死的,将会成为隐士,指引下一届。 

而他死之前走到的位置,将决定了下一届找到他的玩家的游戏起点。 

他之前走了多远,下一届玩家将顺着他的进度继续前行。 

隐士说,这张记载了塔罗转世法内情的羊皮纸,是上上届的隐士费尽千幸万苦从女巫手中夺得并郑重交给他的。 

他希望自己顺利逃脱,可他还是死在了游戏里。 

他看上去衰老,实际年龄停留在了29岁,他失败了,在女巫的转世中,被掠夺了生机,从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眨眼间变成了命不久矣的老头。 

隐士怔住,一时竟说不出话。自己无疑是上一届最优秀的那个玩家,否则也不会成为最后一个死掉的祭品。

而眼前人,他面对的,是比他当初遇见的还强的塔罗巫师。 

塔罗转世法已经偏心到了这种地步,缔造了游戏,却连祭品方的完整游戏规则都没写。 

一切都隐藏在游戏中,需要弱小的祭品自行探索发掘。 

隐士平复好情绪,对之前那一幕闭口不谈,指着周围,道:“这是我生前选择住下的房间,死后会成为下一届玩家的短暂庇护所。” 

米羅正在整合所得信息,思索脱身保命之法,闻言心不在焉问:“那另外两件房是什么?” 

隐士难得轻松地笑了一下:“魔鬼牌上的魔鬼。或者说,只要不是由我引进来,进入这三间锁上的房间中的任何一间,都会遇上魔鬼。” 

…… 

魔鬼不杀自己,是因为它受女巫控制,按照死亡顺序,现在还轮不到自己死,女巫出于一定目的,暂时不想杀他,所以只是叫怪物重创他。 

但莉莉安就不一样了,按照死亡顺序,本来下个死的就是她,如果她在上锁的房间里遇到了魔鬼,女巫绝不会叫魔鬼放过他。 

垂眸不语的莉莉安倏然抬头,深黑的瞳孔里,有一丝奇异的光,说出的话却荒唐可笑:“死了就能活了。” 

祭品方潜藏的游戏规则、命运之轮可能给出的正确指引,塔罗转世法上所书的祭品胜利的三种结局、为何找到关键的隐士反而成了牢笼里的困兽,似乎一切都有了答案。 

成为困兽,是因为困兽也能够自救。 

是因为生路近在咫尺,即使他被困在这里,依然能够抵达。 

而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 

“你清醒点!你到底在说什么?!”隐士急道。 

莉莉安眼里清明一片,缓缓笑了起来:“因为这次考试的主题,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啊。” 

恍惚间,那声笑似乎划破无声死寂的黑暗,划破过去无数个漫漫长夜,指引人前往未知,拥抱可能的渺茫的希望。 

隐士惊恐地看着莉莉安弯腰飞速拿起一边的剑,毫不犹豫地刺向了自己的腹部。 

“你疯了!”隐士尖叫地就要夺下他的剑,却为时已晚,莉莉安已经被剑刺穿,仰面倒了下去,倒在了血泊里,眼底洞悉冷静的光一点点涣散。 

她的脸苍白如纸,脆弱地像个透明人,连呼吸都困难,却轻松地笑了。 

仆人曾说,命运之轮可能会给出正确的指引。 她一直以为正确的指引需要他们自己问才能获得。 可命运之轮其实早就给出了答案。 

命运之轮,有蛇的那半边,赛特代表死亡,所以象征的是危机四伏的月亮天象,而另外半边,象征的是安全明亮的星辰天象。 

而代表星辰半边的,是人身狗头的安努比斯,塔罗牌里,他是古埃及……死亡魂灵的导师。 是超度死者的引导。 

不择手段向生的人,却在悄无声息中走向死路。 因为如果无法看破生路,第七夜,这些求生的人,都会死亡,成为天地的祭品。 而只有甘愿向死的人,才会走向新生。 

向死而生。 

塔罗转世法里明确记载,祭品可以利用游戏规则成功逃离古堡,甚至战胜女巫,更有甚者,夺取女巫的力量,成为下一届塔罗巫师。 

它只明确指出了祭品存在的生路,却并未言明,他们该如何走上那条充满生机的路。 

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答案。 

女巫以身涉险放手一搏,才有下一世。祭品自愿赴死,自己杀掉自己,方有一线生机。 

莉莉安冷酷到近乎不近人情,似乎从不会被情绪影响正确的判断。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但她又真真实实的活着。 她如命运之轮所暗示的,获得了新生。 

但新的危机也随新生孕育而出,因为生命是个轮回。新生之后,人无可避免地又陷入了濒死境地,命运之轮又开始旋转,从死到生,从生到死。 

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永无宁日,永不止歇,或许才是生命的真谛。 

而眼下就有一条明确的生路,摆在他面前。 

莉莉安在一片漆黑里站起,倚靠在墙壁上,微仰着头,眼里的光忽明忽暗。 

她自杀复苏的那刻,有东西在他的耳边反复吟唱一句咒语: 

“塔罗转世法啊,只有活死人,才有资格转世……” 

“只有活死人……” 

“才有转世……” 

那一刻,黑暗里,安努比斯冲他友善微笑,他的目光那样温和虔诚,雖然他吟哦的东西,莉莉安半个字也听不懂。 

反倒是耳边不知名生物说的话,字字清晰,深入灵魂。 

可平板上,立即就出现了明确的话,肯定了不明生物所说的话的正确『性』。 

那句话的意思,似乎很好理解。 

活死人,活死人,先活过后又自愿赴死的人,也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他是活死人。 

而“活死人才有转世”这句,换一句话说比较恰当——只有活死人才需要转世。 

她现在不属于考生,他需要转世,重新变成活人,重新获得考生身份,这点毋庸置疑。 

而转世这个词,从副本开始到现在,一直是用在……女巫身上的。 

女巫不死不灭,这句话的意义——考生在游戏过程中,根本不可能杀了女巫。 

但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转世的方法。 

塔罗转世法上明确记载,祭品甚至可以在游戏中掠夺女巫的力量,成为下一届塔罗巫师。 

而生路已经很清晰地摆在他面前。 

——按照死亡顺序,利用魔鬼、高塔、死神牌,加上自身实力,去构陷杀掉祭品。 

走女巫正在走的路,转变身份,为了成功转世而努力。 

不过她得先去会会这个老妇人。

......

