蒟蒻魚

就是一條鹹魚!

防疫事大?事小?

(edited)
以下小故事真實發生過,沒有虛構

我就是一個八婆,一直都很八卦各地的防疫狀況。對比某些城市發生過的防疫悲慘事,我收集的小故事簡直就不值一提,純屬是以小見大,就大便的那一個「大」。


話説,今年深圳大部分時間都維持24小時一核酸的規定,老友A小姐爲了能工作和回家,老老實實按照規定做核酸,幾乎天天被捅一下喉嚨。七月的某天傍晚和A先生一起排隊做核酸,A小姐被長長的隊伍搞得心煩氣躁,忍不住冷言起來。

「哼!排排排,煩死了,天天這麽多人做核酸,錢都不知道被誰賺去了!」

「你不想做核酸,可以不來做。你看看這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會好像我們國家一樣,花那麽多錢和力氣搞防疫的。」此時排後面的老先生忍不住教訓不識好歹的A小姐。

「如果不做也可以讓我回家,你看我來不來做?!」A小姐不客氣回嗆一句。

在電話另外一頭聽到這裏的我忍不住大笑起來,「拜托,小姐,那是老人家呢,你把人家氣到爆血管,你就死定了。」

「你說得也是,我和一個老粉紅計較什麽,但我嗆完這句,他就收聲了呢。」

我想想還是不要批評A小姐和老人家鬥氣了,她也就只能從些小事裏為失常的生活找點出氣口。生活如常的我,是沒有辦法感同身受A小姐天天被捅喉嚨的痛苦。我只是希望如果我們兩指定要有一個人染疫的話,我希望那個人是我,因爲我隔離的日子一定比她好過。


然而,A小姐很悲慘的在中秋節前一個星期被封控了,所謂封控就是她居住的大樓裏有確診病例,整座大樓要被封起來,大家全部關在家裏14天,足不能出戶。深圳市政府大概是比較有錢的關係?有食物包派發,中秋前還有月餅和禮品包,總之和春天的上海比情況算還不錯。A小姐天天在家度步,擔心大樓有新確診病例令隔離加碼,數著指頭盼著「放監」的那一天能順利到來,她時不時和我報告家裏還有多少吃的,哪個朋友又送了幾袋食物叫大白送上門了,著我不必擔心。我忽然想起A少爺好像要考大學了,難道要一起關在家裏?A小姐告訴我,高三的學生全部封閉管理中,不准回家了,這樣也好,反正現在她也顧不上少爺,專心學習吧。我忍不住說:「雖然歲數是成年了,這個時刻能和家人見下面,對情緒也好的吧?再説了,學校的飯再好吃,也不會比他媽媽的飯好吃吧?」聞言,A小姐眼眶都紅了,我趕緊收聲,「好了好了,不説了,沒事的,A少爺從小就獨立,他一定會好好的。」A小姐被封控的期間,深圳也來了一次停擺,官方稱之為「靜默」,這下A小姐感覺好一點了,因爲全市都陪著她坐牢了。


深圳的老友這頭坐牢中,英國的老友B又來報告她和女兒都中招了,小朋友連續高燒不退,擔心之下去看醫生,醫生居然什麽藥都沒開,只是叫她們回家好好休息就送客了。老友B這次中招味覺全失加發燒咳嗽,小朋友則高燒四天,兩人現在已經恢復如常了。


英國B恢復過來,又輪到我們共同的好友C在香港中了招。C居然慶幸自己一家同時染疫,可以居家隔離,否則要被抓到俗稱「糟糕灣」(竹篙灣)的隔離營就......麻煩了。我曾經聽路邊社消息,有案例是家裏其實只有一個人染疫,乾脆申報全家染疫,這樣就避免了自己要被單獨隔離在「糟糕灣」。好友C一家染疫的第一天晚上就收到政府的防疫包,有快篩劑、口罩、消毒用品之類的,最重要的是防疫包裏配了馳名的「蓮花清瘟丸」。朋友C藐一藐嘴,「車,一袋垃圾,還不如送我幾個杯麵。」兩天後,C收到政府的物資包,有米,麵、罐頭、餅乾等等一大包,起碼東西都是能吃的,C也表示按照貨值計算尚能接受。現在C一家已經全部從咳嗽喉嚨痛中緩過來了,快篩結果陰,剛好在中秋前結束隔離。


