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醒前消息 Le Rêve Lucide

抑圧された意識が表出するという意味では、ネットも夢も似ていると思わない?——『パプリカ』 推特/X:https://twitter.com/LeResverLucide 乳齿象:https://alive.bar/@LeReveLucide TG 频道:https://t.me/LeReveLucide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文艺】新年不快乐

又是新的一年到来,你们快乐吗?人似乎本应在此时感到快乐,但我不快乐——并非是有什么令人伤心的遭遇,只是我不为新年而快乐。

又是新的一年到来,你们快乐吗?

人似乎本应在此时感到快乐,但我不快乐——并非是有什么令人伤心的遭遇,只是我不为新年而快乐。莫言的诺贝尔演讲里讲了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最后悟出的道理是“当众人都哭时,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当哭成为一种表演时,更应该允许有的人不哭”,我觉得把哭换成“笑”“快乐”也毫无问题。

曾经我也很为新年到来而快乐,一方面是期望成长并解锁新的人生经历,另一方面是相信新年是一个崭新的开始。不管是欧美文化中的“新年决心”(New Year's resolution),还是国人常说的“新年新气象”,都在暗示我们:不管上一年有多少遗憾和不愉快,那些都已经是过去式,新年意味着和它们告别,你又获得了一次规划新生活的机会。因此,我也乐此不疲制定新年计划,诸如看一些书、学一些技能、写一些文章,虽然很快就会忘记执行,但那时的我至少愿意为此付出努力。

此一时彼一时,在已经被社畜生活腌入味的当下,家庭学校社会联手加上的世界观滤镜也已经幻灭得差不多了。新年有什么特别的?无非是地球绕着太阳又公转了一圈,只是被人为地划分出前后两个年份。新年就有新气象?过完被调休的可怜元旦假期,还不是要上早八。虽然早已自我调试为一台没感情且不会全速运转的工作机器,不将生命的意义寄托在工作上以避免被职场 PUA,但这不意味着我就全然接受一切照旧的现状,只是为生计所迫而无可奈何。

至于新年计划,那更是一种自欺——什么看书学技能,我过去一年甚至只完整地看下了两三本书,还没上学的时候看的教科书多。一年中三分之一的生命被工作剥夺,剩余时间大多只能用来疗愈工作带来的精神创伤,这就导致我下班后只想在网上当一个赛博街溜子,在社交平台上看些废文再 PO 些废文,连长视频都不想点开看,曾经趁打折买下的游戏大作吃灰一年都没运行,更不用说看影视和看书。抖音短视频虽然被种种诟病,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它确实是为社畜的碎片化休闲需求量身打造的有毒娱乐产品,极易使人上头——我没去刷抖音只是因为对它的主推内容真不感兴趣,而身边的同事就无一幸免了。

是我的意志力太薄弱,以至于无法执行新年计划吗?最近从电影《花束般的恋爱》的流行里衍生出一个词“文化体力”,说打工人下班后身心俱疲,读不进书也看不进电影的状态是文化体力不足。乍一看很有道理直击灵魂,但仔细一想,什么文化体力?分明是文化资本!那些被归类为高雅和严肃的文化活动,几乎无一不要求时间精力金钱的集中投入,换言之,从事这些活动需要人本身有钱又有闲,在社会中处于中等及以上的阶级地位。即使是成本最低、对穷打工人最友好的看书活动,也需要一段精力高度集中的时间,因此挤不出这段时间的人只能选择“听书”类知识付费产品,那也就和刷抖音基本无异。

既然弄明白了这些,我也就不再制定什么狗屁新年计划。这并不是说从此就选择不思进取自我放纵同流合污,那更不是我想要的。我仍然想要在工作生计之余做些什么,以作为生命意义之寄托(更夸大的说法是“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但它不必冠以新年计划的名头,也不必遵循上等人的趣味。说到底,为什么非得等到新年才去规划新的人生起点?我完全可以每一天、每一小时都是新的,同时这一切又与我过去的全部人生经验相联系,而不是被人为划定的年份之类的时期切割成互不关联的片段。

行文至此,我才深刻理解葛兰西的名篇《我讨厌新年》,这下“质疑、理解、成为”了。

作者:ConsLibSoc

封面由 AI Midjourney 生成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