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43 articlesIn total 98309 words

即便有完美的人工智慧,依然要相信不完美的人

林柏儒

本文包含大量《Cyberpunk 2077》德拉曼支線劇情,請斟酌閱讀。其名為德拉曼在遊戲《Cyberpunk 2077》的「力挽狂瀾」任務中,德拉曼計程車公司的老闆德拉曼打來一通緊急電話,告訴我他受到病毒入侵,請我進入他的總部並重置他的核心。

追蝴蝶的孩子

林柏儒

缺乏耀眼願景的人大概在年初的時候,我播放星艦廣播 Alan 那集 podcast,卻發現自己很快就聽不下去了。Alan 和我一樣畢業於臺南一中,不過他參與物奧保送臺大物理系,就讀一年後休學,去念 Minerva 一年後又休學,之後創辦了自己的公司。

回應朋友:關於遊戲的 FAQ

林柏儒

我如何看待電玩朋友:因為求學歷程,大概從國中開始,我就很少碰遊戲。[...]不過每次沈浸於遊戲之後,我仍然會感到些微罪惡感,好像玩遊戲就是一種浪費時間、沒有產值的活動。若說電玩是一種頹廢、沒有產值的活動,我更傾向把它當成小說、電影與旅行的綜合體。

一條邁向昇華的苦痛之路

林柏儒

或許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我在遊戲中體驗如此難以言喻的神聖感受。「苦痛之路」是《空洞騎士》全遊戲中困難度最高的跑酷關卡,玩家必須熟練運用衝刺、大衝刺、二段跳、爬牆跳與下劈跳等位移技巧,通過滿是荊棘、圓鋸與長槍機關的空間。傳說在這條苦痛之路的盡頭,封印了「蒼白之王」沃姆最痛苦的記憶。

放下心中的有毒信念,看見對方做到了什麼

林柏儒

和同事們與客戶一起開會後,覺得會議狀況不太樂觀。雖然狀況比上次好,不過還沒有看見令人放心的信號。同事提到,感覺我們做了很多事都沒有被看見,客戶看見一個不如意處就抓著打,實在感受很差。我也分享我的看法,如果客戶就是不滿意,自然無法期待他們稱讚成果,也只能想辦法突破這個狀態。

2

會擔心自己被 AI 取代嗎?從 AI 繪圖服務談我面對新科技的看法

林柏儒

隨著 MidJourney 這個 AI 算圖服務問世,設計同溫層也掀起了一股擔心自己被 AI 取代的焦慮,並激起不少討論。畢竟,只要演算法夠好,是否連交易員、律師與醫師的核心職能都會被取代,這些專業人士則淪為 AI 操作員?要是有這麼一天到來,只怕某些之前自傲喊著「XX 不是服務...

當沒成交的客戶再次找上門

林柏儒

剛剛和回頭找上我的客戶討論,感覺真是暢快呀!二月第一次和客戶討論時我犯了嚴重的失誤,誤以為之前的電話討論中客戶已經看過我們的介紹,而這次會議主要是需求討論。殊不知,當我準備好問問題時,客戶卻叫我重頭介紹,讓我當場傻眼,想說不是已經有共識才要開這個會嗎?

探索的熱情

林柏儒

在遊玩《空洞騎士》的過程中,我發現其實我很喜歡探索。地圖上有一塊未被探索過的區域,我就很想過去看看那裡有什麼,即便不見得每次都有寶藏在等我。原因之一,可能是來自遊戲設計。《空洞騎士》是一款鼓勵探索的遊戲,尚未開圖的區域經常有 NPC 或稀有道具,尤其越是充滿惡意的路途,獎勵往往越豐厚,這讓每次探索新區域都充滿期待。

幸福習慣:祝朋友生日快樂

林柏儒

說到生日,我自己有一個關於生日的習慣,就是會固定私訊祝朋友生日快樂。雖然這本身並不特別,但我總覺得到頭來最快樂的還是我自己。一開始是模仿一位前輩,這位前輩會固定祝福他的學生與朋友生日快樂。另一方面,我自己也喜歡收到生日祝福,那我就想說好哇,我也來把生日祝福加入每天的代辦事項好了。

公開的心魔

林柏儒

其實我一直都很好奇,為什麼寫行銷貼文對我來說會這麼困難?明明電子報可以一次寫這麼多東西,更短的貼文卻總覺得障礙,到底是卡在哪裡呢?這麼說來,「公開」這回事對我來說一直是很困難的,但似乎又有不少時刻要這麼做。我想應該是卡在心態沒有建立好,而不是技術面不會。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林柏儒