在深圳廣州,密切接觸者都要被嚴格隔離,次密切接觸者才能居家隔離。按照這個標準,我們家不知道要被隔離幾次了。我們的小朋友今年是家裏已知密切接觸最多次的人,總共四次了:一次是朋友,一次是同班同學,其餘兩次是在興趣班的課室。其中兩次還和確診者親密接觸超過6個小時,也不知道是運氣好,還是口罩質量太好,小朋友暫時還沒被感染過。而我本人上周初和朋友D見過一面,第二天,D抱歉地通知她確診了,叫我小心留意自己身體。我沒有發燒,也沒感覺有什麽不舒服,但中秋節要去朋友家吃飯,安全起見,我做了一次快篩,結果是陰。我還和先生笑説:「如果不是要去人家那吃飯,我快篩都懶得做,快篩劑要花錢買的。」話説回來,我們家的先生還是家裏最早和確診者有密切接觸過的人,但也幸運的沒有染上病毒。


記得這一波疫情初期,台灣的感染數字還挺大的,廣州當時情況還算好,一位廣州的E先生洋洋得意的來問候我,「 欸,看新聞,灣灣現在情況很不妙哦,你還好嗎?」看見灣灣這個小粉紅術語跳出來,我已經來氣,忍不住先怒,「我生活如常,至少不用天天做核酸,死不了」。看著台灣一天天確診數字都萬萬聲的,我是完全沒有感覺,身邊也超過大半朋友染過病毒了,全部都是感冒症狀而已,部分朋友連發燒都沒有,就喉嚨痛,自己在家隔離幾天就沒事了。對了,在台灣,捅喉嚨不叫做核酸,叫PCR檢測。我來了兩年了,一次PCR都沒做過,只是保險起見在家做過兩次快篩而已。不用強檢,不用被關,維持正常的生活對我來説很重要,所以我是沒有辦法接受E先生的那種自鳴得意的。


當然,我最愛的内地城市──成都也沒能逃過我的八卦。成都這次的官方術語是「原則居家」,我的老同事F還挺樂呵的,他占用了家裏的唯一出入證,每天都出門買菜放風。我聽說那個出入證要在2小時内回家,否則要被剝奪放風機會。他偷笑告訴我,他住郊區,其實保安都沒怎麽管,超時就超時了。然後我看到另外一位成都朋友G說大家居然興起互相舉報不遵守防疫規定的行爲時,我忍不住反了一個大白眼,爲了清一個清來清去都清不成的零,都這樣了?


9月8日,我留意到一單新聞:「中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8日公開通報,河南、河北、江蘇、浙江、寧夏等5個省區的8個縣市,出現過度防疫」。我很認真的研究了一下何謂 「過度防疫」,根據官方的解釋,可以理解為超越了疫情防控“九不准”,自行加碼防疫措施就是過度防疫。

九不准:不准随意将限制出行的范围由中、高风险地区扩大到其他地区;不准对来自低风险地区人员采取强制劝返、隔离等限制措施;不准随意延长中、高风险地区及封控区、管控区的管控时间;不准随意扩大采取隔离、管控措施的风险人员范围;不准随意延长风险人员的隔离和健康监测时间;不准随意以疫情防控为由拒绝为急危重症和需要规律性诊疗等患者提供医疗服务;不准对符合条件离校返乡的高校学生采取隔离等措施;不准随意设置防疫检查点,限制符合条件的客、货车司乘人员通行;不准随意关闭低风险地区保障正常生产生活的场所。

在我興致勃勃研究何爲過度防疫時,聽説到一位深圳的舊同事因爲不小心踏足高風險地區,健康碼變黃了,立即去指定地方做核酸,碼倒是順利變回綠了,卻接到社區工作人員的電話,要求她自行在家隔離三天。這個算不算過度防疫,算吧!?一日不放棄動態清零,下面執行的人能加碼的肯定就不會減碼,防不住病毒的罪肯定比過度防疫的罪要大。


病毒擺明是殺不死了,我暗戳戳最想八卦香港準備怎樣做。主管防疫的高官盧寵茂局長曾經説過與病毒共存是共赴黃泉路,那香港還要不要通關來吸引特首口中説的外國專才啦?不過呢,最後通不通關,我想大概也輪不到香港的高官們決定。據説11月,新加坡準備和香港同一時間舉行「金融科技」活動來「搶人」, 同樣姓李,人家的李就理直氣壯多了。昨天看到有位港女在臉書上放言:「......請盧寵茂繼續封關封到底,外國專才捨棄香港有乜好怕,愛國愛黨就應陪祖國實現動態清零,而家縮沙正契弟!」真的是,契弟這個問題......怎算好?


這篇以老友A開頭,就以她來作結。A小姐被放出來的那天,我煞有介事地訪問她有什麽感受,受訪人是這樣説的:「解封之後,我出門走了一圈,踩到地上居然覺得雙脚有點發軟。雖然我平時也宅在家裏多,但那是我自己的選擇,和被强制關在家裏感受肯定不一樣,你懂的......」嗯,這個我懂!

我的9中秋快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