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1 articlesIn total 170353 words

简单看下我国目前科普图书市场情况

LostAbaddon

最近做了一次简单的调查,分享一下

当侏罗纪从公园走向世界,它也从世界走向公园

LostAbaddon

如果抛开所有感情因素与彩蛋,也就是把公园三人组与世界三人组的齐聚一堂,以及贯穿六部电影的T-Rex与迅猛龙,还有军事化恐龙与单性繁殖,等等新老照应梗,全部剔除,那么在只看剧情的情况下,《侏罗纪世界3》这部电影妥妥的不及格。当然,如果只是从工业化的、流水线化的生产能让观众们买单的爆...

语言是否真的在衰落?

LostAbaddon

前言前阵子,关于中文大约到底是不是正在走向死亡的论证又一次席卷网络。从有人又一次信誓旦旦地说中文已经死了,到另一群人从还有人在用而且用出了各种花来论证中文不单没死而且活得好好的一片欣欣向荣唱衰中文的才是真的要死了。那么,今天我们换一个角度,从语言相对论的视角来看看中文到底衰落了没。

聊聊数学与物理

LostAbaddon

序言之前写文章《什么是科学?》就是因为有朋友说我之前写过一篇这个主题的文章,但已经找不到了。不单对方找不到,我自己都找不到了,因为种种原因,我的百度贴吧中的文章都被吧主删了,我倒是不惋惜,大不了重写一遍嘛。所以,这不,我就重写了一篇《什么是科学?

为什么说《瞬息全宇宙》算不上好片

LostAbaddon

提醒:有剧透

什么是科学

LostAbaddon

之前答应朋友要写一篇科普,拖了很久一直没动笔,今天正好不想干活,那就写一写吧。PS:以下只是个人对科学的理解,如有错漏,那是正常的,这年头谁敢说自己的认知一定正确?科学这个东西,早已润物细无声地浸透了我们现代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它就像空气一样无处不在、无比重要,但同时也像空气一样经常被人所忽略。

太空旅行的法律问题(翻译)

LostAbaddon

因为最近在为一个剧组做顾问和策划,然后发现有必要看看太空旅行的法律问题,于是就发现了这篇文章。当然,这和我想要看的法律问题还不大一样,不过还是翻译出来大家一起看看。由于学的不是这个领域的,所以也不敢保证翻译的就对,可能很多地方的翻译都有问题,望大家海涵。

理论空间的结构

LostAbaddon

前阵子看完了张华夏的《科学的结构:后逻辑经验主义的科学哲学探索》一书,后来又和朋友讨论了一下理论建构中的圈状结构的问题,于是想把一些东西记录下来。

移动中的绝对领域(老文备份)

LostAbaddon

这篇文章写于13年,最早发在简书和豆瓣,然后前年简书的原版被和谐,今天豆瓣的备份也被和谐,所以干脆把它搬到Matters来,毕竟理论上这里的没法被和谐。

朋友的新书:《法律博物馆》

LostAbaddon

朋友隐龙大帝的《法律博物馆》在豆瓣上能找到词条了,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看看: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5619945/ 他以前写的地图系列和火影系列非常赞,也一直有出版社想签,可惜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能签成。

元宇宙:搬到现实世界的霸主环网

LostAbaddon

元宇宙这个概念,其实与《海伯利安》中的霸主环网是非常像的。

艺术:表达亦或理解,还是两者都不是?

LostAbaddon

前阵子看完了《现代艺术150年》,发现这本书还是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我对艺术尤其是现代艺术的观点。发现,自从杜尚等人发展了装置艺术后,整个艺术的风向发生了一种很明显的变化。如果说在这之前的艺术侧重于与观众之间达成一种基于理解的共鸣,那在这之后的艺术更加倾向于自我的表达。

关于NFT的一点思考

LostAbaddon

最近NFT真的是超级火,不单概念被炒火,价格也被炒到超火。人们开始基于NFT构建各种元宇宙的概念(当然,元宇宙并不只是NFT),Facebook更是将自己的名字都改成了Meta,于是从“非死不可”变成了“没它,非死不可”,也是相当拼啊——扎克伯克不亏世界第一投机客这一美名啊。

斯特兰奇博士案新闻摘要

LostAbaddon

这是一篇在找资料的过程中从某个被遗忘的文件夹中翻找出来的老稿子。故事围绕着未来的一起交通事故展开——人工智能如果引发了交通事故,那么责任应该由谁来背?

其实Matters可以和NFT结合搞文创元宇宙嘛

LostAbaddon

Matters上的作品天然具有NFT特质,将IPFS地址作为NFT对象就可以构建文创元宇宙。毕竟,元宇宙没必要一次到位把所有基建都弄好了在搞,完全可以先搞文创的、绘画艺术的、视频艺术的,然后是游戏的等等,最后把多个子领域元宇宙糅合起来。

我和朋友们的播客:《你的月亮黑了心》

LostAbaddon

最近在和几个朋友一起做播客,已经做到第十二期啦,欢迎关注!

数字货币,真的是货币么?

LostAbaddon

有价值的东西是否一定要是货币?数字货币有究竟是不是货币?如果它不是货币的话,是否就没有价值?又要如何才能变成真正的货币呢?本文结合自己几年在工作中的感想,提出一些自己的回答。

脑中之芯

LostAbaddon

最近,一部漫改作品在网上婆惹人注目,那便是开播前普遍不被看好但上映后却越看越香的《棋魂》。《棋魂》故事最吸镜的设定,就是千年前日本平安时代的围棋第一人藤原佐为的灵魂被少年进藤光所吸引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一直生活在一起,陪着小光从原本对围棋完全无感,到后来接助小光的身体来下围棋,再...