雖然我不喜歡把轉念當成世間問題的終極解答,但想起以前某次戰繩訓練的經驗,卻不得不承認轉念的強大。戰繩是兩條類似拔河用的粗繩,因為頗具重量的關係,甩動需要不少力氣,通常用於訓練耐力。當目標同樣是甩動戰繩 30 秒,兩種的思維框架卻帶來截然不同的結果。

努力的姿勢,並不只有一種

林柏儒

〈對話錄:與迷茫自己算不算努力的人〉 朋友: 「我前一陣子在想我是否不夠努力這件事,我有時被說會給自己太多心理壓力、活得太緊繃,但我觀察一堆熱愛學習的人或是為了某個產出投入 120% 努力這件事,就會忍不住覺得我好像不會這樣做(...)我不確定是不是出於提前止損而不願太全心投入,...

我被遊戲玩了

林柏儒

在玩 Cyberpunk 2077 時,忽然察覺了自己的異常行為。我是個喜歡在遊戲中做自己的人。我喜歡幫角色點出和自己很像的能力特質,如現實生活般認真做出每個選擇,也不做那些我討厭的行為。舉例來說,假如我接了一個要刺殺某個目標的任務,我會選擇慢慢潛行進敵營,不驚動敵陣,只把目標勒昏後再偷偷帶出來。

工作的理由

林柏儒

聽 Podcast 時,主講人提到做生意終究一定是要擴大規模的,並提出相關的種種好處。對於規模我還沒有很明確的想法,但他提到的好處倒是讓我有了新的想法。當大家在討論工作或創業做生意是為了什麼時,當然會先說賺錢。這很有道理,也比較單純。如果把人生想成經營遊戲,當破關標準只有一條時,...

無痛的快樂

林柏儒

你賺到的錢,部分源於別人的貢獻印象中是在大四的時候,我在社會學的課堂中聽到一個觀念,大意是一個人的收入所得大約有 20-40% 左右可由環境或家庭背景來解釋,而不是 100% 由個人努力所致。當時我想,這比例也太高了吧!怎麼可能呢?這幾天我一直想找當初聽到的文獻出來,可惜一直沒有找到。

充滿驚奇的購物體驗,終於下單新耳機

林柏儒

今天最令我感到開心的事情之一,就是終於找到滿意的新耳機。我的上一支耳機是 JVC 的 HA-M750,於光華商場的加煒電子購買,一支三千算是入門級的款式,我卻非常喜歡。M750 擁有封閉式耳機的包覆感,低音超級重但不含糊,從我大二起一聽就是七年。

2021 年度回顧,但不去定義這一年

林柏儒

都過年了再寫好像有點奇怪,不過這篇其實上禮拜就要寫,但因為急件降臨的緣故調換了一下順序,那麼元旦假期就來寫寫東西吧~ 想想有個回顧也是一件好事吧,可以確認一下自己目前所處的狀態與軌跡,所以還是寫起來。這篇主要會集中在我對過去一年的想法,至於對未來的看法則會再另外處理。

就像與不熟的朋友久別重逢

林柏儒

最近最令我感到驚艷的專輯無疑是《GOLDEN 太子 BRO》。製作這張專輯的樂團「血肉果汁機」已經成團十年,我高中的時候就聽過他們的音樂。在那時候,這個來自台中的樂團在歌曲中融入大量當地文化,加上粗暴的演奏方式,他們的成名作〈粗殘台中〉可說是完全對得起他們殺氣騰騰的團名。

拒絕不代表否定,只是需要被處理:《進階拒絕處理》課程心得

林柏儒

「了解,如果日後有其他需要的話,隨時歡迎和我們聯絡!」 這是我在所有沒有順利成交的設計案中,寫給客戶的最後一句話。在這句話之前,是我和客戶往來討論設計案的需求與報價,再加上客戶的拒絕,最後就這麼停在這裡。因為自己討厭死纏爛打的銷售方式,因此當客戶最後決定不和我合作時,我也抱持著「...

