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24 articlesIn total 85626 words

和Z同学的日常21

Liu

01 理发 Z两个多月没理发,疫情原因不方便外出剪头发,突发奇想说让我给他剪。我本着一颗善良的心劝阻他,并给他发了学校组织的志愿者Tony老师进校园给男同学理发的通知。谁知他一意孤行,花了几百块从网上买了理发工具非得让我剪。结果不出所料,比较悲催。

在成为一名女性主义者的路上

Liu

​写于 2020年3月8日 今天是国际妇女节,以前并不知道妇女节的含义。“妇女”一词带有贬义,小时候男生骂女生会说对方“死三八”。想到自己已经二十九岁,不禁感到后背有点发凉。但今年明显有了一些变化,看到刷屏的“女王节”或“女神节”就感觉到了不适。

自我表达

Liu

Part 1:从抑郁患者的话联想到的A是一位多次发作的抑郁症患者。住院一周,查房时A说了一段话:我就是一直顺从别人,希望别人开心,我就开心。Ta说想吃西瓜,我想吃桃子,我就会说,好吧,那就吃西瓜吧。Ta说想去打球,我想去跑步,我就会说,好吧那就去打球吧。

名字

Liu

1 八月初,科里邀请了台湾正念中心创办人胡君梅给我们讲关于正念的课程。讲课开始之前,君梅说,“大家请叫我君梅,不要叫我老师哈!叫我老师我不会答应,因为我不知道你叫谁。” 3个多小时的课,或躺着或坐着或手撑着脑袋,非常舒服。最后一个环节是分享讨论,每个人和身边的同伴分享这堂课的感想。

我想谈谈死亡

Liu

我觉得“连续谱”的概念很好玩,可以帮助理解很多事情。借用连续谱的概念我画了一个“认识死亡”的连续谱:自己画的图可以有两种理解:1、以人群为横轴,绝大多数人在连续谱中间的地方,两端人少(联想到正态分布的规律)2、以个体的一生为横轴,则由生至死可能会经历的阶段。

相亲记

Liu

去年这个时候,在某大学BBS上征友来着,十几天加了40+个QQ好友,挨个儿给他们编号,从01-43,一开始热闹非凡,之后深入聊的不到10个,在北京见了4个互相也没有看对眼的。因为周末无聊,且把相亲当作打发时间的社交活动。今天要说的是最近的一次。

进食障碍病房轮转小记

Liu

——入科之前—— 此前值班的时候来过几次综三病房(进食障碍病房),视觉冲击很强,病人大多瘦得像衣服架子一般,头发稀疏。查体时,根根肋骨清晰可见,需要做心电图时,由于病人皮肤脂肪太少,胸导联的吸球都吸不住。在轮转综三之前,被几位转过综三的师兄师姐打了多次预防针,“会很虐心”——他们如是说。

小安的故事 ——用存在主义视角分析一例进食障碍患者的求助动机

Liu

案例简介: 小安是一名在读大学生。她瘦瘦高高的,大眼睛,披肩长发。她也是一位患病四年的厌食症患者,四年前开始节食减肥、每天进食后抠吐,体重迅速下降,月经也跟着停了。她被诊断为神经性厌食(暴食-清除型)。这是她第一次住进饮食障碍病房,自愿住院治疗,这并不常见。

我不是我 | 我和“我不行”

Liu

何晓佳面临着一场重要考试。就像人生中的其他重要考试一样。她感到焦虑,情绪低落,整天打不起精神。何晓佳心情差的时候几乎不说话。两周过去了,离考试越来越近,情况越来越差,何晓佳走在路上会突然情绪失控,流泪。终于,她拨通手机里半年前存下的学校心理咨询中心的电话:“我想预约心理咨询。

和Z同学的日常55-100

Liu

55 误会 有一天晚上,Z同学说:“君,你和我想的不一样”,叹了一口气,表情幽幽地去洗澡了。我心想,这才刚领证没几天...... 当时就哭了。过了好一会儿,我平复了情绪,问他:“那你想的我是什么样?”他一脸懵,不知道我在说啥。澄清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他说的是:“结局和我想的不一样”...

和Z同学的日常 01-54

Liu

故事背景:我和Z同学认识14天在一起。对,从知道他这个人的存在,到正式确定恋爱关系。日常系列是记录我们俩日常中的片段。通常一段时间集中记录一次,记得啥就写啥。01 红包之争 Z同学专业是外科,提起大学时和室友争论:有没有医生不收红包。室友父亲是医生,说:没有医生不收红包。

深夜,我站在宇宙中心举着小喇叭... ...

