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的烟錢

年均香烟受害者數量,相當於整個二戰期間受難猶太人總數。

一些樹木——约翰·阿什貝利詩歌閱讀

一些樹木


這很好:各自

互相靠近,似乎諸多的言語

只是一場停滯的演出

出於偶然


在今早相遇,遠離

世界的安排

這時,你我

突然就是樹


所試圖告知的我們的本質

它們單純的存在

就意味著些什麼。很快

我們會觸碰,相愛,辯解


我們高興於沒有發明

這樣的美,包圍我們的:

已被喧鬧填滿的寂靜

畫布上呈現出


微笑的和聲,冬日清晨

置於令人困惑的光中,移動

我們的日子一直沈默如此

這些音節是它們自己的辯護。




Ashberry在詩中呈現出「我和你」與「一些樹木」所相通的東西,那是一種沈默的生活,彷彿一幅靜止的畫,包圍樹木的沈默中言語靜止,包圍我們的寂靜里被聲音填滿,但那只不過是另一種寂靜。從我們的觸碰、相愛和辯解中,我們看到樹枝相互纏繞遮擋的樣子。

在詩的開頭,Ashberry明智地沒有出現樹這個詞,儘管由於詩題的暗示我們會作樹來理解,但是Ashberry通過使用「neighbor」「speech」「performance」這些詞來引入的是人的生活境況。開頭一段的雙重性就是本詩的核心,也是Ashberry的努力方向。第二段中,我們遠離世界的准許,身處在這裡,我們突然意識到我們就是樹,或我們的生活與樹木存在方式的一致性。

Ashberry曾在另一首早期詩作中寫:「…岸上/是否有碰撞和交流」,而《一些樹木》在解決這個問題,解決不諧的和聲。最後一段,出現微笑的和聲,寧靜的清晨,樹木是這樣解決的。我們出於偶然性相遇,但偶然性並沒有帶來預想中的混亂。

第四段詩人表明自己並沒有陷入一種和諧的幻覺而忘記了事實本身,也表明詩人此刻所書寫的寧靜並非是詩人自己的幻想,這種美並不是人發明的,而是事實,所以這種事實可以用以對抗另一些事實:我們嘈雜的現實生活。

但Ashberry沒有完成一個舒適的結尾,他在結尾投下一道令人困惑的光,一些移動,這是不諧之音的頑固存在。這是行動,是不確定,我們的時光在其中保持沈默。這首詩是一種辯護,一種防禦,一種追求和諧的嘗試,我們很難說Ashberry失敗了,或許至少在某個冬天的清晨他得到了寧靜的勝利。Ashberry沒有沈浸在這種勝利當中,沒有在詩歌的結尾完成一個虛偽的昇華。他很明確地感覺到這種昇華不會感動任何讀者,或許除了我們當中的少數聖人。

「令人困惑的光」,這場辯護的反方,是更為複雜的存在。我們穿行在這光中,阿什貝利提醒我們,以樹木般的存在去生活,去追求和諧和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