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ang2

在呢

現實劇,魔幻劇

5月到11月,去到那恢復正常的世界。

4月計畫中的全民檢測遲遲沒有實行,一推再推,最後不了了之。趁這一段空檔,逃離了住所,暫別了生活6年的城市,前往東南亞。離開之後不久,得知收緊了防疫措施——需要24小時的自測結果才有堂食酒吧娛樂的資格。市場也蕭條,人也紛紛離開了。


飛機上依然謹小慎微,出租車上也沒有摘下口罩。5月末的巴厘島,當地司機說:我們的總理已經不再要求戴口罩。第二天白日,從山上民宿落到城鎮主街,左顧右盼之後剝離了這生長在臉上兩年多的物件。

5月巴厘島剛剛開放,那時還需要在室內戴口罩,等到10月再入境時已經算是只有防尾氣的功能了。唯獨Kuta海邊的大商場存在著"擁有口罩"的要求,哪怕是戴在胳膊上。

6月的泰國同樣沒有強制要求,室內則根據各店鋪自行決定是否要求客人配戴,實則沒有人要求。普吉、皮皮島、蘇梅島、清邁,最後只在曼谷的公共交通中有要求並進行探熱。

馬爾代夫已經更早的打開了限制,好像這疾病不再存在。百廢待興中,急需要各種旅遊行業的從業者和服務人員,遊客也已經陸續歸來。

新加坡算是相對嚴格了,畢竟還可以在街道上看到大量本地人把口罩掛在下巴。同樣是交通工具和室內配戴的要求,其中老年人更加注意,並會提醒年輕人。


將近6個月的外遊,東南亞依然可以看到疫情的影子,口罩存在於公共交通中,其他方面卻算是回歸正常了。年尾節假日的鄰近也帶來了旅遊的小高潮。期間沒有自測過,卻只在皮皮島的三天感覺到流涕,馬爾代夫的三天感覺到喉嚨痛,巴厘島的一個月間歇性咳嗽。未知是感染,還是因為潛水著涼、辣椒燒喉、霉菌過敏。聽過一些他人感染的例子,覺得或許疫苗產生了作用,起碼沒有高燒虛弱,失去食慾,臥床不起。


入境的措施一減再減到0+3,於是決定回到生活的島嶼。只能說在長時間的管控下,人心惶惶,自然生成了阻隔與距離。看不到表情的臉如何展示親密,破壞規則卻又惹人不喜。當然,不在意的人依然快樂的生活,而在意的人卻會更加嚴肅的牴觸與限制他人的放肆,好像親友歡樂聚會已然是不合道理的存在。


發信息給北京,得到的回覆是現在家中全面封控,最大的活動範圍是小區,如果所在的樓中有案例或密切接觸者,則是封鎖到樓門,不予外出。除了"保重"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在沒有負面事件發生之時,普通人只是遵循著每一道指令,設想著這是為了自身好的舉動。只能遠遠祈求不要有極端的事件發生——不會因為心理問題跳樓,不會急症發作得不到救治,不會對病情感到擔驚受怕,不會因為陽性被人歧視或虐待,不會發生火災也不會有犯罪分子上門,不會因為檢測而推搡踩踏……那些無法在網絡中留下存在痕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


東南亞走一圈之後,特首也陽性了。那之後我甚至產生出幻想:在看過外邊的正常世界之後,可以直接宣布抗疫的勝利——在保持目前紀錄案例數的基礎上,不再檢測,直接開放,一切回歸正常。對於那些想把抗疫作為政績的人來說,保持了政治上的紀錄,也可以讓人們走回正常的軌跡,不再有隔離內外的落差。但是,何時呢。


2020年春節,至今。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