如果可以,我選擇沈迷真實人生

林柏儒

上禮拜五突然接到一位客戶的電話,不知為何開始覺得這案子很有趣、想去和客戶見個面,於是就一頭栽進提案的準備中。說起來也蠻奇怪的,因為那個案子我本來認為希望不大,但莫名就這麼有興趣了起來。那種感覺就像突然找到什麼好玩的遊戲一樣,覺得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只想好好玩上一把、看看自己最多可以打得多好。

To Lou: The Requiem

林柏儒

大藝術家我都叫你阿路,簡稱路。身高超過 175 的你,擁有和身高不相稱的可愛臉蛋,總是微笑的咪咪眼與短鬍渣形成有趣的對比。夏天臺北烈日當頭,你卻經常穿著灰色大衣,難道不熱嗎?即便如此,指尖依然夾了根菸。而對你的第一印象,是個瘋子。我們在一堂為期數週的設計課上相遇,你每週都從高雄搭...

多年來,我都在思考自己是否太混

林柏儒

工作一段時間後,才發現我的「時間感」和其他人不一樣。消失的工時工作時,我會用計時器記錄自己的工時,只要在我電腦前做設計、構思、開會,都會計時。而等到我休息、吃飯、上廁所,我就停止計時。有了這些數據,我能更精準的掌握專案時間,也對工作排程有幫助。

梳理個人素材脈絡:建構與再突破

林柏儒

這兩週花了不少時間梳理自己的素材脈絡,記錄一下階段性的成果。素材與脈絡素材脈絡是什麼?為什麼設計師或創作者需要梳理素材脈絡?這要先從素材與脈絡兩方面來解釋。首先,什麼是素材?對廚師來說,未被處理的食材可以是素材;對社群工作者來說,時事與迷因梗圖可以是素材。

自己喜歡的工作缺乏天份,該繼續努力嗎?

林柏儒

不知道你是否也為自己不夠有天份焦慮過呢?我有,而且是不久以前的事。兩年前我參與了一段時間的設計訓練營,老師 F 在分享他的求學過程時,談到當時 F 的老師們就是看著學生畫的成果,分辨著你有天份或沒天份。F 不喜歡這樣,於是盡量避免在教學時提及這樣的字眼。

「繼續這樣下去,一定會後悔吧」

林柏儒

謎之聲「繼續這樣下去,一定會後悔吧」 來自謎之聲的這句話真是久違了。上一次是三年前,再上一次是六年前,三年一次的循環又到了嗎?每當我安頓好生活中的一切,日子開始規律穩定,這句話就會從我心中冒出來。這是我的直覺,由腦內複雜的神經衝動與資訊處理過程產生,此外不知它從何而來。

化學與未竟之夢(其五)

林柏儒

我從小就以為我會成為科學家,可惜並沒有。這些追尋的足跡是美的,也是注定未完的。罪與救贖剛離開實驗室時,我一直有很深的背叛感。我背叛了支持我的所有人,背叛了拿過的資源,更背叛了過往的自己。畢竟是曾經對自己的期待,所以感受才這麼深吧?我只能在思想實驗中尋求解脫。

柱間的世界:自由、意義與人生追求

林柏儒

「你的人生目標是什麼呢?」 國中的我,想著要讓世界更好。大學的我,想讓世界上的其他人更好。而剛玩過《巫師三:狂獵》的我,把人生想像成有三塊大陸的 RPG 遊戲。在職場、家庭與個人興趣三塊大陸上,有各自的主線、支線與副本,要不要解都沒關係。任務解得越多,就能解鎖越多新的後續任務,而人生就是在體驗這些任務並欣賞自己的結局。

化學與未竟之夢(其四)

林柏儒

我從小就以為我會成為科學家,可惜並沒有。這些追尋的足跡是美的,也是注定未完的。超越理性太多大三上學期的某天,在路上巧遇之前在中研院認識的學姊。「確實也差不多該回實驗室了呢......」在簡短交談後我們向彼此道別。然而我覺得不對勁,一定有什麼事情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

東奧雜感:場上的選手們,都成為了國族英雄

林柏儒

隨著東奧進行,上個週末朋友們無不關心台灣選手戰況如何,為郭婞淳的金牌歡呼,為莊智淵的止步落淚。在這樣的集體狂歡慶,我總是不自覺地出戲,每次都是如此抽離。我的朋友 G,打過桌球系隊與校隊,莊智淵是他的偶像,這幾天的比賽自然讓他激動不已,那些「一個人的武林」系列文自然又被拿出來轉發好幾輪。

化學與未竟之夢(其三)

林柏儒

我從小就以為我會成為科學家,可惜並沒有。這些追尋的足跡是美的,也是注定未完的。誰知道呢?大二上學期的某天,我在 PTT 班版看到 Henry 學長在幫老師徵專題生,這應該是我第一次聽到徐尚德老師的名字。「用物理化學方法研究蛋白質結構嗎......」雖然我對生物化學並沒有太多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