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魚

就是一條鹹魚!

我看《時代革命》

(edited)
香港人,大家共勉!


電影不是把大家帶到黑暗裡,
而是把大家帶過黑暗,
在黑暗裡檢驗一遍,再回到陽光底下,
你會明白該如何面對生活。
──李安

當初得知台灣準備公映《時代革命》,我會成爲朋友中少數可以到電影院觀影的人時,看不到的人都和我說:「你要替我們好好看。」我口是心非的答應了,其實心裏想的是每個人對這場運動的理解和感受都不一樣,我只能替我自己看。我很害怕我的無知消費了傷痛,公映第一天看完紀錄片後,拖了又拖,都沒有把答應要寫給朋友的這篇寫完。

不管日子好或壞,時間總是過得飛快,今日再回看,失敗是肯定的,我可以接受檢討和總結經驗,但我拒絕以批評的態度去責駡運動中的任何一位抗爭者,尤其最年輕冲在最前面的那一批。以下所寫一切,僅當是對曾經勇敢過的人表明一種態度──我懂你的付出。

怕死過

我看《時代革命》最大感受,就是聽到抗爭者在紀錄片裏多次説到,好驚/驚會死。尤其理大一役,被圍困時,手足嘗試從污濁的地下水道突圍,那種在窄小空間逃亡的窒息感;萬一死在下水道裏,無人知道無人收尸的恐懼感;紀錄片都忠實地記錄下來了。我才知道原來手足們也怕死過,他們並不是只有無所顧忌的孤勇。那一刻他們由一群黑衣蒙面人,變得真實立體起來,更加有血有肉。香港警察擁有的裝備被稱爲政府軍也不爲過,而手足擁有的只是玻璃瓶做的汽油彈、磚頭等這些原始的抗爭工具,並沒有像樣的可以與政府軍匹敵的武器。我常和朋友笑說,想革命的一方連槍炮都沒有,算什麽革命呢?在武力如此不對等的情況下,奮力一搏的人有過恐懼也怕死過,是再正常不過的反應。這一切只會讓我感到有過的抗爭是如此真實,而他們的捨生取義是如此寶貴。

不幼稚

令我哭足全場的《時代革命》,當中居然也是有笑點的。請不要誤會,我講的不是譏笑的笑,而是片中手足發現液體揮發導致燃燒彈不能被點著時,一邊笑一邊連環爆粗的場景,同場觀影的人也跟著笑了。這一幕實在是太香港人了,這就是我們的日常表現啊,遇到麻煩事或尷尬事時爆一句粗話,自嘲一下來替自己解圍。雖然這幾年我們眼中的香港,用最難聽的粗話罵也顯得過分溫柔,到了今日,我們也只剩下爆一句粗來泄憤而已,更多時候還只能在内心爆。

一些經歷了長時間追求民主的人眼裏,這場運動是幼稚的,鬥爭手段是不成熟的。香港年輕人生於安逸,沒有經歷過任何重大社會變革,口號叫得響亮,但實際上光復、革命、鬥爭這些字眼從來都只是字面意思上的認識而已,連基本有效策略什麽的都談不上,對比鎮壓經驗豐富的對手,何來成熟和勝算一説,更加不可能一點錯都不犯。

我已經是邁向老去的一代,曾經憂心年輕一代只顧享樂而腦力全失,而香港好像也只剩下那些古早民主派在發聲。直到反國教事件後,我真切感受到香港的年輕人其實並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廢。眼見年輕人開始思考自我身份認同問題,積極參與公民社會議題:登記做選民、參政議政、認真服務基層市民,確實爲我帶來過美好的希望。提到年輕人給我的教育,當中有一件事必須要提到──2016年的新界東補選,這個選舉讓我認識了梁天琦,驚訝見證他以15.3%的得票率排名第三,在此之後的我開始嘗試去理解年輕人爲什麽會提出本土議題。到了2019年,梁天琦已經入獄,但他曾經提出過的「香港人應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捍衛香港核心價值」、「尊重香港文化」也是反送中運動年輕人所主張的部分訴求。如果把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比作是年輕人登場的初試啼聲,2014年的雨傘運動是年輕人踏步向前的試探,2019年則是年輕人狂奔帶著我們進入高潮迭起的一幕,而這部由年輕人書寫的歷史書還遠未到結局的一幕。古人云生於憂患,死於安樂,且當反送中運動的失敗是給年輕人一個生於憂患的機會。

