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抑圧された意識が表出するという意味では、ネットも夢も似ていると思わない?——『パプリカ』 推特/X:https://twitter.com/LeResverLucide 乳齿象:https://alive.bar/@LeReveLucide TG 频道:https://t.me/LeReveLucide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创作】大象存在的日子

已经没机会逃出去了,大象堵死了所有的门。

2 月 17 日

亲爱的日记:
我不喜欢有秘密瞒着别人的感觉,但是今天我实在已经没法忽视那个东西了。那到底是什么?就卡在我们避难所的正中央,体型庞大,喘着粗气。而且,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居然都对它熟视无睹……我决定把这件事记录下来。谁知道将来会不会发生更荒诞的事情呢,有一本日记在总是好的。


2 月 26 日

今天仔细地观察了房间中央的东西,它的体型真的很大,皮肤很粗糙,喘气的声音像排风扇,而且不怀好意地看着我。
我还想再看出点东西来,但是爸爸叫我别在那傻站着盯着空气看,再加上那东西的眼神叫我有点害怕,我只好停下。
他们真的看不到吗?


3 月 4 日

今天被房间中央的那个东西绊了一下——它好像占的空间更大了。妈妈叫我不要为了博关注而特立独行,故意一瘸一拐地走路不会显得自己有多酷,可是我确实是被它绊到扭伤了脚才一瘸一拐的。她还说,据“可信的消息来源”,靠着房间右边走有害于孩子的身心健康,让我以后靠着左边走。这样我就必须紧贴着那个巨大的东西才能走过去,每次经过的时候我都感觉它在瞪着我。


3 月 30 日

趁着爸妈不在的时候,我能观察到那个东西的全貌:和扇叶一样的巨型耳朵,极长的獠牙,还有水管一样的鼻子……我好像在学校里学到过类似的东西,它看起来就像是头……大象?对,是叫做大象。我决定以后就把它叫做大象。
吃饭的时候我表现得有点心神不安,被爸妈发现了。他们问我是不是在网上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我矢口否认,然而他们不信。他们说要减少我接触网络的时间,防止它把我带坏。


4 月 7 日

学校里说大象是生活在非洲热带草原上的动物,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这里呢?出于好奇,我忍不住在网上查了一下相关资料,结果又被发现了。爸妈警告我,叫我别看乱七八糟的东西,大象在我们这里是不存在的。这次他们“为了我的安全着想”彻底停掉了我上网的时间。
顺便一提,网上的“大象”和房间里的这头“大象”长得真是一模一样。难道房间里的这头动物真的是一头大象吗?如果它是,为什么爸妈都看不到它,还说我们这里没有大象?好奇怪啊。


5 月 1 日

家里总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压力,爸妈都愁眉苦脸的。我严重怀疑是因为房间中央的大象散发出的臭气导致的。我尽量躲得远远的,不过每次要从房间的一头到另一头去的时候总免不了要靠近它。我注意到爸妈好像也在刻意避开大象,但我不敢问他们是不是能看见它了。


5 月 14 日

邻居家的叔叔来做客了。一开始他很高兴,我们也都很热情,直到他也注意到房间里的大象为止。“你们这里怎么有头大象?在房间中间不碍事吗?”他这样问。
爸爸妈妈一下子就都变了脸色。他们先是矢口否认有大象,然后又说“确实有个东西在房间里”,然而又说那个东西肯定不是大象,气氛一下子僵住了。最后我们不欢而散,爸爸在他身后把门恶狠狠地摔上。
他们在我面前没说什么,但是晚上,我假装睡着,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隔壁这人怎么回事啊?前段时间还不是这样的。”
“以后离他远点,别让他带坏了孩子。”
“以后是个外人就别信,他们都不怀好意的。”
爸妈真的看不到那头大象吗?他们好像是能看到的,但是为什么不想让我知道……


5 月 28 日

今天我的日记本被发现了!爸妈声称没有看里面的内容,但是我不相信他们,他们肯定把整本都翻完了,否则爸爸不会语重心长地把我叫到一边科普“大象是非洲热带草原上的生物,在我们这里是不可能存在的,不要瞎想”。
他们还说正经人没有写日记的,叫我以后别再写了。看来我以后要把日记本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才行了。
晚上我又假装睡着,偷听到爸妈的对话。他们以为我还在用什么秘密的途径上网,其实根本没有。妈妈提议直接把家里的网络断掉,“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不过被爸爸以会影响到他们自己工作的原因否决了。他们倒是一致同意以后要加强对我的监视。


6 月 4 日

我好害怕。
他们真的还是我的爸妈吗?

卡普格拉综合征(Capgras delusion)又称替身综合征。患者会怀疑身边的亲友是被另一个人,或者在极端情况下,被“某种怪物”替代了。

6 月 11 日

大象在房间里占的空间明显越来越大了。房间里的空气也令人烦躁到无法忍受。他们两个也没法忽视它的存在了。我时常发现他们在一旁以窃窃私语的形式争吵,但只要我一来,他们就立刻停下,装成相安无事的样子。如此看来,他们只有可能在因为一件事争吵:大象。
差点忘记了,今天他们以特别神经质和吹毛求疵的态度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唯独避开了有大象的地方,目的可能是为了减轻家里压抑的气氛,结果当然是毫无作用。


6 月 29 日

今天我收到了来自他们的“最后警告”:再制造焦虑就滚出房子。我回击:“好呀,我早就想滚出去了,谁愿意和这么大一头大象待在一起啊。”
妈妈眼神惊恐,爸爸神情愤怒,但他们都没说话。应该是因为累了。
最后他们也没把我赶出去。我注意到那头大象恶毒地盯着我,它好像是挺想把我赶出去的。


7 月 1 日

已经没机会逃出去了,大象堵死了所有的门,而且变大的速度越来越快。
我们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在它到来之前,我要把这本日记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藏好,这样等将来的人们发现这里的时候,能看到我的故事。
还要给这本日记起个名字吧。就叫……“大象存在的日子”这个名字挺好。
如果你看到了这本日记,为了不重蹈我们的覆辙,请你记住:千万、不要、忽视房间里的大象。


作者:创伤后应激综合征

封面由 AI Midjourney 生成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