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靈Y.L.

向陽而死,向死而生 #中二病晚期患者 #努力在精英班生存下來 #耽美百合我的愛 小號@貓小七 IG: @m.s.t.y1015 歡迎大家都來追踪我的賬號!

蝴蝶效應(17)

要活下來,就要先把希望殺死。

主系統。 

原本穩定的數據無規則地狂流起來,如瀑布,如星光 

“哎呀,真的是太討厭了。” 弗萊迪愉快地收回手上的槍支,擦了擦濺到手上的鮮血,“怎麽又是這幾個人。” 

一直站在一旁的女孩但笑不語,“捉迷藏是我最喜歡的游戲之一。這個游戲因爲它的未知而令人懼怕,兩個原本互相信任的人,相互廝殺,互相利用,互相欺騙。” 

“而兩個看起來最堅不可摧的人,實際上最一擊即碎。因爲他們對彼此無條件和毫無保留的信任,成爲了離間他們的最佳方法。” 

女孩拍了拍手,“好戲嘛,即將就要上演了。” 

眼前的大屏監控裏剛好拍到幾人進入那棟建築的情景,弗萊迪有些奇怪,“不過Z,爲什麽這裏有維奧森的建築?是系統出錯了嗎??“ 

考場裏,一般而言是模擬現實生活,但是跟現實有一定關係的東西是絕對不允許出現的。 

目的就是不想讓考生對此有任何代入感,以確保他們能徹底將現實和考試分開了。 

Z思考了一陣才回答,”我也不清楚。“ 

”不過昨天考場的能量波動有些過於嚴重和奇怪了,可能跟這個有關係,我稍後去檢查一下好了。“ 

”那就好。“ 弗萊迪道,”畢竟這也能勉强算是我最後一個監考的考試。“ 

”我可不想要搞砸。“ 

”是嗎?Freddy,雖然你現在口上是這麽説,但不知道爲什麽我縂覺得你很享受,甚至有一種...説不出的快感。“ 

”話説你回到縂系統之後,應該會選擇留下來吧?“ 

弗萊迪眼中有一些動搖和迷惘,她只是頗爲無奈地笑,“我也不清楚。” 

“我大概是會選擇留下來的,雖然那裏規條很多,也不容許我隨意屠戮,但是作爲一個被格式化的系統,我對真實的一切只有一個模糊的印象,我甚至乎回答不上來你,真實的我究竟是誰,我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個人看來,留在主系統繼續當一個監考官應該會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吧,雖然我覺得這份工作是挺無聊的,但是...這裏最起碼有我認識的人。” 

“嗯,那樣聽起來也挺好的。” 

弗萊迪伸了一個懶腰,慵懶的眼神變得銳利起來,”畢竟主系統曾經做過這麽多骯髒事,可是沒有一件能曝光的呢,要是這群人中間有個什麽搞自媒體的,那麽我們的金主可要玩完了,當然我們也會跟著失業,生命也要可憐地終結了。“ 

“走吧,我們回去考場殺人滅口了。“   

...

周喬洛想讓張萊保存體力,於是自己搜了大半層,再跟張萊一起搜完剩下的部分。 

她們這邊的收穫不算很多,除了無意間在那堆實驗報告和書本中發現的一張紙。 

準確來説是遺書。 

它巨細無遺地交代了一個實驗品從被抓進來,直到被注射藥物,到後來奄奄一息,油枯燈盡,最後在生命力的緩慢消逝中,他最終被抛棄,被拖離實驗室,成爲了大堂樓梯口的那堆尸山的其中一員。 

兩人看完之後心情都有些沉重。 

此時陳亦舒和林楚年也是順利搜完兩層,帶著自己的發現往三樓走。 

她們在一二樓的實驗室中找到了大量的藥劑,有些試管已經被打碎,裏面紅紫色的試劑混合在一起,像是黃昏時太陽馬上被雲霞淹沒,臨近月升之際那種顔色,像是倉皇逃走時候不小心弄到的。 

兩人都不太熟悉這種化學的操作,也沒有多弄,只是抄起一份人體實驗報告匆匆走了。 

“人體改造計劃?” 

陳亦舒再翻過幾頁,後面的紙張被試劑弄濕過,字跡已經是化開的模糊一片,只能隱約看到一句:要活下來,就要先把希望殺死。 

卻沒注意到暗處有兩雙像是蛇蠍那樣狠毒的眼睛,正死死盯著他們。 

她們走著走著慢慢陷入了一片黑暗的走廊,陳亦舒突然出聲:“楚楚,緊跟著我,記著,要是一會發生了什麽意外,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我。“ 

林楚年嗯了一聲。 

林楚年直覺一向很準,也充滿警覺性,她走著走著,突然發現有點不對勁。 

平日她和陳亦舒達成了一種默契,就是一前一後地走,從不并列走,亦舒走著走著就去了後面,説是要給自己殿後,但是現在緊隨自己身後的脚步聲越來越小,最後幾乎叫人聽不見了。 

林楚年心下一驚,她和陳亦舒走散了,現在她想到的兩種可能性,要麽Freddy現在就跟她共處一室,要將她殺人滅口,於是爲了讓自己落單,它將自己分割在了一個沒人的平行時空,因此自己此刻一定于鬼魂狀態無疑。 

“亦舒?...亦舒?!” 

”楚楚,別再説話了!別回頭,跑。“ 她的聲音難得不冷靜地顫抖著,”快跑!!“ 

林楚年對這棟建築的内部建構完全不瞭解,只能一味往前跑,偏偏這條走廊像是長得沒有終點,全速跑了三分多鐘后,林楚年速度開始下滑,身後拖著鎖鏈的脚步聲偏偏越追越近。林楚年簡直感覺自己能感受到那股寒氣一直往自己身體裏鉆。 

可以這樣説,林楚年在四人中體力是不濟的那個,她是屬於那種智力擔當,負責思考對策的那種,因此陳亦舒一般都是讓自己盡量幹少一點,以求自己平日蘊藏的力氣足以讓自己成功逃命。 

豆大的汗珠從林楚年額頭上順著臉頰留下來,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無法支撐多久了,她只是在腦海中飛快思考讓自己能夠破局的方法,她可以肯定這種考試無論如何,在規則上,自己一定可以有能夠鉆漏洞的方法。 

對了!!Freddy身份非絕對,在幾天前,顯示屏上曾經有一段時間由於Freddy數量多餘正常人類,因此Freddy陷於被人追殺的局面。 

但現在她反而有了一種新的想法。 

TBC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