莉莉安來到了他们最开始被仆人引进的那间房。 

老妇人依然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莉莉安已经得知了她的身份,她就是塔罗巫师的真身。 

行将就木的塔罗巫师,按照塔罗转世法要求的那样,破釜沉舟自裁,变成活死人,顺利开启游戏,然后在游戏过程中,按照死亡顺序向天地献上祭品,祭品达到一定数目,塔罗巫师就会在游戏结束后成功转世。 

这是一个完整的过程。 

所以主题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因为女巫也必须自裁,才能开始转世。 

窗边干枯的树枝上立着两只乌鸦,正来来回回晃着脑袋,机警地观察四周。 

莉莉安如今这种状态,并不会被发现。 

他从之前和隐士的交谈中得知,这些乌鸦就是上批游戏失败的玩家。 

他们死亡变成祭品后,将在下次游戏开始时,成为乌鸦仆从,负责帮女巫监视下一届玩家,同时,他们也是游戏规则的一部分。 

一个仆从对应一只乌鸦,同时也对应一个玩家,那是因为,仆从曾经也有身份牌。 

当时乌鸦跳舞,仆从按照一定顺序排成一排,那个顺序,就是上一届游戏时,他们的身份牌顺序,排在第一个的仆从,是上一届的愚人,第二个是魔术师,以此类推。 

所以仆从手中的乌鸦飞到了考生手中,也就表示,考生继承了他的身份牌,第二个仆从手中的乌鸦飞到了莉莉安手中,第二个仆从是魔术师,所以莉莉安的身份牌就是魔术师。 

这是一种游戏的传递,乌鸦跳舞,其实是上下届的交接仪式,舞蹈内容里乌鸦三两成群还是形单影只,则在暗示这届玩家间的人际关系情况。 

一切都有迹可循。 

莉莉安径自走向铁栅栏边,眼下她这种状态,没了乌鸦监视,女巫并不能第一时间赶来制止他,再好不过。 

不过女巫留两只乌鸦在这看守,也间接说明了,老妇人的重要程度。 

他现在就算被女巫发现,女巫也杀不了他,只是到底会对他接下来行事造成巨大阻碍,所以他还是越快越好。 

莉莉安撑住铁栅栏中间的边,轻轻翻了进去,弯下身,摇了摇床上沉睡不醒的老妇人。 

“嘎”一声,窗外的乌鸦或许是看到老妇人的肩膀莫名其妙地动了动,第一时间叫出了声。 

她心下一沉,回身望了眼门边,手上摇晃的力度陡增。 

门外不远处,已经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应该是女巫赶过来了,谢池一低头,老太婆不知何时已睁开了眼,黑漆漆的眼珠死死地盯着他的脸,似乎在辨认他的身份。 

她能看见自己! 

“唔唔唔唔——” 

老太婆激动地仰头想要说话,她一张嘴莉莉安才发现她没有舌头! 照隐士所说,她分明就是女巫,女巫加入转世后,竟狠心连自己的舌头也割掉了!  

 莉莉安心思疾闪,冷静地问:“你不是女巫?” 

女巫分明就在门外,除非她可以同时操控两个躯体,否则眼前这老太婆的灵魂根本不是女巫。 

老太婆愣了下,却摇了摇头,在莉莉安茫然的眼神中,摇得越发快。 

莉莉安僵住了。 

他问“你不是女巫”,老妇人给的答案是否定的,也就是说……她是女巫? 

怎么会?她是女巫,那外面的是谁? 

莉莉安怔了怔,倏然意识到什么,眸光一紧,飞速道:“你是最开始发现塔罗转世法的塔罗巫师,外面的是后来夺取你力量的玩家?成功转世的是她,但你的部分灵魂也留在了她身上?” 

这次老妇人开始拼命点头,激动得眼泛泪花。 

莉莉安心下微骇。所以现在的女巫加入转世前,毫不留情地割掉了自己的舌头,她怕那个残留在她身上的初始女巫魂灵向玩家透露对她不利的信息! 

而玩家一开始来到这里拜见老妇人,是為了告诉他們,老婦人才是真正的塔罗巫师,外面的是玩家,是在某一届更迭中,顺利杀死诸多祭品夺取转世机会的玩家! 

隐士所知甚少,根本不是没有玩家成功过!而是成功的那些玩家,早就与邪恶的女巫无异! 

立场不同,成功的玩家,早就站在了隐士的对立面! 

这才是残酷的真相。 

放在房间一旁的欧式摆钟被一只鬼手飞速地拨弄着,转眼就到了第七夜,系统机车的声音响起,“恭喜唯一以优秀成绩通关的考生——莉莉安,还有唯一一位刚好及格的考生——米罗,本次测验结束,被杀害的考生和最后十名将会永远留在这个世界,成为乌鸦,而其他考生全部均需要重考。本次测验结束,将会进行运送。”

莉莉安在被运送的时候隐约听见了女巫猖狂的大笑,甚至她说话也有些吃力,“哈.....哈哈,莉莉安,你以为你是谁?!你也只不过是一个傀儡,你永远无法打败我!傀儡永远比不上人类,哈哈哈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