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蝴蝶效應(2)

(edited)
繼續猜猜看呀!這個是一個萬字+的大長篇哦!

“本輪的考試——《鏡子的破碎》即將開始,本場監考官Z將會為考生監考且宣佈題目。” 

 “叮咚!請考生準備聽題。” 

 考場響起鋼琴彈奏的Fur Elise,優美的音樂反而令所有人更加緊張,在這段循環的答題鈴聲在響起后三十秒額然而止,而考生們低頭才發現自己剛才像是被麻痹了一樣全然無法察覺自己的雙手雙脚都被捆住了。 

Z道,“本輪考試只有一道選擇題。” 

Z繼續補充,“你們需要集體做出決策,正如莎士比亞的名言,To be or not to be,本輪面試的投票規則為:少數服從多數,數量即正義。” 

“我們在101位考生的位置下擺放了炸彈,三分鐘后有一百個人的炸彈將會被引爆,而這些人都將會被淘汰,只有一種方法可以令你們的炸彈不被引爆,你可以選擇按下按鈕,而一位考生的炸彈將會被隨機引爆,而這個人的犧牲可以令剩下的人暫時不需要被淘汰,但是這個人很有可能是你,當然你也可以按下棄權的按鈕,若投此的人數超過半數,依然會有一個人被炸死。” 

Z的聲音染上了幾分玩味,“投票的結果是絕對匿名的,出現的只會是兩者占比的百分比。” 

兩顆按鈕在石椅上浮現,一紅一藍,而上面分別寫著Yes和No. 

大部分人面面相覷,臉色都不太好看,看起來是有些無措了,他們本來以爲真的只是來做測試的,就普通地考試做卷子,而并非這種實戰形式的。 

Z突然開口,“考試時間僅有5個小時,未能完成者則會淘汰,祝你們好運,真正的救世主就在你們之中。” 

 林楚年默默記下Z所説的一切,雖然她并不確定淘汰的意思是什麽,但肯定不是什麽好東西。 

 坐在林楚年身旁的一個男人不懷好意地看了兩人一眼,似乎正在對兩人打什麽壞主意。 

 那人鋒利的眼眸中充滿著商人的功利,用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說,“¡Vota ahora! De lo contrario, todos moriremos.” (立即投票! 否則,我們都會死。)然後很快按下了YES. 

這裏的人來自世界各地,時間早已變得混亂,甚至停滯,唯一能夠知道目前時間的方法就是看向外面大屏幕的倒數沙漏,旁邊甚至還體貼地附上了他們剩餘的秒數。 

四周吵吵嚷嚷的,直到有一把女人的聲音像是定海神針那樣插到狂風暴雨的大海之中,林楚年一眼看過去,是一個身材高瘦的女人,戴著金絲眼鏡,她整個人都極具領導者的氣勢,“你們通通給我閉嘴!這裏說了少數服從多數,那麽只要我們一半的人投yes,另一半投no就能完美制衡局面,沒有人會死。” 

另一個男人開口,“隨機淘汰一個人就可以救下剩下的一百人,難道你們不懂怎麽決策嗎?!這還有什麽值得好猶豫的?!快按按鈕!” 

 那個西班牙男人語速極快,要是不是母語的話幾乎讓人聽不清對方在說什麽,“Señora,¡Hay 101 personas aquí! ¡No hay forma de que el singular se divida en la mitad del promedio! ¡Si no votamos sí, todos moriremos en este lugar infernal!” 

(女士,這裡有101個人! 單數是沒有辦法除以平均值的! 如果我們不投贊成票,我們都會死在這個地獄般的地方!) 

 那個女人沒有再説話,只是默默按下了NO的按鈕,林楚年有些糾結,求助一般看著陳亦舒,“你有什麽建議嗎?” 

 陳亦舒攤了攤手,林楚年羡慕地看了看她,或許在這樣危險、死神隨時拿著鐮刀準備殺人的環境下還是一臉輕鬆不在乎只有陳亦舒了。 

 陳亦舒凑在她耳邊,放輕了聲音,像是生怕説出來的話被隔墻之耳聽見,她用一種説笑的口吻道,溫熱的呼吸噴灑在林楚年的耳畔,“Z說了投Yes死亡的機會比較大,況且大部分人都會不喜歡當好人,而選擇自保,所以根據這樣的心理,我會投No.雖然不是百分百,但這樣比較保險呢。” 

 林楚年本來以爲她只是在開玩笑的,但説出來的話卻極具邏輯和縝密,像是經過了多次反復思考而得出的結果。 

 話音剛落,陳亦舒就直接按下No的按鈕,林楚年見狀也按下了按鈕,選擇No的百分比剛好有49%,而Yes則是51%,差不多是差距兩個人。 

 Z得到投票結果后,“投Yes的人占比較大,因此一名不幸的玩家將會被炸死。” 

 考場陷入一片黑暗中,頭頂上突然亮起一盞奪目的大光燈,像是邀請現場觀衆上臺與表演者一起,它在場裏轉了幾圈,每個人都幾乎被照到,隱藏在黑暗中的陳亦舒的視綫隨著燈光打量著衆人,她本來以爲關於淘汰的選擇會是有邏輯的,但按她目前看來似乎是完全隨機的。 

直到刺眼的燈光停留在一個滿嘴意大利語的女人身上,“Aiuto!!Aiuto!!” 

 火光就地騰起,爆炸聲僅有一聲,但她的呼叫聲隨之消失,像是一滴水掉進了海里,毫無波瀾,四周的人尚未來得及反應掩住口鼻,激起的粉塵令他們咳嗽起來,大部分人都冷眼旁觀,生怕但凡自己多看一眼,自己就會變成下一個她,即使有看的,眼神也是帶著憐憫,然後迅速別開了目光。 

 沒人想要救她。 

應該説,大部分人都認清了事實,知道自己無法跟Z制衡,無法做到任何事情。 

 “考生Kelly Katlin 被隨機淘汰。” 

 林楚年像是回憶起了什麽夢魘一樣,滿額都是汗水,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呼吸特別急促,“那聲爆炸聲...也太真實了吧...” 

陳亦舒頓了頓,“因爲那是真的爆炸。” 

TB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