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皮膚的吉普賽人露思

我是Luz露思 我是光 一個非典型身心靈工作者與佛朗明哥歌手 讓我在你耳邊跟你分享我的體會

生命的步伐 ep25 一段靠近自己真實的故事

經過了幾天的沉澱,正反兩方的交叉詰問,我決定先不繼續過去了,但我在心中默默地告訴自己,這次有90天的時間,在我離開賽維亞之前,我一定要再一次去Alicia的教室證明自己,我沒有逃避我只是決定多學習之後再去嘗試。

經過了幾天的沉澱,正反兩方的交叉詰問,我決定先不繼續過去了,但我在心中默默地告訴自己,這次有90天的時間,在我離開賽維亞之前,我一定要再一次去Alicia的教室證明自己,我沒有逃避我只是決定多學習之後再去嘗試。

雙年展(Bienal)期間有非常多的佛朗明哥演出,因為認識的佛朗明哥藝術家不多,看著琳琅滿目的節目單實在不知道從何下手,但都到了當地參加了這個盛會了,當然是能看多少表演就看,所以當初在買票的時候我的計畫就是以看越多場越好的方式去買票,只要票價低於某個價格不管是什麼表演我都會去看,幾乎每天我都會出去看表演,但當然有的位置就是奇差無比,不過我想沒關係,我的重點是想要多聽歌手唱歌,看不到我大概也不會太在意。

因為演出者我幾乎都不認識,所以每場表演對我來講都很新鮮,有種在開健達出奇蛋的驚喜感,每次在等待表演開始前都會很期待。其中有一場是歌手Niño de Elche的獨唱演出,是在一個劇院裡面演出,在台灣的時候我沒有聽過這個歌手唱的歌,所以是帶著一張白紙的心情去看演出。

表演一開始他穿著輕便的衣物緩緩地走向台上,然後就在舞台上換起西裝來了,來到賽維亞已經看了大約10場的雙年展表演,其中不乏一些創新甚至奇特的演出,對於表演者不是做傳統佛朗明哥這件事已經很習慣,所以當他開始換衣服我心想”才嚇不到我呢!”

Farruca在佛朗明哥裡面是比較深沉沉重的曲式,有人形容它為”完美主義者的吶喊”(大概是這個意思),但是這場表演的一開始Niño de Elche就顛覆了這件事,他用一種詼諧可愛的伴奏方式來演繹Farruca,我覺得非常新鮮可愛,也超級期待他接下來要出什麼菜。

但是第二首後就開始進入一種很奇怪的氛圍,融合佛朗明哥跟Vitas的唱腔,用一些效果器做出一些科幻的聲音,甚至用搖滾的唱腔唱佛朗明哥,忘記是第幾首結束的時候,台下有觀眾破口大罵,雖然不是很能聽懂他說什麼,但是他的語氣中充滿憤怒與不耐,而後又有其他觀眾發聲制止他,最後表演者稍稍講了一些話才平息這場衝突。

接著Niño de Elche繼續做著他想做的音樂,一些非典型甚至很衝突的佛朗明哥,因為我坐在最高的樓層,所以整體的座位都算看得蠻清楚的,這大概是我有生以來看過的表演中提前離席的觀眾最多的一次。其實我自己也不太能接受他的演出,從第二首開始就一直有一種”我到底看了什麼?”的感覺出現。

忘了是第幾首,他卸下一切裝備,從舞台上走到觀眾席間的走道開始唱了一首,那時最靠近舞台的區域已經看得出有許多人離席了,但他還是唱著他自己想唱的歌,做著他想做的表演。在那一刻,不知為何我開始有點被說服了,突然覺得這個夜晚很美好、這個表演很美好,因為我感覺我看見的不是(或不只是)一場佛朗明哥演出,而是Niño de Elche在展現他自己。

有些事情很容易也很難,知道自己的位置、知道自己的喜好、知道自己是誰,但在這之後有另一件事情更難—我們如何不帶恐懼的做自己,當我們選擇順著自己的心活出自己的人生時,有些原來在我們身邊的人會離開,此時此刻,我們還能不能夠堅持自我,我們會不會因著不被愛的恐懼就妥協?我們能不能相信這一切都是最好?我們能不能體會在我們活出自我時那些不適宜的習氣以及夥伴就會脫落?

對於一個表演者而言,在普世價值哩,迎合觀眾是一個再正確不過的選項了,我當然無從得知Niño de Elche是否有恐懼,但我看見的是一個努力嘗試活出自我的靈魂,或許帶有恐懼或許沒有,都是體驗,也許最後說服我的不是他的音樂,而是他的生命選擇。

這場演出並不是我在雙年展看過最喜歡的一場,卻是最觸動我的。

(待續)

更多資訊請追蹤
臉書粉絲團:黃皮膚的吉普賽人
IG、TikTok:LuzWu222
YouTube頻道:黃皮膚的吉普賽人
Podcast頻道:黃皮膚的吉普賽人就是那道光--Luz露思的聊聊小天地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生命的步伐 ep1 一段靠近自己真實的故事

生命的步伐 ep24 一段靠近自己真實的故事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