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维坦冲浪里
利维坦冲浪里

只是一个被各种审查政策疯狂支配的人。Twitter:利维坦冲浪里(@LVTGW666)Telegram:利维坦冲浪里(https://t.me/LVTGW123)

浅论明末党争和与其相关的当代历史谣言

由于最近比较闲的缘故,窝佬便打算逐一反驳一下,那些年洼地盛传的逆天历史谣言,今儿就来说一下"大明实亡于东林党",这个经典弱智谣言。

说起当代洼地人对于明史的认知,我可以打包票的说,九成以上的洼地人对于明史认知的来源基本就是五道贩子当年明月所著的《明朝那些事儿》,以及各类拿地摊历史当正史看的网络写手,所编写的穿越回去帮大明逆天改命的弱智网文。

大部分洼地人就在这种没有正儿八经接触过一个字的明朝史料的情况之下,开始各种胡说乱吹。

当然了,不靠谱的史料来源是造成洼地盛传这类历史谣言的因素之一,而另外一种比较主要的因素,便是这类历史谣言,实在是太符合洼地人的三观和认知了。

在当代历史民科和自媒体写手的加持下,东林党活脱脱的就变成了拿钱办事的东南商人的利益代表、走资派、除了会带节奏以外屁用都没有的大明公知,而我阉党,在广大盼望着老鼠上桌的洼地无产阶级眼里,就变成了忠于领袖和国家同时还无情打击资本家的大明忠良。

那么既然要驳斥谣言,首先就得要讲一下东林党和阉党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就用最通俗易懂的话来说,阉党就比较像所谓的江派上海帮,而东林党反而有点共和党的意思。

阉党这种玩意说白了,就属于中国历史上非常常见的,由依附于皇权的宦官集团所发起的,各路政治势力所参与的利益深度绑定的攻守同盟。

而东林党这种存在,这中国历史上反而不太常见,东林党基本就一个以相同理念(以程朱理学为主)为凝结核所构成的松散同盟,等到东林与主修汉学的复社合流的时候,东林党才多少有点结党的意思。

说起来,之所以有所谓的东林党,某种意义上还得得益于我们敬爱的九千岁,魏忠贤,我魏千岁当初属于下大力气,把不依附于他,跟他唱反调的那些官员,通通扣上东林党的帽子,并且还编写生草程度不亚于《毛泽东选集》的《三朝要典》(我魏公公也是非常注重理论工作的)把那些正常官员通通黑屁一通。

顺带一提,要说大明灭亡怪东林党,那当真是无稽之谈,就一个稍微翻过明史的人,肯定是说不出这么混账的话来,东林党真正算得上掌权的时间,也就是因为坚持礼法力挺朱常洛,从而得势了的那么一小段时间。

剩下的什么万历、天启、崇祯这几个爷对于东林党的态度,那基本都是能滚多远就滚多远,像开局拿下魏千岁的崇祯帝,爱用的人依旧还是温体仁、陈演、魏藻德这类阉党余孽,至于像迫真被打成东林党的孙承宗,功劳就算再大,那该滚也得滚。

说完什么是东林党之后,就得批驳一下“东林党代表东南商人利益所以拒收商业税。”这种弱智谣言。

首先要说出身,阉党的成分那当真是要比东林党资本主义一万倍,东林党除去少部分像钱谦益这种嫌水太凉的极品,剩下的出生那当真只能算的上小康,周顺昌家里总共半亩地,硬汉杨涟,还得一边种地一边备考,至于东林党领袖,被历史官科当年明月誉为影子首辅的顾宪成,家里情况还算属于好的,一家子三百亩地,不过就算三百亩地,那比起王锡爵,魏千岁之流,那当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其次,所谓的东林党拒收商业税,那更是好笑,要说这个话题之前,首先大家伙得先清楚,大明的矿税到底是什么丧心病狂的玩意儿。

矿税用一句话概括就是,伟大领袖派心腹太监下乡去抄家抢钱,具体操作办法就是,万历派出那些六根不全的玩意儿,去各地迫真找矿,然后只要那些太监说这块儿有矿,那么住在这里的富商地主,就会获得一顶私吞国家资产的帽子,完事自然而然就是中国优良的文化传统,抄家杀人抢钱,完事那些太监还以摊派的方式,责令各地方政府继续抢钱上交。

光这么抢,万历和那些六根不全的玩意儿还觉得不过瘾,这帮逼甚至还玩那种一条路设七八个关卡以收税为名的抢劫游戏。

其中,要是有几个官员良知尚存,去阻止那帮六根不全的玩意儿,那么基本就会迎来万历帝的刑罚。

而在这样高效率的抢劫抄家游戏之下,那帮六根不全的玩意儿,一年就能帮大明收五千万两白银,以及让万历的私人金库一年多五百万两白银的收入。

就这种逆天玩法,居然还能在21世纪被翻案成治国有方,帮助大明开源的良策,多少是有点惊世骇俗了。

与这种崽种政策作对抗的东林党人,能在二十一世纪被千夫所指,也是我天朝自有国情啊。

而且东林党从来都没有说不收商业税,反而魏千岁还以东林党主张收商税迫害商人的名义,结结实实恶心了一把东林党,完事儿魏千岁还用别的名目在这块儿给自己又捞了一把。

不过说到底,大明财政从朱元璋朱棣开始就已经烂大了,不是谁能救的回来的,而这个话题有时间再另说。

至于把东林党打成大明公知,说他们除了会逼逼剩下的啥也不是,那更是可笑至极,首先人家东林党干的就是言官的活儿,其次东林党内像李三才,孙承宗这类正儿八经有能耐的,不是被退休,就是被贬,被迫害。

而东林党跟深度依附于皇权的宦官集团作斗争的这种行为,从某种意义上讲,不能说是党政,而是向伟大领袖发起猖狂的进攻。

更要命的是,东林党更是主张社会各阶层都能踊跃在政治中发声,提出自己的主张,东林党的这种言行要是放在1957年,那人均二十年夹边沟是跑不了的。

还有说什么东林党是张居正改革的阻力的,那更是颠倒黑白,真正阻击张居正改革的楚浙两党,跟阉党合流,事后努力帮助张居正平反的,反而是那些东林党。

说到底,东林党的这些言行在独夫民贼和有极强自我管理能力的中国人眼里,确实是有点十恶不赦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