Liu

话说,这个故事发生在2018年北京的一个夏夜,主角是某著名精神疾病专科医院的一名身材娇小的高年资精神科主治医师——Q老师,以及一名年轻的住院医——小岳岳医生。以下为Q老师的讲述: 我在开放病房当主治。一天晚上大概十点左右,我接到病房电话,说有一个病人一直没有回病房,电话打不通,据病友说其朋友圈发表了要去寻死的言论。

十年,穿行在躁郁症的风暴中

Liu

注:躁郁症目前的诊断名词为:双相障碍(双相情感障碍) 说明:访谈前由主管医生向橙子说明本次访谈的目的和形式,橙子表示非常愿意接受采访。为了便于记录,我们征求了橙子的同意对访谈进行了录音,为避免曲解橙子的原意,将修改后的文字稿交由橙子校对,是为此文。

抑郁症患者何时以及如何停药

Liu

抑郁症是一种容易复发的疾病,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Depression is like “I am always here for you,baby”(抑郁症: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宝贝。)看得我觉得脊背发凉,但确实提醒我们对抑郁症不要掉以轻心。

抑郁症第一次就诊读物

Liu

1、抑郁症到底要吃多长时间的药?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要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病情评估。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大的原则是:单次发作,症状缓解后,继续治疗至少6-9个月。既往已经有2次抑郁发作,并存在功能损害的患者,需要至少治疗2年。目前没有确定疗程的上限是多长时间。

门诊奇遇

Liu

踏着今年的初雪,上午出完最后半天开药门诊,结束在门诊轮转的三个月。掏了掏脑子里的记忆库房,记录一点门诊奇遇。01 开药门诊开药门诊是为了方便病情稳定的患者维持治疗期间取药。我的最高记录是半天门诊150个患者,平均1.4分钟一个。开药门诊是最容易被患者或家属骂的。

急诊众相

Liu

写于2016年11月13日 我住的学生公寓宿舍窗户外面就是北四环,永远有车在跑。急诊也是如此,永不停歇。急诊位于地下一层。分为急诊流水(患者就诊区)、急诊留观(留院观察区)、急诊病房、抢救室。急诊留观的环境并不好,人多地方小。输液室永远坐满了人,少青中老,不一而足;急诊B超室就在...

回不去却又离不开的家。

Liu

来访者:F 咨询师:Z F:每到快过年的时候,我的情绪都会出现波动。我记得第一次主动选择不回家过年,是大学第一个寒假。我记忆中有一个经典画面,10岁的我,读三年级,背着书包放学回家,走到距离家门还有一个拐角的路上,我听见了从家里传来的争吵声。

情人节|当爱人患上抑郁症

Liu

妻子:我们俩在一起两年,结婚一年。我和他在一起的第3个月,我就抑郁了。我当时在自杀的念头里挣扎,好几次站在十几层楼的窗户旁边,想跳下去,阻止我的念头是这样做会给他造成可怕的伤害。他特别好。我隐藏地很好,他对我当时的状况一无所知。如果真的发生了,对他来说实在太残忍了。

我的关于“承认痛苦”的经验

Liu

在早期发展中,我们依靠看护人的共感而帮助自己学会处理自身的经验。在共感中,看护人对孩子表达出的东西给予了反馈,从而使孩子都能够逐渐让自身经验和表达获得一致,并且能够发展出强大的能力来觉察自己的感觉、控制自己的感觉,并从自己的情感世界出发而有效地与他人相联系。

读者故事:德国精神病院住院记

Liu

​01 异乡的孤独2020年1月。周三,德国。傍晚,我挂断了国内男友的电话,他沉沉地睡去了,我一个人孤单地留在异乡的傍晚里。时钟刚过四点半,太阳已经缓缓地落下了山头。德国的冬天是最难熬的,进入冬令时后,太阳升起地越来越晚,落山地越来越早,十二月底的时候三点半天就快黑了。

读者故事:我的精神疾病,我的生活,和我

Liu

我和我的精神疾病抗争整整13个年头了,从17岁到如今我30岁。现在的我已经结婚并且工作,这是13年前我身边的人不敢想像的。01.我所理解的我的精神疾病 这类疾病的成因在我看来无非两点:一是家族遗传,二是后天精神刺激所致。家族遗传,顾名思义就是家里长辈有这类疾病。

住院医师日记:年轻的双相患者

Liu

#备份# 写作时间:2019.1.5 故事背景: 人物:患者A,主管医生B(文中的“我”) 地点:精神科专科医院开放病房 患者A是一名双相II型患者,青年男性,一流大学硕士毕业,500强企业业务员,工作能力强。病程1年多,两次抑郁发作、一次轻躁狂发作。

讲座笔记:“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精神科医生”

Liu

#备份# 2019年2月1日,讲座笔记,主讲人:Tian Chenghua 关于“合格”咱们的标题是叫“合格精神科医生”。合格是个底线,实际上我今天给大家讲的就是我们的底线。怎么样做更优秀的医生,是我们以后有时间可以继续讨论的问题。什么叫合格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