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逆旅小区(4)

好像开始恐怖了嘿嘿

不,这根本不是原本的那个小区!


坐在一旁的保安员大爷悠哉地摇着扇子,坐在摇椅上,正在和隔壁穿著花襯衫的大妈唠嗑聊八卦。


此时两人都留意到这边的五人,热情地招着手,“一群小年轻的都愣着干嘛,最近外面不太安全,赶紧回家啊。”


然后那个热情的大妈刻意压低声音,正欲说些什么,旁边的大爷却打断了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乱说话。


五人也乖乖和大爷大妈道别,大妈回复了原来的大嗓门,就算是远处的五人也能听清楚一大半,“为啥子不让我告诉那些新来的娃娃这栋大厦不吉祥...你没听说过那个传说吗?那个鬼娃娃...”


刚拉开大门走进来的一个老太太也凑过来说,"王嫂,你可不知道了,这些让外人知道当然不好了。"


季冰纯熟地拉开了老式电梯的金属伸缩样式的栅栏门,示意几人进去,直到电梯开始运行,季冰才徐徐开口,“相信你们也知道我们已经不是处于原来的逆旅小区了。”


电梯内部的灯光一明一暗地闪烁着,像是透过昏暗的灯光向人们讲述着岁月的沧桑,而每上一层就像重温了一段人间沧桑和百年光阴的旅程。


言喻像是有点迷茫,“我们现在其实算是穿越到过去了吗?”


电梯突然停下了,4和5两个数字微妙地同时亮起。

电梯门打开了,眼前的景象却提醒着众人他们现在处于的是两层楼之间的后楼梯位置。


秦绘从电梯里走了出去,看到拐弯处后上一层的数字牌,写着一个阿拉伯数字5,接着他倚着楼梯探出身,验证了他的推测,“我们现在是在四楼半吗?“


几人也陆陆续续眼看没什么危险,也跟着秦绘出了电梯,下一秒,一阵弹球声在走廊响起,那声音却像是格外沉重的东西砸在地上。


一个圆滚滚的红色皮球不知从何处而来,凭空出现在楼梯上,不近不远,就在他们附近往下的两层,可是诡异的是这个皮球不往下滚,反而顺着楼梯弹到楼上去了,还距离几人越来越近。


季冰不自在地看着那个皮球,感觉总不是太好,不禁退后了几步,却撞到了一个特别娇小的身体。


季冰尖叫了一声,一下子就扑到言喻怀里,秦绘打开了手机电筒,一下子照过去,为灰暗封闭的后楼梯带来了一丝明亮。


那具身体的主人听到声音转过身来,那是个瘦弱的小男孩,他脸颊有几道还在淌血的口子、嘴边有暗红色的伤疤、瞳孔放大到极致,眼球就像是被蒙上了一层灰色的雾气似的,让人看不透,很是吓人。


小男孩只是看了几人一眼,退后了几步直到紧急出口的位置,灯亮了,小男孩的身体在灯光下像是呈半透明状,他也不说话,只是咧嘴一笑,就消失了。

墙上本来像是水痕般不显眼的文字渐渐显形,结果几乎半壁都是这些不知名的文字,几人打量着它,只有季冰默默掏出手机偷拍了一张。


她还未来得及放大图片仔细查看,就被言喻叫了过去。


那张图片根本不只是那副墙上的文字,还有一个男孩和女孩一左一右抱着一个比他们高上半个人的姐姐,像是在撒娇,三人皆笑容满脸。

...

深夜。


一栋寂静的老楼里的后楼梯上,只见一个小男孩用左手在墙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字,嘴上虔诚地念念有词地说着什么。


仔细一看,字竟然是反的。


隔壁有个小女孩坐在楼道中间,单手托着头看着小男孩写字,容貌意外地像那个小男孩。


"啊!" 小女孩以为小男孩在呼唤自己,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却失足一脚踏空,直接从楼梯高处滚到下面,她满脸都是淤黑色的血,她却像是感知不到痛苦,嘻嘻地笑了出声。


墙上稚嫩的字迹像是被人清晰地念出来,“男孩女孩出来玩。


月亮亮得像白天!


抛开晚餐和睡眠,


携朋带友游大街。


伴着一声呼哨,


伴着一声号召,


伴着一个好意愿,或者干脆都没有。”


小男孩写完后干脆拉上旁边打着哈欠的小女孩,两个小孩一边吟唱着这首童谣,一边蹦蹦跳跳地在转圈,灯灭了,一切却变得明亮起来了。


此时一道惊雷劈过,闪电映出两人灰白的脸,刹那间,一切都消失了。


除了墙上那行已经入木三分的字迹。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