身爲一個保守師奶,我從來不看好本土議題,對反送中運動也是由開始就認定會失敗收場。但是誰也沒有資格阻止年輕人去追求理想,而我亦相信即使沒有陳同佳在台灣殺人,社會積累的不滿加上年輕人的覺醒,抗爭運動還是會被其他導火綫點燃而一發不可收拾。一群散雞蛋撞向高墻,結果只有是殼碎蛋液塗地,這樣的雞蛋,我不忍心說他們是幼稚的,他們的不認命足以抵消所有的幼稚,他們為社會帶來的深遠影響足以抵消他們所犯過的錯誤。

這一場運動的失敗已成定局,沒能爲香港揭開全新的一頁,現在所有人都面對著前所未遇的困境,這一次不是簡單爆個粗就能解決的,盼望大家保守住勇氣,在怒火中重生。

政客們

《時代革命》中出現過兩位政客,一位是美國眾議院議長Pelosi,一位是台灣總統蔡英文。兩位女士都曾經宣稱與香港站一起,支持香港人爭取民主自由。想起早些年,但凡香港事務被插手,傳統泛民習慣性就跑到美國找政客申訴,我每次看到新聞都會想:美國可以幫什麼?香港有何戰略意義可言?任何幫忙的背後必定要有利益交換才成立,你拿什麼來交換?

2019年10月Pelosi宣布眾議院一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總統特朗普於同年11月簽署法案,隨後美國根據法案開出制裁名單,但對香港狀況起不到絲毫的改變作用。法案通過很大程度上是延續美國當時對華的强硬政策,及回應美國民衆支持香港的呼聲(Ronald Reagan Institute 2019年11月民調,68%美國人表明支持香港民主運動)。儘管之後美國再進一步公布「避風港」計劃,讓留美的港人可以延期居留及工作,但實際受惠的港人是極少數。

台灣的蔡英文女士在2020年初高票連任總統,一方面歡迎香港人到台灣,另一方面卻大大延長香港人申請逗留或定居的批准時間,並同步收緊投資移民政策。已經抵埗台灣展開投資移民生意的香港人都要面對長時間及繁複的審查,部分香港人甚至因爲各種原因得不到投資移民最後的定居申請許可,要回香港或轉去其他地方。台灣方面或許是基於防止所謂「共匪」滲透,嚴格審批來臺人士,事實上在人手不足和調查困難下,又無法判斷這些香港人的來由,乾脆稍有懷疑就直接拒絕,寧願錯殺也不放過。看著朋友們帶著憤怒和傷心離開,我只想到政客的話從來都不值得相信。

對於香港人來説,正常人都會想辦法在困境之下尋求幫助,但是請明白,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人民都沒有欠我們什麽,也沒有義務收留我們。經過這幾年,大家也應該更加清醒看到,不能寄希望於政客們,我們靠的只有自己,拿出勇氣,咬緊牙關捱下去。

再説到自由民主這個大命題,更加不是靠政客們來守護的,一定是要靠我們自己來爭取的。或許此刻大家都感覺前景黑暗,一切仿佛無望,但我選擇相信香港年輕的一代,會在不斷積纍中,最後取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活下去

我認爲思考如何在艱難的時勢中活下比批評過去的錯顯得更為重要。我對於自己有生之年能見證奇跡,是悲觀的,但未來是年輕人的,所以,請不要再做無謂的犧牲,好好活下去。

我們可以寫信,和被控「顛覆國家」、「暴動」、「勾結外國勢力」的他們通信,交流一下日常,陪他們走到重見天日的一天。

我們可以多讀書,守護自己靈魂的自由。政治不是一句「我要追求自由民主」就能概括的,政治都是醜陋險惡的,好好認識對手的手段,取得屬於自己的政治價值觀。最重要的是要相信自己的力量,做好準備,總有一天微小的力量也會改變世界。

我們可以教育好自己的子女,鼓勵他們獨立思考,不要忌諱與他們分享發生過的事,與他們一起記住大家心中那美好的香港。


《時代革命》最點題是李怡先生在受訪中提到,人必須自主自己的命運,才是真正的自由。香港人,大家共勉!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6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