互联网的必然脱联宿命

LostAbaddon

前不久,有一个可以算得上是很古老的话题又一次进入到了我的视野中——我们现在所处的信息时代,已经和互联网刚发端时的设想南辕北辙了。这一论述的正确性可以说是毋庸置疑了的——双十一期间,你会发现你很难将剁手宝中的推广信息在微信群里简单地分发,我们能分发的只是一段装模作样替换过文字的代码...

信条:论如何将一部剧情平庸的电影点石成金

LostAbaddon

相信看到这个标题就已经有不少诺兰的忠实粉丝开始准备磨刀了。但,最近这几年的科幻大片(包括漫威这种挂着羊头卖狗肉的“科幻”片)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此——你只要将下面这几片阿司匹林随便抓一把塞进一部濒死电影的嘴巴里,他就能硬挺着撑到你赚钱为止:絮絮叨叨永不停歇地说着一堆故作高大上台词让人...

无缘社会:生活共同体范式转移下的过渡阵痛

LostAbaddon

个人很喜欢NHK这次系列跟踪报导的主题。最近老是在想一个问题,如果某一天,我和我老婆七老八十了,我们又不打算要孩子(的确,我们想丁克),然后我死了,或者我老婆先走一步,剩下的一个人满脸皱纹,走路颤颤巍巍,我们家还在六楼,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剩下的那个会不会看着柜子上的娃娃或高达,或...

在北京

LostAbaddon

在这熟悉而陌生的夜晚,我巡礼一般地走完了这段曾经走过无数遍的路。看着那些熟悉的店面变得面目全非,看着那家我认为在北京最好吃的烤鸭店紧闭的大门,看着已经走过零点30度的时针,我又买了一份烧烤,可惜不是望京小腰,带着一罐啤酒,回到了曾经住了两年多的住处。

聊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高考分数线男女差异中的女权问题

LostAbaddon

这个话题真的很敏感,因为一不小心就会变成站队互喷的口水战。互联网上总是有一大撮人(一小撮?你开玩笑了),他们习惯于将问题分为“是”和“否”这唯一的两个答案,然后只要你的答案和它们的不一致,你就是敌人,就应该被打倒——所以,它们有一种将多项选择题和不定项选择题统统改成是非题的才能,...

闲来唠嗑:是否能从《朝闻道》中看出刘慈欣有诺斯替主义倾向?

LostAbaddon

原本这篇是思故渊的文章《《朝闻道》与诺斯替主义:刘慈欣的科学观念》一文的评论,不过最近难得在工作之余写这么多字,所以想了想觉得还是要整理下独立出来,主要也是为了嘚瑟一下。原文实际上可以说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论证刘慈欣的《朝闻道》与《乡村教师》等科幻小说中蕴含诺斯替主义;第二部分...

游行的终点在何方?

LostAbaddon

游行的目标到底是什么,以及游行到底能带来什么,是最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从形式上来说,示威游行是一种公民走上街头示威,以表达对特定议题的不满甚至“公民不服从”意愿的集体行为。往大了说,示威游行是公民不服从的一个组成部分,它向当权者展示了公民对特定议题甚至特定法律条款的不满意甚至不服从。

胡诌 · 疫情及未来

LostAbaddon

本文仅仅是胡诌,也可以说是发牢骚,如果你看后觉得有用,那已经是万幸;如果觉得就是胡扯,那也很正常;如果觉得反感,也别太较真。世界不会因为我写了什么而发生改变,我不过是在发牢骚,仅此而已。人类这个社群人类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种群居生物。作为一种群居生物,只要人数超过一定阈值,就会产生层级结构。

在做的一个有趣的插件

LostAbaddon

做了一个插件,包含如下功能:显示网页中的 LaTeX 公式自动搜索网页中的书籍、视频、音频、百科、新闻等资源(可自定义搜索引擎)划词翻译(使用彩云小译、金山词霸及 Bing 翻译,前者申请了 API,后两者是公开接口)将网页内容自动存档到本地数据库(IndexedDB 数据库,自...

【科幻】墓碑

LostAbaddon

本文写于2015年3月26日(初版连接点这里)摘下脑关接口的那一瞬,感觉真的很不好。就仿佛把自己的一枚眼珠子摘除。这个过程越是迅速,痛苦就越是难熬。这次断线的过程就算得上是迅速的。仿佛中了那么一枪,子弹是一整管的老年痴呆症。相当不爽。江牧原去世了。

关于相信 NP 不是 P 的一个奇怪思路

LostAbaddon

本文的 LaTeX 公式转义版可看这里:简书版。或者也可以转到本文的豆瓣版或 Medium 版。本文中所用的 LaTeX 公式可用此插件来转义(点击“此插件”跳转到 GitHub 项目页)。首先,如果 NP = P 的话,那就是说任意一个 NP 问题都可以转化为一个 P 问题。

AIT on Infinity and Quantum

LostAbaddon

因为疫情而在家的这段时间,又看了点关于 AIT 的书,然后想了一些东西,记录下来。本文中所用的 LaTeX 公式可用此插件来转义(点击“此插件”跳转到 GitHub 项目页)。我们可以使用《AIT 中的信息与熵》(或豆瓣版、Medium 版)中介绍的工具来分析无限与量子图灵机及其关联的信息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