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woosuEssau
KawoosuEssau

一个爱用中文创作的思考者。

上海封城的日子(一)

2022年3月27日晚八时后,上海市政府突然宣布“鸳鸯锅”式分区域封闭。浦东浦南民众先开启了居家隔离模式,四天之后又是浦西。半个多月过去了,这座城市依然封闭。相比2020年武汉封城,这次上海封城多了许多“高明”之处。


2022年3月27日约20:30,上海发布微信公众号突然发布消息,3月28日凌晨5:00起浦东浦南封闭,也不再允许人员跨江流动,暂定4天,4月1日5:00解封;4月1日3:00起浦西封闭。

20:47我看到这条消息,立刻拿上两个大购物袋,出门购物。周边几个小超市和生鲜店里全都是听到消息后来囤货的居民。10分钟不到我就抢了七八种蔬菜,又买了些干货、鸡蛋、乳制品等,收银队伍排得老长,我排队近一小时才完成结账。拿着东西回到家,心里多了几分踏实。我排队打秤时,生鲜老板娘还说库存充足,不用抢购,只封4天,不用买那么多。我说怕不止4天,多买点儿。老板娘笑了笑。

之后,我又去水果店、生鲜超市等买了些东西,家人兵分几路,买到了足够吃半个月的蔬菜和猪肉,还买了不少水果。当晚菜价不便宜,前些天就已经开始涨了,但大家还是不管价格踊跃购买。商贩们当晚都赚了不小的一笔。买到了菜的居民很高兴,商贩们也很高兴。

2022年3月27日上海浦东一家超市的蔬菜价格。

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家排队做核酸好多次。每天上海发布、浦东发布微信公众号里公布的数字,一天比一天多,涉及到的街镇、社区也是遍及各个区域。虽然每天绝大多数都是“无症状感染者”,上海特意标注出来,但我觉得总数非常高。以当今一把手和他的亲信们(包括驱逐低端人口、要求“到了基层刺刀要见红”、到处拆广告牌的北京市委书记)的水平,恐怕不会容许适度调整清零政策,而是容易走极端,把清零作为政治任务,不顾科学分析的结果。无论是日益增加的数字,还是孙春兰和中央专家组的态度,我都觉得情况不太对,疫情还在扩张阶段,我开始感觉到浦东的分区管控肯定不止4天。

3月31日晚上,我多次刷新上海发布和浦东发布,想第一时间知道上海市和浦东新区政府发布的最新消息。4月1日上午,居委会的领导通知大家尚未接到解封通知。好家伙,之前的封闭通知可只写了4天,没说让居委会到期后继续封闭,更没有说居委会要接到通知才能解封。凭借在天朝生活了几十年的经验,我意识到,接到通知才能解封这种要求多半只会内部开会口头通知。这件事非常糟糕,上海并不如自我宣传那般依法治市,在没有法律授权的情况下,只要领导一句话或者上级政府一通电话,就可以限制居民的法定权利。我个人认为,这说明上海的法治化程度并没有比中国内地其他城市高太多。

接下来几天,我家还有充足的食物,节约一点就行了,不会饿肚子。我和家人都不是体制内的,也不认识领导干部,搞不到标志着特殊时期“特权”象征的临时通行证。其实,搞不到临时通行证的又何止我这种“新上海人”,大部分普通人都没办法。南汇农民们只能看着菜长在地里,商贩只能看着菜堆在仓库里,居民只能看到高价团购信息。这时,居民们不高兴,大部分商贩也不高兴。大部分人的基本生活都不再正常。

这几天,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凭证出入。证的种类也多了起来,除了临时通行证,还有一些单位和社区出具的工作证明,都可以自由通行。早在各种证泛滥起来之前,浦东就堵车了,麦德龙普陀店因顾客太多被迫暂停营业。上海的关系户可能确实多,多到都泛滥了。但即便这么多,我也还是个没任何关系的“新上海人”,我的渺小感和不安全感增强了。

分区管控以来,我都在家办公,平均每天工作五六个小时,所以空闲时间不算少。家人不喜看外网消息,但我每天都科学上网,浏览有我天朝消息的各大小网站、论坛、社交媒体等。从4月初开始,不断有上海分区封闭管控造成惨祸的负面新闻。东方医院的一名护士没能得到及时救治,死于哮喘,一家三甲医院连自己的职工都救不了,真的是可悲!几批患者被挡在周浦医院外,保安不允许进入,有些病人甚至是统一转运来的,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们甚至连个躲雨避寒的地方都没有,后来一群年轻人揍了保安一顿才得以进入医院,里面的医护人员不查核酸直接接待了他们。上海政府部门擅自篡改健康运的核酸检测结果,再让疾控中心打电话通知阳性结果的患者。方舱医院隔离条件极差,有市民打电话给疾控中心的领导反映,得到不同部门不协同工作的答复,疾控中心的科长还教市民120拿不出阳性确诊报告就可以拒绝跟他们离开。有一户居民,女儿和夫妻有阴性报告的结果,结果民警上门仍强行带走居民。乱象频出,政府却忙着天天辟谣,甚至还玩起了各种文字游戏,简直是侮辱广大群众的智商,上海平日的宣传和营造出的形象全部崩盘。

上海的领导干部都很会讲话,从市领导哄中央领导开心开始,每一层领导干部讲的话都很有感染力。但是,身处其中的市民,才知道真实状况。平日里,上海本地媒体就鲜少报道本地的负面新闻,营造出了幸福、安宁生活的景象。如今看来,绝非好事。上海的本地媒体对权力机关的监督太过薄弱。在全市百姓仍生活不如意的时候,东方卫视竟然要搞一场晚会。本地媒体每天忙着直播新闻发布会和发各种辟谣消息,对民间疾苦却是充耳不闻、视若无睹。突然觉得,这座城市令人觉得有些可怕。

来上海时间不短,快十年了,从来都很喜欢这座城市。这次的封城,让我对这座城市的好感大幅降低。这次封城过去,过段时间后,我需要重新审视这座城市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市民的,然后再更客观地认识它。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